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海賊導師 > 第一章 我和斯摩格的那些事

第一章 我和斯摩格的那些事

    “船長,凱多打過來了!”

    “船長,那是海軍大將戰國!”

    “船長,前方發現畢古麻姆的船。”

    “船長,金獅子……”

    “船長……”

    一聲聲急促呼喊從黑暗響起,仿佛躍過時間的洪流浮現在耳邊。

    “住口!”他大喊一句,緊閉地眼眸睜開,白色天花板映入眼簾。

    是夢嘛……洛基微微一愣,手揉了揉銀發,蔚藍如大海的眼眸閃過一抹恍惚。

    五年了,他隱居在羅格鎮已經有五年。

    當海賊的記憶仍沒有從腦海消散,他經常會做夢,夢到自己坐在血色薔薇號上航行。

    那不是一段好的回憶。

    因為他穿越的時間太早了,羅杰不是海賊王,大海時代也沒有開幕。

    各地海賊數量遠沒有到達多如狗的地步,讓海軍的戰力顯得極為充沛。

    新世界的大海賊們想要存活,必須一邊隱瞞自身根據地,一邊四處劫掠維持生活,遠不如大海賊時代的四皇那麼霸氣,擁有地盤和眾多部下。

    在這個時代,海賊敢公然佔據一個島嶼,海軍立刻就是大軍出動,以大將為首,中將一大堆,精銳過萬。

    強如洛克斯海賊團都在根據地暴露的時候,被海軍一鍋端了。

    只有金獅子例外,那家伙能帶著島嶼飛。

    洛基剛開始還不太了解這些,印象停留在四皇坐鎮新世界後段的霸氣。

    他揣著雄心壯志,急沖沖出海,然後,現實糊了他一臉冰渣子。

    首先伙伴們沒有想象得那麼美好,一個個貪財又好色,稍微不管,就會想著去劫掠平民。

    動不動還發生叛亂。

    其次,同行真是仇家,見面又打又殺。

    還有海軍整天想爆你菊花。

    當一名大海賊,壓力太大,他決定不干海賊了。

    可金盆洗手是要選擇時機。

    大海賊時代開幕前金盆洗手,你想人家海軍也不答應。

    他熬到羅杰被處刑。

    在大海賊時代開幕後,無數年輕海賊懷抱夢想出海,他迫不及待地解散海賊團,來到東海羅格鎮定居。

    如他想得一樣,海軍沒有精力去管一個想要隱居的大海賊,甚至在瘋狂涌入的海賊沖擊下,喪失對新世界的掌控力。

    他如願過上安靜平和的隱居生活。

    嘩,白色窗簾拉開,洛基推開窗戶,暖風從外面鑽入,淡淡陽光披散在街道。

    他深深吸一口氣,轉過身,脫去睡衣,走到衣櫃前,豎在中央的鏡子倒映出他身影。

    一頭如水銀似的長發,冷峻的臉龐仿佛是花崗石打造,菱角過于分明,哪怕心里沒有惡意,一不笑的話,給人感覺就會很冷酷,目光很凌厲。

    洛基早習慣這張天生反派酷哥臉,沒多在意,伸手從櫃子里挑出一件白色襯衫和黑色長褲,再罩上一件鮮紅色風衣,穿上黑色皮靴,將亂糟糟的銀發梳理整齊,後面還扎一個小辮子。

    快離開臥室的時候,他又返回來,從書桌拿起一個哥特式的圓形眼鏡戴上,看了看鏡子里面的自己,他拍拍臉頰,露出春風般笑容,“嗯,多笑笑,別嚇著人。”

    洛基手擰開臥室門,人走出。

    外面是一條走廊,通往底下的樓梯在左邊,他對面也有一間房,那是屬于斯摩格的房間。

    沒錯,就是日後那個追著路飛打,被海迷們譽為新一代的卡普,兩年後登場三連跪的白色獵人斯摩格。

    在海圓歷1505年,斯摩格就是十七歲的不良學生,還沒有加入海軍。

    畢竟不是誰都能天生是怪物,更多人是普通資質,海軍征兵,自然是依照普通人標準來。

    未滿十八歲的人,是無法應征加入海軍。

    只有cp9那樣的特務機構,才會從小培養訓練。

    而且,洛基真看不出斯摩格有參加海軍的意思。

    他上次還看見那小子偷偷畫過海賊旗!

    這樣子怎麼看都是想要出海當海賊的勢頭。

    讓洛基有些糾結,到底該不該將少年掰回正軌。

    他好歹是老師,應該教育下一代更陽光,積極向上的精神。

    但感覺很麻煩的樣子,還是算了。

    洛基打著哈欠,慢悠悠走下樓梯,底下大廳還算寬敞,中央擺著餐桌,早餐已經準備好了,熱氣騰騰的面包,搭配牛奶,煎蛋,還有煎好的魚腹。

    這些豐盛早餐,自然不是斯摩格煮得,是他媽媽勞拉準備。

    勞拉是一位非常成熟的女性,不論是心靈還是身體,都熟得恰當好處。

    她淺銀色長發經常扎成一條單馬尾披肩,眼眸是琥珀色,白皙如雪的肌膚仿佛是二十出頭的少女。

    一點都不像是有個十七歲孩子的媽媽。

    母子兩人上街,不認識的人估計會認為是男女朋友。

    至于斯摩格家庭的另一位重要成員,斯摩格的老爸,五年前就死了。

    死因多少和羅杰有點關系。

    當時有一群羅杰的腦殘粉想要從海軍手里救出偶像,還鼓動飛天大聯盟的殘黨,一起向押送羅杰的軍艦發起進攻。

    斯摩格的老爸不幸卷入那場戰斗,丟掉性命。

    為家庭生計著想,勞拉在打工之余,也將二樓的房間租出去。

    洛基就是那時候上門,一住就是五年,關系已經是家人一樣。

    “哇,每天一覺醒來能吃到勞拉的早餐,我真是世界最幸福的男人啊。”

    洛基神色夸張地說著,人迅速坐到椅子上,聞著魚腹散發出的香味,默默吞了吞口水。

    勞拉捂嘴輕笑道︰“老師太夸張了,世界第一什麼的,我還遠遠沒到那個地步。”

    不,我還沒說得那麼夸張,洛基默默吐槽,臉上露出燦爛笑容道︰“絕不夸張,能有幸娶到像你這樣的女人,那一定是男人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有殺氣!

    洛基話音剛落,見聞色霸氣已經察覺後面散發出的強烈殺氣。

    他一回頭,斯摩格正站在樓梯口,凶惡的眼神冰涼涼……

    “喲,斯摩格,你起來了,快坐下吃吧。”洛基揚起笑臉打招呼。

    斯摩格銀色短發往後梳,總是板著一張別人欠他貝利沒還的嚴肅表情。

    明明他才十七歲,已經有二十多歲的樣子。

    論外形,比洛基都還要更有大人樣。

    “老師,你精神真好,我一點都看不出來,你昨晚去過熾熱天堂和瑪麗小姐拼過酒的樣子,看來和她拼酒的人,第二天都會精神不振的傳言是假的。”

    斯摩格淡淡吐露這些事情,從容坐在屬于自己的位置上。

    洛基笑臉一僵。

    只見勞拉笑眯眯道︰“洛基老師又去找瑪麗喝酒啊,那麼上上個月,上個月,這個月的租金應該有錢付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