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驚天秘殺令 > 第61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61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小山是唐山城內出名熱鬧的街區,戰前,這里是一片繁榮的市場,自從鬼子佔了城市,便日漸蕭條,好多商鋪生意,都關了門,再加上天氣嚴寒,北風蕭瑟,更顯得冷冷清清。

    “嗡——嗡——嗡——”

    幾輛摩托車,怪叫著駛過來,車上坐著荷槍實彈,殺氣騰騰的日本鬼子兵。街上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老百姓見了,趕緊悄悄躲開了。

    摩托車駛到一處天橋下的拐角,“嘎”地停下來。挎著手槍的阪田,從車挎斗里跳出來。

    他拔出腰里的手槍,向後一招手,一群野獸似的鬼子兵,端著大槍,瞪著眼楮,橫眉立目地聚集過來,跟在阪田的身後,向前匆匆沖過去。

    從天橋上跑下一個人來。

    這人長了張刀條臉,穿了一身工人常穿的破灰棉襖,戴了頂舊瓜皮帽,臉上一層煤灰,看模樣象是個窮工人。

    他,就是軍統叛徒秦玉豐。

    秦玉豐匆匆走到阪田面前,鞠了個半躬,小聲說道︰“太君,就是這兒,你看——”

    他的胳膊指向一棟三間房的小宅院。

    “太君,我跟蹤了兩個可疑人,他們倆鬼鬼祟祟,在橋西理大路接頭,推著一車炸藥……”

    “炸藥?”阪田的眉毛登時豎起來。

    在城里,若是有人偷運炸藥,的確可以算是“重大案件”,除了敵後的八路軍游擊隊,或是軍統人員,還有誰敢做這樣的危險勾當?

    “對,炸藥,麻袋里裝的是木箱子,我不會看錯,就是那種tvt黃色炸藥的箱子,雖然外面用柴草偽裝著,但我老秦是什麼人……我一眼就能認出來。”

    “嗯……他們什麼人的干活?”

    “其中一個人,是治安軍的團副,姓薛,”秦玉豐把刀條臉湊到阪田的跟前,象狗在主人面前一樣,揚起來。

    “治安軍?”阪田疑惑地問。

    “嗯,治安軍又怎麼樣?太君,我們中國有句老話,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更可疑的是,他們都穿著便裝,一身老百姓打扮……我看得真真的,就進了這所房子里。”

    “好的,”阪田一揮手,“立刻包圍。”

    一群鬼子兵,端著大槍,分散開來,如臨大敵,迅速把這所房子包圍了。

    阪田帶著幾個鬼子,還有秦玉豐,直奔房門沖過去。兩個鬼子抬腳踹門,“  ”,穿著大皮靴的腳,把房門踹得搖搖欲墜。

    “開門——撩拉車里——”

    嚎喪似的叫嚷聲,象是野獸在嘶吼。

    門開了。

    一個身穿黑布棉袍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面色驚訝,瞅了一眼院外一群如狼似虎的鬼子兵,開口問道︰“做什麼?諸位太君,今天到仇某的院里來,有何貴干?”

    阪田看了一眼這個人。

    認識。

    這人名叫仇海山,是綏靖區聯勤部的後勤科長,算是軍隊里的文職人員。

    自己人。

    但是阪田並沒放松警惕,自己人?哼哼,凡是中國人,就沒有能夠完全信得過的,誰敢說自己的部隊里,就沒有暗藏著敵人?

    “仇的,你怎麼在這里?”

    “阪田太君,是您啊,您這話問著了,這兒是我的家啊,我不在這里,能在哪里?太君,您如果願意,請進來坐一坐。”

    仇海山伸手做了個“讓客”的動。

    阪田自然不會客氣,把手槍一揮,一群鬼子兵,蜂擁而入,闖進院內。那副橫沖直撞的樣子,根本就不象是“客”,而是野豬闖菜地。

    “太君,屋里請,我們幾個剛才正在打麻將,您請。”仇海山也不以為意,沒有理會那些野獸般的鬼子兵,徑直把阪田往屋里讓。

    阪田提著手槍,瞪著眼楮沖進屋內。

    屋里,站著好幾個人。

    除了一臉恐慌的仇海山老婆孩子,還有三個成年人,屋當中放著一張方桌,桌上一堆散亂的麻將牌,桌角還有幾張零鈔,顯然,這屋里剛才正在打麻將。

    仇海山介紹道︰“太君,這位是治安軍十八團團副薛文勇,這位是電廠技術科的王科長,這位是教會學校的常老師……我們都是好朋友,平常也總聚在一塊兒打打麻將……”

    阪田的目光,狠狠盯在這幾個人的臉上。

    治安軍的團副薛文勇,他是認識的,剩下兩個,不認識,听仇海山介紹,也都是“自己人”,但是,阪田一貫養成的“特工”性格,讓他對一切都隨時保持懷疑態度。

    哼,中國人,統統都是靠不住的。

    他的目光凶巴巴的從屋里幾個人的身上來回掃視。

    仇海山的孩子,被抱在母親懷里,看見阪田獸性一樣的目光和神情,嚇得“哇”地大哭起來,隨即被母親一把捂住嘴巴。

    薛文勇恭敬地朝阪田點頭,“阪田太君,您好,今天怎麼有空到這兒來了……”

    “什麼地干活?”阪田吼道。

    “太君,今天我們幾個都歇班兒,幫著仇科長干了點兒零活,順便湊在一塊兒,打兩圈麻將……”薛文勇的神情並不慌張,平靜地回答道。

    阪田的目光,在屋里四下打量,這是一家普通的住宅,象城里平常住家一樣,擺放著板櫃、廚櫃、方桌,牆上掏了個佛龕,供著一尊釋迦牟尼像。

    屋里並無異常,更沒發現“可疑之物”,他轉過頭來,瞅著秦玉豐。

    秦玉豐趕緊象吧兒狗一樣湊上來,露出諂媚的笑容,“太君,沒錯,就是他們,推著一車炸藥……”

    “秦玉豐,”薛文勇沉下臉來喝道︰“你跟我有點嫌隙,就在太君面前血口噴人,什麼意思?”

    “嘿嘿,你跟我叫沒用,老實交待,你偷運的炸藥,藏到哪里去了?”

    “放屁……”

    “不要的吵了,”阪田瞪著眼楮吼了一聲,“統統地搜查。”

    一聲令下,一幫士兵們立刻開始翻箱倒櫃。

    這些日本鬼子,絕不會因為仇海山是“自己人”而客氣,他們就象一群闖進宅的野獸一樣,橫踢豎砸,屋里的麻將桌,給踢翻了,板櫃,用槍托砸破了,被褥給扔到了地上……小孩子嚇得“哇哇”不住哭叫。

    幾個士兵到院子里翻騰。

    院里,象普通人家一樣,堆著柴禾,儲存著過冬的白菜,邊角的雜物棚子,放著日常家什,都被大兵們翻了個亂七八糟,東西扔得滿院都是。

    沒有搜著炸藥,倒是在院角停著一輛手推車,秦玉豐對阪田說︰“就是這輛車,當時推炸藥,用的就是它。”

    “炸藥呢?”阪田瞪著秦玉豐。

    “這個……肯定是他們藏起來了。”

    “秦玉豐,”薛文勇走過來,恨恨地叫道︰“你個龜孫子,公報私仇,栽贓陷害,在太君面前誣陷我……太君,他所說的炸藥,在這里,請你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