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四十四章 水潭

第四十四章 水潭

    回到宣海軍家時,紅英嫂對他們說林怡在他們走後不久,就有一輛車把她接走了,林怡說讓她幫著和大家說聲。管林他們也沒在意,不過心里卻有點想法,你林大小姐招呼不打個就這麼走了,也太沒禮貌了點,雖說你家大勢大,但他們家里也不是小門小戶,這也太不把人放眼里了點。

    莫莉讓紅英嫂把兔子和麻雀殺了,去了內髒,毛並沒有褪,然後將她自帶的香料塞進肚子里,並抹上調料粉,糊上活好的爛泥,直接塞進灶膛里烤,不多會兒便傳來了一陣陣異香,惹得大家伙的饞蟲都拱出來了。紅英嫂用夾鉗一一夾出了泥團,扔在地上,把烤干的泥巴剝了,泥巴連著毛一道剝了下來,露出了白嫩嫩的肉,香味撲鼻,管林第一個受不了了,他先拿手抓了一只,三口兩口就一只下肚了,“好吃!這做法真絕了!以前在樓外樓吃的叫花雞味道都沒這好。”

    見管林這麼夸贊,大家伙紛紛將地上的泥團剝了外殼,吃了起來,就連金少敏和徐思思都不嫌棄那些泥巴,動手剝著吃,一時間整個房間彌漫著陣陣肉香。紅英嫂則繼續夾著新弄的麻雀話進灶膛里烤,有了莫莉指導,紅英嫂的動作已經很熟練了,她還開玩笑說以後這道菜可以作為農家樂的招牌菜。

    大家吃著莫莉弄的叫花麻雀,贊不絕口,就連小魚和牛牛都連著吃了好幾只。這時兔子也差不多了,紅英嫂很快地夾出兔子,待涼了點便去了泥殼,露出一只香噴噴的兔子,這只兔子挺肥的,兩只最肥的後腿分給了兩個小孩,小魚和牛牛可樂壞了,牛牛吃得小嘴油光光的,還不停地說︰“莫姨,你做的東西比我媽做的好吃多了!”牛牛吃了小魚給他的壽司等莫莉自制的糕點,一顆心早就被莫莉收買了。莫莉听了挺好笑,趁機拐小孩,“那牛牛給阿姨做兒子吧?以後天天有好吃的!還可以天天和小魚一起玩。”牛牛猶豫了半天,才很艱難地下了決定,“可是我還是想和媽媽在一起。要不莫姨你多來幾次吧,給我多帶點好吃的?”大家都被小孩的童言逗樂了,莫莉也笑得不行,歪到了韓簡的懷里。

    一只兔子根本就不夠幾人吃的,不一會兒就吃完了,大家伙都有些意猶未盡,管林砸吧嘴道︰“下午咱們就去打獵,麻雀不要了,就打野兔和野雞,這種肉多!”其他人當然同意了。韓簡和莫莉倒無所謂,他們兩人現在是有情飲水飽,只要兩人一塊,讓他倆去耕地都行。

    于是下午的行程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中午睡了一覺,每個人都精神抖擻,興致勃勃,小魚和牛牛也吵著要去,看著兩小孩紅紅的眼圈,沒辦法只好帶上吧,反正山上也沒啥危險。宣海軍還帶了桿獵槍,以防萬一。這次去的是稍遠些的山,叫小尖山,大概有七百八米高,山很深,宣海軍說那兒人去得少,野物多。莫莉背了個雙肩包,包里帶了些水和吃的,以及一些生活用品,以防萬一。

    小尖山果然很深,山上樹木茂密,不時傳來幾聲鳥鳴,顯得很清幽,宣海軍說這山以前還有老虎和狼的,不過自從解放後就看不到了,也不知道都到哪去了,而且山腰上還有一個大水潭,水很甜,里面的魚也很大,他小時候還上去玩過,不過十幾年前村里有幾個後生在潭里出了事就沒人上去了,現在去水潭那條路應該已經廢了吧。

    這時小綠在莫莉的背包里用神識對莫莉道︰“那水潭里應該有好東西,你找個機會去探探。”小綠本是神獸,對于天地靈物最有感應,它此時就能感受到水潭方向隱隱傳來一絲絲靈氣,這可是它在這個空間第一次感應到靈氣。莫莉听了,忙借此機會問︰“那我能和韓簡一道去嗎?”

    “你以為你男人會沒發現嗎?他可也是有大機緣的,人家早就感應到了!”小綠正是因為感應到韓簡身上的不同尋常,才會極力撮和莫莉和他在一起的,以莫莉的不凡,一般的凡夫俗子可是配不上她的,也不適合在一起生活,只有同樣有機緣的韓簡才適合和莫莉在一起,這樣對于雙方都有好處。

    莫莉沒想到韓簡竟然也有他的際遇,難道他也有一個空間?“那我能把空間的事告訴他嗎?”小綠想了會兒,說道︰“其實你和他陰陽交融後,他就也能進空間了,只不過還是小心為上,你讓他和你結同心契,這樣你們便能一生一世永不背棄,否則便會遭到天道懲罰,灰飛煙滅。”听到天道懲罰,莫莉不禁就想起了那天的雷劫,打了個冷顫,韓簡注意到了,忙問道︰“怎麼?冷了嗎?”

    莫莉忙搖頭,她汗都走出來了,哪還會冷,她看了前面走著的眾人,示意韓簡走慢一點,踮起腳尖在他耳邊悄悄說︰“我們呆會上那個水潭去吧?那里有好東西呢!”反正小綠說韓簡早就發現了,還不如直接說明白。

    韓簡揚起了眉,沒想到莫莉也感覺到了,看來他們還是一類人,難怪他們兩人能夠如此契合,原來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他們兩人是要在一起的。韓簡掩飾住內心的欣喜,低下頭在莫莉的耳朵邊道︰“好,都听你的。”他還順勢在那嫩白的耳垂上吹了吹,惹得莫莉抖了一下,她嬌嗔地白了男人一眼,真是不正經,這麼多人在呢。

    有了打算,莫莉便和韓簡找到已經開始打獵的眾人說要去另一邊看看,晚飯前會回來的,小魚那里莫莉則把小綠給了他,有小綠在,莫莉一點都不擔心小魚的安全,而且小魚自從練了武後,一般的大人二三個不在話下。小魚這段時間一直都很**,再加上有小綠在,對于媽媽中途離開一點問題都沒有,他反倒還笑嘻嘻地讓媽媽玩得開心,令莫莉又欣慰又難過。

    管林听了韓簡和莫莉兩人的說法,還以他們二人是要去單獨約會打野戰呢,這事他以前就沒少干,于是便朝韓簡露出“我懂的”的曖昧眼神,看著管林臉上一臉**的表情,莫莉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真是不正經。宣海軍本還擔心他們兩人的安全,但是管林則在見識了韓簡打麻雀的工夫後,就知道韓簡絕對是個高手,他讓宣海軍放一百個心,就韓簡的身手,你宣海軍十人也拼不過人家,見管林說得如此有把握,宣海軍這才放了心。

    韓簡和莫莉兩人爬得很快,韓簡本還擔心莫莉跟不上他,但見莫莉腳步輕盈,呼吸平穩,才放心,不過他還是拉著莫莉的手,讓她能夠輕松一點。上山的路果然如同宣海軍說的一樣,路上長滿了帶刺的野藤,密密麻麻,一般人肯定是爬不上去了。不過這難不倒韓簡,他從腰上抽出一把泛著寒光的劍,原來他平時當腰帶系著的是一柄軟劍,莫莉感興趣地拿過軟劍看了看,劍身泛碧,寒氣逼人,莫莉將劍往野藤上輕輕一踫,只見那小指粗的藤條即刻便斷了,好快!莫莉驚呼。

    韓簡拿回劍,他可不敢讓莫莉玩這劍,這把秋水劍可是吹毛即斷的,就她那嫩得出水的手,一踫就是個傷口,心疼的可是他。這麼快的劍莫莉也不敢再玩,她還是耍耍鞭和手鐲好了。韓簡將秋水劍舞得飛快,不一會兒,前方便散了一地的斷藤,莫莉慢悠悠地跟在男人後面,感嘆著,“真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

    在韓簡的神勇開路下,兩人很快便到了山腰,山腰很平坦,水潭在靠里面點,不是那種特別大的潭,大概百來個平方吧,不過宣海軍說,這潭水很深,扔個石頭進去根本听不見響聲,莫莉見潭水碧綠,幽幽地映著午後陽光,想起宣海軍說以前有幾個人在這里出事了,不由得心里陣陣發毛,她縮進韓簡的懷里,在男人溫暖的懷抱里感覺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