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海賊導師 > 第十四章 奇妙二人組

第十四章 奇妙二人組

    “大叔,你听我說啊,我被一個討厭的家伙硬塞一個大麻煩,更麻煩的是,那個麻煩問題的女人又不願意讓我去救,非要等待那個未必能冒出來的混蛋丈夫保護,再這樣下去,那個女人會被殺掉,吶,大叔,我到底該怎麼辦?”

    洛基喝得臉色微紅,手將酒杯落在吧台,大聲地向邊上一位完全不認識的大叔抱怨和詢問。

    默默喝酒的大叔滿臉懵逼,一點都沒有听懂,但別人問了,他也不好假裝無視,答道︰“既然是討厭家伙委托的事情,不辦就是了。”

    “無情!”洛基眼一瞪,大聲呵斥,“我真沒想到,大叔你生得濃眉大眼,骨子里居然是那麼冷漠無情,母子兩條人命,在你眼里就那麼不值一提嗎?”

    “誒?!”大叔更懵逼。

    洛基又灌了一口酒,醉醺醺道︰“就沒有其他好的辦法嗎?大叔。”

    別問我啊,滿臉絡腮胡子的大叔心下叫苦,也吸取剛剛的經驗,道︰“打暈帶走如何?”

    “蠢貨!”他厲喝一句,酒氣從嘴里翻滾噴出,“人家是懷孕九個多月快生的孕婦,你無視她的意願強行帶走,萬一情緒激動早產怎麼辦?”

    那你別問我啊,絡腮胡子大叔心里委屈,一想起家里的事情,更覺人生無望,眼眸默默流出兩行淚水。

    洛基瞧見,態度再次改變,伸手搭住他的肩膀,笑道︰“大叔,你看起來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啊,來,什麼都別說,今朝有酒今朝醉,干杯!”

    “干杯!”大叔抓起酒杯,狠狠撞了一下,兩個啤酒杯發出響亮聲音。

    兩人仰頭咕嚕嚕喝酒。

    這里是中心街的幻夢酒館,每逢夜晚,都會點燃油燈,讓一群酒鬼相互聚集,胡亂吹噓的地方。

    “誰叫我是紅鼻子!”一聲大喊,從背後傳來,模模糊糊,仿佛是在很遠的地方。

    喝醉的洛基勉強讓臉離開吧台,回頭看一眼,燈火照亮的酒吧中央,有一個少年正在大喊大叫。

    啊咧,有點熟悉,他眨了眨眼,大腦昏睡的意識更濃,思緒還沒有理清,少年突然停止大喊大叫,跳下桌,身影立刻被大人們淹沒。

    好困,洛基打一個哈欠,重重落在櫃台,呼呼大睡起來。

    酒館大門,一個紅鼻子的少年猛地跑出去,將人撞倒,沒有等那人破口大罵,他已經跑遠,直接躲進兩棟建築物之間的陰影,大口喘氣。

    “巴基。”

    “呀!”他驚叫一聲,躍出陰影外,等看見說話的人,又連忙拍了拍胸口,不滿道︰“你小子,走路沒有半點聲音,是貓嗎?可惡,嚇死本大爺了。”

    說話的人年齡也不算大,十七八歲左右,淺綠色頭發往後梳起,一身西裝,身影單薄而修長,抿起的嘴唇讓他臉龐有些淡漠,卻更容易吸引那些不知世事的少女歡心。

    “真少見啊,你居然會害怕。”

    “ 攏 寺逍 櫻 敬笠 琶揮瀉ε攏 褪巧暈 吹揭桓鍪烊耍 暈 械閼鵓 !卑突嬉緩歟 唾即蟺暮轂親酉嗷И粲Αbr />
    克洛眼眸微眯,透露出刀鋒的凜冽,“哦,我很好奇,你的熟人是誰?”

    巴基哼一聲,眼眸覆蓋陰霾,沉聲道︰“我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去招惹那家伙。”

    那家伙可是能和船長較量的怪物啊,他心里默默補充一句。

    盡管船長已經死去有五年多一點的日子,巴基仍能回憶起那艘船上的往事,有香克斯那個混蛋,也有雷利大叔,羅杰船長。

    被稱得上是那艘船的敵人,他也記得一清二楚,金獅子,白胡子,孤高之紅,血手洛基!

    其中,他最畏懼的人是白胡子,能夠一挑二的怪物,毫無疑問是世界最強的海賊。

    洛基是不如那位。

    但在螞蟻面前,人類和大象都是一樣無法抵擋的天災。

    巴基很有自知之明,絕不會認為趁對方酒醉就有機會……等等!

    對方喝醉酒了,意識不清,他不是有機會嗎?

    只要殺了大海賊洛基,他立刻就能揚名天下,還有可能得到血手海賊團的寶藏。

    畢竟是大海賊,劫掠那麼多年,總該有點積蓄。

    說不定能行!

    巴基心態在金錢和名聲的充氣下,迅速膨脹起來,眼眸熾熱,嘴角咧開猙獰地角度,“哈哈哈,機會就在眼前,本大爺要不抓住的話,豈不是白白浪費了,喂,克洛小子,想揚名世界嗎?”

    克洛心思縝密,沒有表露太多感情,淡淡道︰“這不是廢話嘛,要不是想要提升名氣,我和你,又怎麼可能待在這里。”

    “對,哥亞王國覆滅計劃,我們為揚名東海,接受那個女人的命令,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一個更好的機會出現在眼前,懸賞金高達十八億貝利的大海賊,血手,洛基•奈羅斯特就在那家酒館。”

    巴基開始還壓低聲音,後面徹底放開,盡顯海賊囂張桀驁的狂態。

    十八億貝利?!這個金額讓克洛腦袋發昏,用幾乎白痴的目光看向巴基,“早知道你腦袋不好使,想不到已經壞到這種程度,那種懸賞金的家伙,怎麼可能被我們打敗。”

    “哇哈哈,”巴基大笑幾聲,又止住笑聲,神態陰險道︰“換做是往常,自然是沒機會,但他喝醉了,取下一個沒有任何意識的醉鬼首級,世上還有比這個更簡單的事情嗎?”

    克洛一听,怦然心動,他接受過殘酷的暗殺訓練,自然清楚,人在喝醉的時候,到底有多麼脆弱。

    教導他的人曾反復叮囑過,暗殺者要冷酷無情,更要滴酒不沾。

    “好,我們上吧,”克洛丟下手里的包包,打開拉鏈,小心翼翼地將他最愛的武器,貓爪,捧出包包。

    巴基看一眼,抖了抖身子,“你的武器,不管看幾次,都讓人覺得渾身冰涼。”

    克洛沒回答,戴好貓爪,心態進入暗殺模式,神色冷酷如冰,“上。”

    他簡簡單單說一個字,朝著酒館大門走過去。

    巴基迅速從腰間掏出八把飛刀夾在手指,面色猙獰道︰“嗯,搭檔,華麗地大鬧一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