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海賊導師 > 第七章 閃光點

第七章 閃光點

    燈光明亮的軍艦食堂,一張長方形的餐桌邊,貝爾梅爾彎腰合手,大聲道︰“對不起,真得對不起,我不清楚理由,就隨便出手,不過你也是,一個男人說話那麼磨蹭干嘛,直接解釋清楚不就行了。”

    後半段已經完全不算是在道歉了。

    這也是她原不良少女的性格在怪。

    洛基鼻青臉腫坐在椅子上,破碎的圓形眼鏡擺在桌面,他摸著臉,神色哀怨,“道歉有用的話,還要海軍干什麼。”

    貝爾梅爾有些無奈道︰“那你想我怎麼樣,對了!不如這樣吧。”

    說著,她人湊到洛基身邊,溫軟的手臂悄然攬過脖頸,撫摸著略尖帶有胡渣的下巴,附耳柔聲道︰“我用身體給你道歉如何?”

    洛基渾身一個激靈,立刻推開她,“請放尊重點,我是那種人嗎?今晚八點,來我房間交流一下道歉的具體規章。”

    貝爾梅爾一拍他腫起的臉,大笑道︰“哈哈,不是我誤會的錯,是你這個家伙太像是能做出那種事情的人了,嗯,責任都在你。”

    “別開玩笑,胸部都沒有的小姑娘我怎麼可能感興趣。”洛基憤憤反駁一句。

    言下之意就是有胸部的話,未成年的少女也會出手嘛……貝爾梅爾忽然覺得,以後有必要將兩個女兒好好保護起來。

    諾琪高吸著果汁,純潔的大眼眸掃向兩個大人,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意思。

    用身體去道歉,是指彎腰嗎?

    可彎腰的話,為什麼要晚上八點呢?

    搞不懂,她重重吸口果汁,抱著娜美沒有詢問。

    等她喝完果汁,貝爾梅爾用小孩子要早睡的借口,帶她回房睡覺。

    洛基借機去甲板抽煙。

    外面一片昏暗,淒冷的月色照在幾乎沒什麼人煙的島嶼,更顯淒冷。

    由于是停靠在島嶼的另一面,城鎮方向的火光看起來微弱。

    波光粼粼的海面顯得很平靜。

    火焰燃燒著煙草,空氣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煙草味,不難聞,他工資不算很高,買得煙卻是鎮上價格最貴。

    貝爾梅爾走出船艙,來到他身邊,吸口氣道︰“真是好味道。”

    “要來一根嗎?”洛基從口袋掏出香煙盒。

    貝爾梅爾眼眸斜視,反問道︰“你說呢?”

    “給,”他叼著煙,從香煙盒抽出一根遞過去。

    “謝謝,火呢?”

    洛基夾下嘴里的香煙晃了晃,“在這里。”

    “總想佔女人便宜的男人是不會受歡迎的。”貝爾梅爾說著,還是低下頭,對準,深深吸口氣,煙草染上火焰的光芒,白色煙霧從鼻子呼出。

    洛基抽回煙,輕笑道︰“我又不是貝利,怎麼可能讓每一個人都喜歡,有人懂得欣賞我就可以了。”

    貝爾梅爾哼一聲,沒繼續說下去,目光望向城鎮,微微火光在樹林邊緣浮現,月光將她的影子拉得斜長。

    良久,她緩緩道︰“你臉上的傷好得真快。”

    洛基摸了摸臉,頗為自得道︰“這是老天爺不忍心讓我這張帥氣臉龐有超過一刻鐘的丑樣子。”

    “哈哈,虧你說得出這麼厚臉皮的話。”

    貝爾梅爾大笑,隨即轉過身,手肘撐在船欄,她仰望著夜空,道︰“我們暫時要停留在這座島,據諾琪高提供的海賊旗判斷,毀滅城鎮的家伙是巴倫海賊團,船長巴倫外號叫做巨斧,懸賞金高達兩千萬的大海賊,他是真正的怪物,單靠我們是無法戰勝,只有等援軍。”

    洛基點頭道︰“嗯,很正確的判斷。”

    “你,”耳邊垂下的赤紅色發絲微微揚起,她手指輕敲煙身,燃盡的煙灰落下,被風卷走,“算了,早點睡吧,那樣就不會錯過明天的太陽。”

    洛基深深看了她一眼,笑嘻嘻道︰“沒關系,我是一個懶人,從不懂得欣賞日出,日落還馬馬虎虎趕得上。”

    “比起關心我這樣的懶人,你還是快回房間,安慰快要哭泣的小丫頭比較好。”

    貝爾梅爾愣了愣,急忙轉身跑進船艙。

    該死,她居然忽視這一點。

    諾琪高外表再堅強,成熟,都還是一個小孩子啊。

    她跑到自己的房間前,伸手打開門,立刻听到一陣呼喊,心如刀絞,沖到床邊緊緊摟住那兩道小小的身影,低聲道︰“沒事的,我會保護你,保護你們。”

    諾琪高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

    面對家破人亡,四周化為一片火海的恐怖景象,她仍能抱起不認識的娜美,沖出一條活路。

    但這樣的勇氣僅限于她清醒時。

    一旦入夢,地獄般的景象反復出現,父母在火海里一點點變得焦黑,任憑她多麼哭喊,哀求,火焰都沒有留下絲毫情面,甚至將她也籠罩在其中。

    無數哀嚎聲嘶鳴沖入耳內,她崩潰地亂跑亂喊,痛苦夢境如扎入泥土的樹根,牢牢佔據她大腦,阻止她清醒過來。

    就在這時,她感覺到一股溫暖驅散火焰燒灼自己的痛苦,一聲聲听不清的呢喃從不知名的遠方飄過來,那是久違的聲音。

    屬于媽媽的催眠曲……

    諾琪高淚水停止了,小臉漸漸浮現出寧靜而安詳的睡臉。

    娜美的哭聲也停了下來,不知愁的笑起來。

    貝爾梅爾親了她們額頭一下,心里默默下定決心,絕不會再讓諾琪高和……

    糟糕!忘記給那個女孩取名了,叫什麼好呢?

    我讀書少,能取出好名字嗎?

    呼,一道裊裊白煙飄上空中,洛基靠在船欄,再也維持不住酷哥形象,捧腹大笑道︰“哈哈,貝爾梅爾,到現在才發現沒給女兒取名嘛,真是一個冒失的媽媽。”

    在他強大的見聞色霸氣之下,感知他人情緒,聆听他人心聲,都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只看他願不願意去听。

    就像剛剛,他察覺貝爾梅爾有隱瞞,故意說著那些莫名其妙的話。

    但他剛剛沒听。

    對,他沒听。

    因為貝爾梅爾是一個好女人啊。

    她不肯點破直說,那洛基就當做不知道,繼續待在這里。

    等待那個所謂援軍。

    只要援軍不是卡普和戰國,他想打,想跑,都還是很自由,也不會連累貝爾梅爾。

    唯一麻煩的是斯摩格,那小子的果實被諾琪高給吃了。

    該去哪里找到自然系果實補償呢?

    洛基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