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洪荒之羅問道 > 第十八章神逆塑肉身(求收藏)

第十八章神逆塑肉身(求收藏)

    只是跟神獸白虎結了個善緣,羅便與敖正離開了,畢竟他們的目標是天絕山,也不知道現在鴻鈞道祖有沒有趕到天絕山。

    若是鴻鈞道祖提前斬殺了神逆,那麼弒神槍就不是羅的了,現在天道還沒有出,這一切的至寶都可都沒有固定的二主人。

    羅搶了鴻鈞道祖的壬水蟠桃,但他不想被鴻鈞道祖搶走自己的弒神槍,這可是真正的至寶,可以傷到聖人的至寶。

    “敖正全力飛行,在遇到凶獸就不要停留了。”羅淡淡的說道。

    “謹遵主人法旨。”敖正應聲說道。

    太乙金仙巔峰的速度全力施展,一瞬便是十萬里,比之後世的那些飛行之術不知道強大多少。

    天絕山,神逆正在修煉,他雖然在盤古大神的最後一擊之中破碎了混沌之軀,但是他的元神並沒有受到損傷,所以現在神逆只需要塑造肉身,就可以慢慢的恢復修為。

    神逆以無數凶獸的血液以及洪荒生靈的血肉,凝聚自己的真身,整個天絕山都被無盡的血霧彌漫。

    “魔神之軀,雖然比不得混沌之軀,但也比先天道體強橫不少,皆是本座便可以親自出山游歷洪荒了。”神逆喃喃自語。

    天絕山,血浪滔天,比之血海更甚,無窮無盡的血肉從洪荒的各處向天絕山輸送而來。

    這些血肉之軀,再加上無數凶獸的血液,便可以煉制魔神之軀,可以讓神逆的肉身直接堪比先天靈寶。

    轟隆隆

    天絕山之上,劫雲密布,神逆所所為已經驚動了待天道管理洪荒的大道,雖然大道不會親自動手,但也會降下神雷。

    陡然,一道神雷炸響,然後劈下,直襲天絕山之上的陣法之上。

    轟

    紫色的神雷溫含著無窮無盡的威能,這一擊之下,便消弱天絕山之上的血浪之氣。

    “區區神雷,還無法傷本座。”神逆冷哼一聲,他知曉大道決然不會出手,至于這些神雷的話,他渾然不懼。

    在無盡的血浪之中,一個虛影緩緩的出現,立身與血浪之上,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勢,尤其是那滔天的殺氣,讓風雲變色。

    一聲輕喝,一只血手有萬丈大小,直接抓向天空之中的劫雲。

    轟轟

    劫雲之中正在醞釀的神雷,與大手相接,頓時產生了巨大的踫撞,強烈的余波向四周擴散。

    整個劫雲瞬間變得稀薄了起來,而神逆的元神嘴角上揚,帶有不屑的眼神看著劫雲,張口一吸,那無窮的吸力出現,一口竟然吞了萬里劫雲。

    咚咚

    神逆的腹中傳出轟隆之聲,顯然是那劫雲不安分的聲音,但逐漸的消弱,直到再無任何的聲音。

    就在劫雲消散之後,神逆的元神在血浪之上金光照耀方圓不知道多少萬里,而那血肉與凶獸之血竟然開始淨化,原本方圓百萬丈的血肉竟然濃縮。

    十年,百年

    不知道是千年還是萬年,又或者一個元會。

    那些血肉最後凝聚成為了一個三丈的軀殼,獅首人身,三只手,在腹部竟然長出了一只血手,有八條腿,仿佛蜘蛛一般。

    神逆的元神看到這軀殼,臉上露出大喜之色,這正是他當初混沌之軀的形象,如今肉身重塑,他自然是高興無比。

    眼中一道金光射出,落在了那魔神之軀上,好似這魔神之軀有了生命一般,竟然向神逆的元神飛來。

    逐漸的兩者合二為一,一股強大的威壓從神逆的身上散發開來。

    “大羅金仙巔峰,倒也還好,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成為準聖,哼,盤古匹夫,你辛辛苦苦開闢的世界,終究要落于本座之手。”

    神念大笑了起來,盤古大神與他有著大仇,如今能夠揚眉吐氣,他自然興奮。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混沌劍氣竟然向他斬了過來。

    神逆的臉色大變,感受到那劍氣的強大,神逆立即閃身到了一旁,不敢逗留片刻。

    轟

    三萬丈的天絕山被這一道混沌劍氣削去了大半,直接從半山腰劃過,整座山開始坍塌。

    轟隆隆

    無數的凶獸在天絕山坍塌之下被砸在了下面。

    “何人膽敢壞本座的道場!”神逆怒喝一聲,手中出現了一桿神槍,正是羅窺視已久的弒神槍,可傷聖人!

    虛空之中出現一道身影,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正是剛剛趕來的鴻鈞道祖,手中拿著一幡,正是先天至寶盤古幡。

    就在方才,鴻鈞道祖在百萬里之外感受到劫雲消失,便心道不好,這顯然是神逆凝聚了肉身,雖然他還可以對付,但無疑有些難度了。

    “貧道鴻鈞,見過神逆道友。”鴻鈞道祖很是客氣的看向神逆,然後做了一輯。

    “哼,鴻鈞,本座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偷襲本座,壞本座的道場!”神逆惱怒的看著鴻鈞道祖。

    偷襲別人,破壞別人的道場,竟然還能夠做到平心氣和的說話,恐怕整個洪荒也只有鴻鈞道祖一人了。

    “道友有傷天德,控制凶獸一族禍亂洪荒,大道所不容,故貧道前來斬殺道友,還請道友行個方便,莫要讓貧道為難。”鴻鈞道祖義正言辭的說道。

    “哈哈”神逆听了這話,怒極反笑,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他從未見過。

    行個方便?難道讓神逆自絕于此嗎?

    “給本座去死!”神逆手中的弒神槍一抖,瞬間一頭血龍從弒神槍之上涌出,張牙舞爪向鴻鈞道祖吞去。

    “道友既然執迷不悟,那貧道只能出手送道友一程了。”鴻鈞道祖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著襲來的血龍,鴻鈞道祖臉色未變,但是在他的頭上卻是出現了一張圖,正是先天至寶太極圖。

    無量金光普照,一座金橋橫跨虛空,陡然一頭出現,正好落在了血龍身上。

    轟

    萬丈血龍瞬間被金橋砸成了粉碎,無盡血氣消散在虛空之中。

    神逆大手一翻,弒神槍消失,隱入虛空之中,但是無窮的殺氣卻透過虛空直襲鴻鈞道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