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元始玉 > 第七十九章 撲朔迷離

第七十九章 撲朔迷離

    “你這次的事情,讓我有些為難!”層層疊疊的神音互相疊加,遮住來人原本的聲線,然後是短暫的沉默,城隍繼續道︰“不過……誰讓我欠你們太乙觀呢?現在,打開靈境吧,我先進去看看。”

    城隍話音落下,元清微緊繃的神經就是放松不少。

    為扎根于此五百年的宗門,太乙觀同倉莩勤虻墓叵底勻徊徊睿  昵八 嚼媼 凳 紙裘塴T讜 邐 揮型黃魄埃 勤蠣 抵卸蘊 夜 彩翹 ├瞬簧俚謀佑印br />
    現在,城隍親自降臨,顯然也是準備幫他一把。

    當然,人情這種東西,有來有往才是正常,這次城隍幫了元清微一把。元清微要是不能表現出自己的價值,必然受到城隍的輕視,同時太乙觀和城隍廟的關系必然疏遠。因此,元清微在打開靈境的同時,對城隍表明出自己想要放棄倉葑諉耪蚴氐納矸藎  識苑接忻揮行巳ゃbr />
    “哦?”城隍顯然也是听出了元清微的話外之音,聞言饒有興趣道︰“你舍得?”

    “有什麼舍不得?”元清微平淡道︰“我這次也算是看清楚了,我等修行之人,依靠的總歸是自身,一切來自于外部的人情和勢力,不過是過往雲煙。要是我現在是法師境,倉菡蚴氐奈恢檬撬 模 匾 穡咳粑一故茄 驕常 沂遣皇鞘芎θ耍 匾 穡俊br />
    “在這點上,你倒是看的比你師父更清楚。”

    “話不能這麼說!”元清微適時的表現出一些不悅︰“師父當年面對的問題和我不一樣,失去了鎮守的位置,在當時的環境下,太乙觀恐怕會立刻被人骨頭帶肉的吃個干淨。”

    城隍笑了笑,對此不回應,而是隨手從靈境之中采集元清微特地保留下來的自身氣息、雲江君氣息、九霄金綬氣息,以及一絲絲清微宮氣息。

    其中元清微的氣息、雲江君的氣息還好,九霄金綬的氣息浮現時,城隍面色微變︰“這就是奪取兩尊神位的氣息?”

    “是的!”元清微點了點頭,然後又是指著將散未散的清微宮氣息,道︰“當時,先是這股力量落下,隔絕我的感應,然後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兩尊神位已經被奪去了。”

    望著清微宮殘留的一點氣息,城隍剛開始並沒有怎麼在意,伸手一點,一道神光落下,準備減去攝取那一縷氣息,卻驚訝的發現,這一縷氣息似有還無,能夠看到,卻無法觸及。

    “咦?”城隍凝神虛抓,重重寶光從身上散發而出,一枚枚篆文跳躍,糾纏成一只大手對著那一縷氣息抓取。

    “轟!”的一聲輕響,城隍以神力演化的大手直接落在太乙靈境上,震的整個太乙靈境輕微晃動。沉默片刻,絲絲縷縷的玄妙氣機從封鎖陰世上空的法禁之中落下,融入城隍體內。

    這些玄妙的氣息無形無色,無光無象,無音無影,幽幽冥冥,其精甚真,湛湛空成。城隍將其吸納後,身後重重寶光浮現,頓時顯化出一尊虛幻的神法相,其貌面部豐腴,額飾金色額黃,寶相莊嚴,伴垂花耳墜,與娥眉、紅唇相得益彰,穿明黃色交領大衫,外著披肩,胸背有補子,雙手捧著一個圓盤,其中生死輪回,萬象森羅,流轉不定。

    神法相目光落下,望著那一縷氣息,流轉過一絲絲詫異之色,而後雙手之中圓盤轉動,道道流光飛出,直接將那一縷氣息所在的空間,從靈境之中切割出來。

    元清微面色微變,想要動手鎮壓太乙靈境的動蕩,卻驚訝的發現,對方的舉動不僅沒有傷到靈境,反而是借助這一塊空間的缺失,重新幫忙將靈境整合了一番。比起原先,內部法禁和結構上變得更加完善,吞吐元氣和鎮壓陰世之能也是有所增加。

    “清微,這件事情不要告訴別人!”神像在將空間切割下來後,就是潰散成道道祥雲瑞氣環繞在城隍身邊。長袖一甩,將切割出的空間,裹著那一縷氣息收入袖中後,囑咐元清微一句,在此同時,頂上依舊有源源不斷,絲絲縷縷的玄妙氣息落下。

    元清微點了點頭,隨即立刻感受到一股契約之力落下,這股力量至尊至貴,九霄金綬和其比起來,宛如皓日和燭火一般,差距極大。

    這顯然不是城隍本身的力量,而是源自于九洲結界的法禁,這股力量封禁了元清微將這里的事情說出去的可能。

    “不要怪我沒有事先提醒你!”城隍對于自己的舉動似乎有一點點的愧疚,開口解釋道︰“這件事情不是你我能夠插手的,我現在幫你把東西拿走,反而是為你好。起碼讓你從這件事情里脫離出來,要是繼續陷進去,誰也救不了你。”

    說完,環繞在身邊的祥光瑞氣,金蓮寶炬就是大放光輝,垂落瓔珞光輝,融入太乙靈境之中,進一步修補靈境受到的損傷。同一時間,城隍也是調動自身的權利,操控倉菥襯諏髯 誥胖藿嶠縞系畝嚶轡拗饜叛觶  克柯坡頻陌灼 憔墼諏 } 小br />
    為即將干枯的蓮池底部,增添了一小灘靈液後,轉身離去。

    望著離去的城隍,本就是希望借助清微宮氣息轉移調查人員注意力的元清微,心中的驚訝卻一點也不少。

    ‘認得清微宮的氣息?不對,看開始的表現不像是認識,更像是有人告說過他清微宮氣息的特性。所以才會在試探後,做出判斷……’元清微暗暗思索,又是否定了這個猜測︰‘並且听剛才話語中的意思,上面的人也知道,那麼是朝廷見過類似的氣息?還是世界上有人得到過清微宮的傳承?’

    ‘除此之外,那神像倒地是城隍演化而成,還是借助九洲結界降臨而下?’

    隱約摸到了一些什麼的元清微搖了搖頭,暗暗決定過兩天就是操控清微宮,將這一縷氣息收回來,防止真的被人探查出什麼東西,將好不容易跳出來的自己,重新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