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海賊導師 > 第九章 名字

第九章 名字

    變強有很多辦法,其中最快,也是最有效的一種就是實戰訓練。

    用過早餐,洛基便將兩人帶到島嶼的另一面,原來的城鎮,現在的墓地。

    選擇這里的原因是沒人,夠僻靜。

    經過昨晚海軍的奮戰,尸體已經被全部挖掘埋葬,一座座無名的墓碑在焦黑大地立起,和倒塌的房屋為伴。

    即使明媚的陽光,都無法照開籠罩在這里的陰森。

    洛基在一棟被炮彈轟開屋頂的樓房前停下,轉過身道︰“今天的訓練計劃就是,你們進行對戰練習。”

    “我和斯摩格哥哥對戰?!”諾琪高眼眸瞪圓,神色充滿驚愕,怎麼都無法想象,目前的自己能夠打敗那個外表凶巴巴的大哥哥。

    斯摩格眉頭一皺,眼神也流露出疑惑,卻沒有問出來,耐心地等待解釋。

    洛基伸手想摸摸諾琪高的頭,小家伙警惕地往後移開一步。

    多虧貝爾梅爾在早餐灌輸的知識,讓她深深明白,洛基溫和外表下隱藏著什麼狼子野心。

    洛基在一瞬間涌現的父愛本能,又在這一刻崩裂成渣渣,他收回手,解釋道︰“惡魔果實的修煉不是外人能隨便插手,如何變強,需要你本人悟性,我只能給你提供領悟的機會。”

    “煙霧果實,這個自然系的攻擊力不是很強,重要的是輕靈,只要你躲得夠快,沒有人能夠打得中你。”

    說著,洛基猛地踹出一腳,沒有用霸氣,也沒用太多力氣,直接將諾琪高的半邊身體踹成煙霧狀態。

    !斯摩格瞳孔震顫,這就是自然系的惡魔果實嗎?

    洛基腿停在空中,道︰“我剛剛踢腿的時候,還沒有踢中你,產生的勁風已經讓你煙霧化,而不附加霸氣的攻擊是無法傷害你,只要你能做到隨風而化,隨風而動,便已經立于不敗之地。”

    白色煙霧漸漸回歸,還原諾琪高本來模樣,她興奮地道︰“真的嗎?謝謝老師的指導。”

    斯摩格則更關心另一個問題,“老師說得霸氣是什麼?”

    “一種身體開發到極致就會出現的力量,對你來說,還太早了。”

    洛基隨口解釋,不想多說霸氣。

    那種力量,在身體未達到一定程度是不會出現。

    說得太詳細,反而會讓斯摩格上心,耽擱正常的修煉。

    斯摩格點了點頭,道︰“我和諾琪高該怎麼打?”

    洛基手托著下巴,一臉嚴肅的想了想,道︰“諾琪高化為煙霧拼命躲,你就全力去追,看看能抓住幾次,還要躲開我用石子攻擊你,明白嗎?”

    “明白,”斯摩格點頭,眼眸垂下,“諾琪高,我不會留手的。”

    諾琪高抬起頭,小小的臉龐滿是堅定,“來吧,斯摩格哥哥。”

    可惡,為什麼不叫我洛基歐尼醬……旁邊的洛基思緒已經散發到完全不想干的地方。

    斯摩格一步踏上前,右手猛地朝下揮出。

    諾琪高意念一動,體內蘊含著的力量迅速讓身體化為白色煙霧,輕飄飄,沒有任何重量。

    她想,就和玩捉迷藏一樣,煙霧變得飄忽不定,努力不讓人抓住。

    斯摩格彎腰去追,沒辦法,諾琪高還太小,不彎腰手都踫不到。

    洛基偶爾找個時機扔石子,一扔一個準,漸漸地,十次有九次,再八次,七次。

    將近正午時,命中的次數是兩次。

    進步很大。

    但洛基還是不滿意。

    斯摩格也一樣。

    “算啦,到此為止,回去吃飯,下午好好休息,明天接著練,”洛基發現兩人狀態已經到達極限,立刻停止對戰。

    白色煙霧匯聚成嬌小的人影,諾琪高不停往外冒出汗水,小口喘氣,心里大呼,好累呀~

    不過為保護貝爾梅爾媽媽,還有那個名字未知的妹妹,她一定會繼續努力。

    斯摩格手腳酸疼,尤其是腰,累得直起來都費勁。

    還不行,這種程度還差的遠……斯摩格咬了咬牙,深感自身無力。

    返回軍艦,已經到開飯時間。

    貝爾梅爾站在舷梯那里,懷里抱著娜美,目光狐疑道︰“洛基,你帶著諾琪高去哪里了?”

    諾琪高立刻低下頭,假裝與我無關。

    洛基一時沒想到好借口,將話題拋給斯摩格,“那你要問他,我是去找個地方睡覺,是他帶著諾琪高去玩。”

    斯摩格微微一愣,酷酷道︰“小孩子的秘密,和大人無關。”

    “是嘛,”貝爾梅爾笑了笑,一個箭步沖下,狠狠敲在他往後梳得銀發上,吼道︰“所謂大人啊,就是可以管小孩子全部的事情,說,你帶著我家女兒干什麼了?”

    斯摩格腦袋頓時起包,一張臉變來變去,最後在貝爾梅爾再次舉起的拳頭下,他無奈道︰“捉迷藏。”

    貝爾梅爾握緊的拳頭松開,笑哈哈道︰“什麼啊,原來是這麼回事,你早說嘛,那樣我就不會揍你了。”

    我哪知道你這麼暴力……斯摩格心下抱怨,手摸摸腦袋的包,又隱隱有些自豪感,還是他媽媽好,溫柔體貼。

    從沒有打過他。

    洛基一看災難過去,笑嘻嘻道︰“貝爾梅爾,沒事的話,我們去吃飯吧。”

    貝爾梅爾將娜美遞給諾琪高,“你們先去吃,洛基,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洛基一听,停下步伐,納悶道︰“有什麼事情?”

    貝爾梅爾臉一紅,有幾分嬌嗔道︰“別問了,你先過來。”

    咦,這表情,這語氣,莫非是被他英俊外表迷住了?

    想要告白?

    洛基想入非非,面上露出春心蕩漾的笑容,“斯摩格,你和諾琪高多吃點飯,補充營養,然後好好睡一覺。”

    斯摩格一看他蕩漾的笑容,便明白不是什麼好事,沒回答,直接大步離開。

    諾琪高抱著娜美跟上,回頭看了一眼,心里納悶,貝爾梅爾和老師有什麼好說的?

    洛基走到甲板護欄停下,表情嚴肅道︰“這里沒有外人,你想說什麼盡管說。”

    貝爾梅爾鼓足勇氣道︰“你不是老師嘛,肯定很有文化,能幫我女兒取個名字嗎?”

    “……就為這事?”洛基一顆心涼了半截。

    貝爾梅爾臉一紅,狠狠瞪他一眼,“我知道了,這點小事不打擾你這個文化人。”

    什麼嘛,不就是戴個眼鏡嘛,改天我也戴一個,貝爾梅爾氣鼓鼓地轉身。

    “娜美。”洛基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

    她腳步一頓,欣喜流露在臉龐,“這個名字好听,不愧是老師,有一套啊!”

    你取得名字能不滿意嘛,洛基有些驕傲地揚起下巴,接受她崇拜眼神。

    同時,遠方海域上,一艘掛著狗頭的軍艦正在朝這座亞納島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