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宮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休養修行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休養修行

    ,最快更新仙宮最新章節!

    僅僅只是天尊後期大圓滿境界的修士就有這樣的實力,真不知道尊境以及仙帝境的修士能夠強到什麼程度。

    葉天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不管多麼這些人強到什麼程度,他都會戰而勝之。

    要知道的仇人洪飛羽,可是仙鳴道院聖子。

    對方不但是道尊境的修士,而且更是這個境界中的佼佼者。

    現在,對方更可能獲得了什麼逆天機遇。

    有這樣的仇人,葉天必須要拿出足夠的覺悟,否則一輩子都看不到得證大道的希望。

    張森雖強,不過他想贏也要贏。

    有了額外的兩塊玉牌,而且是甲字玉牌,葉天就可以放棄戰斗了。

    從現在開始,他就要調整狀態了。

    湊齊玉牌後,葉天只要活著度過十天就算是完成了試煉。

    然而,最難的還在後邊。

    張森會是他前進路上一座不可逾越卻不得不翻過的大山。

    葉天要做的就是休養生息等待大戰來臨。

    一段時間的休整,葉天的戰意、靈氣、精神都是到達最為鼎盛的時刻。

    當然,這個鼎盛和平常的時候還是有所區別的。

    在這萬神山,那怕是葉天宛如獸王的體魄也不可能一點影響都沒有。

    在這樣的環境中,他能夠將狀態調整到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很不錯了。

    可以說,這些天,葉天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所有事。

    即使是提前收集齊了兩枚玉佩,他也沒有大意,也不敢大意。

    不過,這些辛苦和努力是值得的。

    特別是,葉天感受到前方那幾道隱約的殺意時。

    這是走出萬神山的必經之路,他已經猜到這些人的來歷。

    無非是一些想著不勞而獲的人,他們以為在這里堵截試煉歸來的人就能集齊玉牌。

    是打還是走?

    葉天猶豫了一下。

    翻過左邊的山坡,他就能走另外一條山道。

    只是,這樣的話,葉天等于要浪費三天的時間。

    那條路不但要繞一大圈,中間還有不少波折。

    這其中耗費的靈氣和心力也是不可小視。

    僅僅只是一群藏頭露尾的伏擊者值得自己如此大動干戈嗎?

    其實,保險起見,葉天應該繞路的。

    因為就算贏了這些人,他也不會有什麼額外的收獲。

    玉牌的數量,葉天已經足夠了。

    僅僅只是繞路,從而避免正面拼殺,怎麼看都是比較劃算的事。

    理智告訴葉天應該退去。

    他卻是握緊了拳頭,身形越發地筆挺高大。

    現在的他比以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葉天還獲得了鴻蒙傳承。

    這樣的他難道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

    所謂身懷利器殺心自起,這個時候,葉天就是不想就此退避。

    如今的他也算是一個強者。

    身為修士,身為強者,他有自己的尊嚴,也有自己的骨氣。

    就這樣退去,葉天很不甘心。

    某種程度上,現在的他就跟那些自信滿滿地沖過來的敵人差不多。

    那些人也沒有挨過強者的打,沒有經歷過慘敗,所以自以為實力強大。

    像歐陽百晉那樣經歷過真正強者鍛造的,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只是,葉天一點不想成為歐陽百晉。

    他也不是那種只會欺凌弱小的無能之輩。

    就算,葉天曾經被洪飛羽狠狠算計過,就算他和洪飛羽的實力有著天塹的區別,他也沒有畏懼過。

    即使歷經最為慘痛的失敗,葉天的血仍舊是熱的,他的骨頭仍舊很硬。

    這份正氣和銳氣,就是他有別于那些宵小之輩的地方,也是歐陽百晉沒有做到的一點。

    葉天不知道是他的這份品質和意志才是將奉最為看重的地方。

    相反,他那驚人的悟性和戰斗天賦,將奉只以為那是錦上添花。

    盡管葉天不明白意志的強大之處,不過現在他決定在這里用自己的雙拳將這些伏擊者全部葬送掉。

    葉天也不是盲目行動,只為了一時的意氣。

    實際上,他確定這些跟豺狼一樣的伏擊者,其實力應該高不到那去。

    要不然,這些人也不會聚在一起,只仗著人多勢眾來偷襲。

    像這種只敢偷摸行事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強者所為。

    想到這里,葉天帶著蕭殺的氣勢邁著堅定的步伐向前走去。

    很快,十幾個修士開始出現並且包圍了他。

    這些人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看著葉天。

    其中一個修士認出了葉天︰“這人是葉天只有天尊後期巔峰的修為,吳林兩家給了巨大的獎勵懸賞他的人頭,我們發財了!”

    听了這名修士的話,周圍的伏擊者也是一臉驚喜的表情開始議論紛紛。

    “賺大了!”

    “小崽子還不跪下求饒!”

    “嚇得話都不敢說了,笑死爺爺了。”

    甚至一些人在心里面打起了陰暗的主意,想著除掉同伙多吞幾分好處。

    這些人因為貪婪作祟,絲毫沒有想到葉天可是要與外宗十強爭鋒的好手。

    他們也沒有想到,如果葉天真的這麼容易對付,吳林兩家為什麼會暗中許下如此豐厚的報酬?

    一群紅了眼的修士個個躍躍欲試。

    單個修士並不可怕,修為也只在天尊後期巔峰和天尊後期之間。

    不過十幾個修士一擁而上,稍微有點配合,那怕是天尊後期大圓滿境界的修士也不敢正面迎戰。

    恐怕只有外宗十強,才能擁有正面擊垮十人的戰力。

    “一群蝦兵蟹將還敢玩伏擊。”葉天猶如神靈一般俯視著圍過來的敵人。

    他身上散發的強大氣魄遠遠超過了正常天尊後期大圓滿境界的修士。

    在這一瞬間,葉天下意識地用上了當日對決林天時的震懾氣息。

    這是虛空造化圖的一種靈活運用。

    虛空造化圖是一種可以觀想並且臨摹天地萬象的神奇功法。

    甚至能夠將虛無縹緲的意境意象化為真實的力量,比如山海圖、雷劫圖就是這樣的存在。

    同時,葉天也能模仿妖獸的殺意和煞氣來震懾敵人。

    當然這一招只對那些意志不堅定的人有用就是了。

    一種莫名的緊張感在那些圍攻者的心中滋生出來。

    這是一種發自本能的恐懼,就像是弱小的動物踫到了捕食者一樣。

    明明是十幾人包圍了一人,不過感覺上卻是葉天一個人包圍了所有人。

    盡管他們每個人都不以為自己會輸,畢竟有十幾個人,累也累死這個葉天了。

    終于有人受不了那令人窒息的壓力,選擇直直地沖向了傲然不動的葉天。

    葉天二話不說,一個箭步沖了出去,然後一拳向著來人打去。

    “太慢了!”首當其沖的那名修士一個閃身躲過了葉天的拳頭,正當他想要反擊時,身體已經高高飛起。

    “為什麼?我明明已經躲開了?我這是怎麼了?”

    這名修士的意識陷入黑暗前,還是想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沖啊!”

    “他只有一個人!”

    “對手也不過是一個天尊後期的小崽子,根本沒有什麼好怕的。”

    有人帶頭,一眾伏擊者也從剛剛那種奇特的驚懼感中恢復過來。

    自以為人多勢眾的他們重新找回了信心。

    結果還沒等他們沖到葉天的身邊時,領頭的第一人就已經被打飛出去。

    為什麼?不是躲開了嗎?

    緊跟上來的兩人也是愣了一下。

    在他們看來,帶頭的那個確實躲開了葉天的攻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忽然被打飛。

    只是,很快他們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映入他們眼簾的最後一幕是一只無限放大的拳頭。

    只是眨眼間,葉天就打飛了三人,甚至看上去只用了一拳。

    一拳三殺,全場震驚!

    其實,並不是葉天一拳打飛了三個人。

    而是在一瞬間,他以驚人的速度連續攻擊了三個人。

    只因為葉天的速度太快,所以這些眼力不行的伏擊者只能看清一拳的動作。

    其余的兩拳因為速度太快,被他們忽視了。

    正常的天尊後期修士不可能如此快速地出拳,而且速度太快威力會被削減,也不可能一擊一個,就像是打小朋友一樣錘飛和自己修為差不多的修士。

    只能說,外宗大比以來,葉天本來就不俗的實力再次急速成長起來。

    “既然你們不過來,那我只好過去了!”話音落下,葉天的身形瞬間消失。

    下一個呼吸間,他竟然直接出現在人群中。

    然後,葉天毫不猶豫地爆發了所有力量,開始了盡情發揮。

    周圍的人不但看不清葉天具體的動作,甚至連他的一擊之力都接不下。

    就算偶爾有人想要組織攻勢圍堵葉天,也會一頭撞在他的蓮影步,然後變得不知所措,如見鬼神。

    以這些人的器量和實力,想要看破玄級仙法只是痴人說夢。

    雖然以葉天的修為,他其實也只能施展四五次次蓮影步。

    不過對付這些弱渣,他那強悍的軀體就足夠了。

    只是快如奔馬、力如莽牛,就能讓這些實力羸弱的修士應對不暇。

    面對這樣一個打不死、抓不住又威脅性極強的敵人,這些人全部亂了陣腳。

    其實,本來如果這些修士能夠團結一致,只需要發揮出一半的力量,葉天也只能動用蓮影步逃走。

    “雙拳難敵四手”絕不是說說的。

    就算葉天的動作太快,一旦陷入包圍之中,面對四面八方的襲擊,他能自保就不錯了。

    就算他能拼著受傷放倒幾個人,也會慢慢被耗死。

    不過,這個假設根本不會成立,葉天動手前就料定這群烏合之眾不可能統一起來。

    果然,一番沖殺後,這些修士受到了致命的打擊。

    就算有幾個人勉強承受住了葉天的一擊,不過掙扎慘嚎的樣子更加駭人。

    他們甚至忽視了葉天其實一直避免陷入被圍攻的局面。

    弱者就是弱者,一群綿羊聚集起來也不可能戰勝雄獅。

    面對這個煞星,這群本來氣勢十足的伏擊者立即到達崩潰的邊緣。

    他們的士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低沉下來。

    “太弱了,太弱了,實在太弱了。看你們靈氣孱弱,腳步散亂,斗志匱乏,這樣的你們也算是修士嗎?”葉天如同虎入羊群。

    “該死的怪物!”

    “別過來啊!”

    “不要靠近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對于這些哀求,葉天充耳不聞。

    不過,他也沒有優先對這些人出手。

    那些見機不妙很識相地開溜的人,葉天也懶得理睬。

    只有幾個負隅頑抗的會遭到他猛烈而致命的打擊。

    不過都最後,葉天不會放過一個人。

    不管是那些觀望的還是逃跑的,只要被他逮住,都會遭到葉天無情的重擊。

    如果就這樣放過這些人,那麼對那些被他們無辜伏殺的人多不公平。

    “殺人者恆被殺之”,這是仙源大世界的真理。

    這些人所作所為,讓葉天沒有留手的必要。

    終于一切平息下來。

    葉天看著這個他親手制造的血與火的地獄。

    舉目望去都是一片狼藉,仿佛來到了戰場。

    一人破軍也不過如此了。

    這就是力量!

    葉天握緊了拳頭,就算是人多勢眾又怎麼樣,他葉天已經不是那個可以任人拿捏的小角色。

    很快,他就咬緊了牙關,只是這樣的話,還不夠,還要繼續努力。

    只是普通的努力,只是普通的強大,葉天知道自己一定無法戰勝洪飛羽。

    他必須要超越自己,超越極限。

    “洪飛羽,很快我會親手將同樣的地獄送給你。到時候,你可一定要多堅持一會啊!”

    葉天平靜的眼神中透射出了決絕而又堅定的火焰。

    遲早有一天,這團火焰會燃向洪飛羽,最後是仙鳴道院,甚至會燒向整個仙源大世界。

    “就是得這樣才行啊!”

    識海中,看著戰意沖天的葉天,將奉滿意地點了點頭。

    一場差點力竭的戰斗後,葉天還能有這樣的斗志,已經算是合格的傳人了。

    要是沒有這樣的精神意志,之後源源不斷涌來的敵人會將葉天吞噬地渣都不剩。

    得到了鴻蒙至尊的傳承,注定要背負起一些比山岳還要沉重的重擔。

    這是鴻蒙帝尊的榮耀,也是修士以及人族的榮耀。

    同樣地,榮耀背後需要力量以及血汗來支撐。

    直到現在,葉天才擁有了初步激發大帝傳承的資格。

    將奉知道葉天選擇的是一條征服與殺伐的道路,從他選擇進入虛空還真迷局那一刻起,這個小友已經踏進了血與火的戰場。

    本來,將奉不是太看好葉天的前景,只是感嘆這個小友的意志。

    不過現在,將奉甚至以為,這個葉天有機會走到終點。

    當然前提是,他沒遇倒在通往至高王座的半路上。

    回到了道院後,葉天上交了三塊玉牌,然後成功通過了試煉。

    確認玉牌無誤後,管事長老就將甲字品級的獎勵發到了他的手中。

    這次外宗試煉可謂是危險重重,不過獎勵也是出奇地豐厚。

    來到房間後,葉天看著手中的那瓶丹藥,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普通丹藥自然不可能讓擁有黑色蓮燈的葉天動容。

    畢竟有這個神器在,只要不是太過少見的丹藥,只要材料足夠,葉天都能完美煉制出來。

    而他手中的紫靈丹恰好是那種效果不錯不過煉制不易的丹藥。

    玄級紫靈丹,幾乎是天尊頂級的修士能夠服用最好丹藥。

    這種丹藥外宗弟子根本听都沒听說過。

    市面上也不會出現這種珍貴的靈藥。

    就算是那些家族子弟也不是都服用過這種丹藥。

    就算是一些小家族機緣巧合煉制出一兩爐丹藥,也會優先內部消化。

    而且就算出售也只會和其他家族勢力進行資源交換。

    這樣的丹藥普通錢財是買不到的,普通天尊級的修士也是不可能擁有。

    就葉天所知,這丹藥的一味主藥為某種強大虎類妖獸的骨頭。

    這種妖獸只有萬神山最深處才能出現。

    那種地方,就算是天尊境也得小心翼翼,恐怕只有天尊後期大圓滿境界的修士才能進行正常狩獵。

    由此可見,這種丹藥到底多麼珍貴。

    外宗試煉雖然危險,不過通過之後的獎勵也是真實不虛的,是一等一的好。

    這就是葉天冒險回到仙鳴道院的原因。

    只有在仙鳴道院中,才能有機會獲得如此珍貴的修行資源。

    在外邊,即使千辛萬苦地收集齊了所有的材料,也不一定找到合適的煉藥師煉制。

    這種丹藥集合了仙道精華。

    就算把所有的藥材放到黑色蓮燈中,葉天也不一定得到比紫靈丹更好的丹藥。

    實際上,這種丹藥就算是普通的內宗弟子也得不到的。

    這種丹藥實在是太難煉制,仙鳴道院一年都煉不出幾爐子。

    因為那種妖虎不但實力強大,而且來去如風、小心異常,就算是經驗豐富的修士也不一定能夠每次都能捕獵到。

    再加上那凶險異常的生存環境,也難怪這種丹藥對普通天尊級修士來說是傳說了。

    這樣的丹藥,葉天可不想浪費掉。

    為了最大程度吸收其中的藥力,他打算使用金身不朽功來煉化藥力。

    這就是煉體修士另一個好處,有厚實的根基,可以更好更放心地服用丹藥。

    特別是擁有金身不朽功的葉天,能夠將紫靈丹和自己的潛力都徹底挖掘出來,這是普通修士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