位置︰愛書屋 >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會寵 > 第1124章 喜歡安穩的小老頭

第1124章 喜歡安穩的小老頭





    第1124章 喜歡安穩的小老頭

    een給她的孩子織了四五件小毛衣?

    可是,een從沒跟她提過,而她每次看望een,連一根毛線也沒見過。

    司雪梨回到病房。

    葡萄已經洗好了,在籃子里面,司雪梨見een行動不方便,于是走到床邊的椅子坐下,掰下一顆葡萄,剝皮,然後遞到een嘴邊。

    “……”een沒料到司雪梨會有這種舉動,饒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她,這一刻,也生生愣住了。

    “吃吧,我給你剝。”司雪梨道。

    雖然洗干淨連皮吃更有營養,但這些有錢人從小就活得精貴,才不會連皮一塊吞。

    好比莊臣就是,凡是帶皮的水果都不吃,得削得干干淨淨,不像她,隻果洗干淨了直接啃,多方便。

    een眼眶一熱,忍不住又要失態了,她張開嘴,小心翼翼吃下葡萄。

    “好甜。”een感動地說。

    這葡萄,比她這輩子所吃的加起來,還要香甜。

    司雪梨繼續剝第二顆,提起︰“看護說你經常織小毛衣,都織四五件了,是給我孩子織的嗎?可我怎麼沒見過。”

    een聞言,瞪了一眼看護,責怪她多事。

    看護低下頭,擦東擦西,心虛。

    司雪梨淡淡道︰“你別瞪別人,既然織了,那就拿出來,藏著干嘛。”

    不能浪費一番好心意啊。

    een立刻收起目光,不敢再瞪。

    鄒君瑗正在一旁處理消息,龐大的家族要辦喜事是很繁瑣的,她得替莊強搭把手,確定消息落實到每個家。

    抽空回頭,見司雪梨竟敢如此對een,而een又貼貼服服,誰不知道een年輕時風流又彪悍,簡直當代武娘娘,沒想到也會在一個人面前變得乖巧。

    想想,在司雪梨面前變得乖巧又何止een一個,莊臣更是,司雪梨只要一個輕飄飄的眼神,他叫往東就不敢往西。

    鄒君瑗笑了笑,收回視線繼續處理消息,心想她這兒媳可真不簡單。

    司雪梨將第二粒葡萄喂給een,催促︰“衣服在哪?”

    een抵不住女兒的發問,將枕頭抬起來。

    底下壓著幾件五顏六色的小毛衣,還有兩根長針,以及一個快用完的毛線球。

    司雪梨見狀,又氣又笑︰“墊那麼多東西在枕頭下,睡覺不硌嗎?”

    “我第一次織,感覺不太好看,想等練好了再給你的。”een將幾件小衣服拿出來,放在被子上。

    司雪梨用濕紙巾將手擦干淨,拿起小衣服,一針一線,雖然不是很工整,但是算不錯了。

    重點是,每針每線都匯集een對她還有孩子的愛。

    別看這些手工活簡單,只是用針繞來饒去,但確實可傷神了。

    何況een有萬貫家財,想買毛衣一句話就有人送上門,卻也願意花時間親手去織。

    這份心意,簡直讓人無以為報。

    小小的衣袖,小小的領子,小小的身體……

    她已經想像到孩子穿上這些衣服會是什麼樣子。

    司雪梨壓了壓心里的感動︰“我先替孩子謝謝了,這些衣服我等會就拿回去,放進嬰兒房里。”

    說起嬰兒房,司雪梨覺得她得說服莊臣,起碼改造得中性一點。

    現在那間太粉嫩啦,又不擔保肚子這個百分百是女兒。

    況且就算是女兒,也不能這樣,打小就這麼溺愛,以後要是養出個刁蠻公主怎麼辦。

    司雪梨始終覺得孩子得吃些苦頭,才會培養出好的性子。

    een見司雪梨全部接收,激動︰“我繼續織,等織出漂亮的,就不要那幾件了!”

    想到小外孫會穿上她親手織的衣服……

    een再一次覺得,上天真的太厚待她了。

    不一會,司雪梨和鄒君瑗從病房離開,兩人前往雙喜樓飯店享用午餐。

    兩個人,開包間太浪費,于是在大廳一僻靜的角落坐下,沾沾人氣,也更有胃口。

    司雪梨想起莊臣也很喜歡帶她來雙喜樓吃飯,那派,就跟小老頭似的,忍不住笑了笑。

    哪有人每次都帶老婆去正統的飯店吃飯的,應該多搜羅各種特色餐廳的嘛。

    這一點莊雲驍就做得很好了,上次那個四合院就挺有意思。

    “笑什麼?”鄒君瑗問。

    她來之前已經吩咐廚房準備飯店,所以現在不必再點單,直接等菜上就行。

    “莊臣也老帶我來雙喜樓這吃飯。”司雪梨說。

    鄒君瑗一愣,急︰“是吃膩了?那我以後換個地方。”

    她是圖這里干淨,食材新鮮,所以就來了。

    司雪梨現在懷孕,可馬虎不得,不然她兒子不得惱她啊。

    “不是不是,”司雪梨搖頭,這里的東西好吃,她也喜歡︰“就是覺得他不像個小年輕,是個喜歡安穩的小老頭。”

    鄒君瑗聞言,放心︰“明年莊臣就三十五歲了,哪里還年輕。中年男人,自然成熟。就比如飯店,這里干淨新鮮,就一直在這吃,也不會去尋覓新餐廳,你可不要嫌他悶。”

    “不會,我要是想換口味,我就自已找,然後帶他去吃。”司雪梨道。

    兩個人在一起不能老是指望對方付出,如果有不滿,想改變,就自已主動安排。

    “你真懂事。”鄒君瑗感嘆一聲。

    莊家人多,尤其是莊強,光他一個人就十八個小三,個個都是奇葩,精她沒少見。

    莊臣是她兒子,自然會心疼,每天忙公事已經心力交瘁,要是娶的老婆也不懂事,總是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吵……

    生活又怎麼會有幸福而言。

    司雪梨捧起水杯抿了口溫開水,懂事二字讓她心虛。

    其實她一點也不懂事,害得莊臣總是為她擔心。

    “伯母。”

    “鄒阿姨。”

    兩道聲音一前一後響起。

    其中一道,司雪梨一听就認出來了,是鄭蘭兒,至于另一道,光聞其聲,就知道說話的人一定是知書識禮,優雅大體。

    司雪梨抬頭。

    果然,鄭蘭兒身邊站著的女人,如她所想。

    身高一米七左右,頭發烏黑一絲不苟披著,容貌姣好,這身高這容貌,一條白色的小裙子配上一樣長的大衣,就已經十分好看,知性的氣質淙淙往外溢。

    鄒君瑗看見來者,意外︰“瑤瑤,你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