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五十三章 真實目的

第五十三章 真實目的

    眼看著離過年越來越近,莫莉開始慢慢準備年貨,借機也可以囤貨,反正韓大少的錢多得是,就是她自己卡里那一千多萬也夠她花的了,再說她每個月都還在畫符賣呢!錢現在對于莫莉來說真不是問題。莫莉這幾天狂掃貨,糧食汽油等生活物資她只是少量地買了,韓簡為了滿足女人的倉鼠心理,給他的得力助手韓思下了個收購物資的命令,于是每個月總會有幾車糧油汽油藥材之類的東西拉到s市的某個倉庫里,然後韓大少有空便會去轉轉,順便把東西給收了。因著韓思做事挺隱密,這事根本就沒人發現。

    莫莉在商場里又買了好多珠寶首飾,衣服包包鞋子也買了不少,韓大少說過讓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可是听話的好女人,男式的衣服鞋子她也買了不少,幸好在穿著上,韓簡要求並不高,並不像有些富豪那樣一定非得要什麼名牌才行,他只要穿著舒服就行,牌子什麼的倒是無所謂,說實話,韓簡真不像是一位王子,衣食住行也就是在吃上講究些,其他三點是真不挑,按民間說法就是好養,也讓莫莉相當滿意。

    對于莫莉不肯用那些昂貴的珠寶,韓簡也不強求,反正東西都給了她,只要女人高興,她愛干啥干啥。莫莉其實是不舍得用空間里和韓簡戒指里的那些珠寶,就怕戴身上萬一掉了就不好了,她還是戴那些幾千的首飾自在,一天換一樣,又好看又不用擔心掉,就算掉了也不心疼。對于她的這種心理,韓簡笑稱她是小市民心理,還沒跟上她暴發戶般的掙錢速度呢,莫莉哼哼幾聲不理他,她就小市民了!

    這邊莫莉花錢花得挺開心的,肖楚楚那邊卻有些不開心了,本來她的工作調動是穩穩當當的,王書記說省局都開會通過了,就等著通知下達到市局就可以辦調動手續了,按道理這麼長時間通知早該到的,可直到現在卻依然沒有動靜,弄得這幾天局里的人看她眼光都有些異樣,風言風語也越來越多,什麼說法都有,最離譜的是竟有人說她父親肖副市長被雙規,理所當然她的工作調動也泡湯了。

    她父親肖景松當然還是好好地在做副市長,可是她的調動通知遲遲不肯下來卻是事實,這中間出了什麼差錯?難道是因為那符的事她沒有辦好,王書記生氣了?肖楚楚想到這里,班也沒心思上了,反正今天沒什麼事,呆在局里听外面那些人的議論也煩,她匆匆地和段志飛說了聲便下班了,段志飛看著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他這次做的事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肖楚楚出了市局大門便給莫莉打電話,莫莉剛好在家里,韓簡今天有個大手術,對待工作韓簡是極認真的,這幾天都在忙手術的準備工作,今天一早他吃過莫莉精心準備的早飯就去醫院了,手術時間是早上九點,一場手術得做五六個小時,莫莉心疼男人要站那麼長時間,做了好多花樣,韓大少吃得極滿意,愉悅地去上班了,住在莫莉家里他最滿意兩點,第一點自然是每天晚上可以抱著女人香香軟軟的身體睡覺;第二滿意則是莫莉做的飯菜十分可口,吃得他肚子都長肉了。

    莫莉此時正在露台上翻地,地里的上海青剛吃完,她得補種些,再種些春菠菜、油菜、芹菜、大白菜之類,芹菜和大白菜得多種些,可以包餃子,韓簡和小魚都愛吃芹菜肉餡和大白菜肉餡的餃子。每次她包這兩種餡的餃子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都會吃得直哼哼,還有小綠也是,不過它是不挑嘴,吃啥都覺得好吃。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莫莉洗了洗手擦了,走進房間拿手機,顯示是肖楚楚的名字,她打電話來干嘛?莫莉皺了皺眉頭,還是按下了接听鍵,“喂,莫莉啊,我是楚楚啊,你在干嘛呢?怎麼這麼久不來找我逛街啊?”電話里傳來肖楚楚清脆爽朗的聲音,不得不說肖楚楚的偽裝真的很成功,清澈的聲音讓人听了很有好感。

    “我忙著呢,有什麼事嗎?”莫莉懶得和她應付,直接問上了。

    電話那邊的肖楚楚愣了好一會兒,被莫莉噎得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她肖楚楚長這麼大都沒被人這麼頂過,現在竟然讓莫莉這個無家勢無背景的離婚女人這麼不客氣對待,她氣得就想掛斷電話,但是想到莫莉手中的符,她努力按下心中的火氣,有點委屈地說道︰“莫莉你怎麼了,是不是怪我這幾天沒給你打電話啊?我這幾天是真的忙,連回家吃飯的工夫都沒有,你可別生我氣了。”肖楚楚心里恨得不行,等符一到手,就好好教訓莫莉一下,讓她知道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得罪的。

    莫莉真的是嘔死了,沒想到肖楚楚還有做白蓮花的潛力,明明看著是一朵霸王花來著,她也沒多想,反正現在有韓大少給她撐腰,她才不怕這個女人呢!她不客氣地說道︰“肖楚楚,我說了我很忙的,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你再不說我可要掛電話了。”真是浪費她時間,說了半天都不說重點的,不過她也挺好奇肖楚楚到底找她有什麼事?她身上還有什麼東西令肖楚楚覬覦的?

    肖楚楚也嘔得不行,怎麼會這樣的?莫莉是吃錯什麼藥了,說話這麼嗆,她怕莫莉真的會掛電話,于是也不再客套了,直接說出了來意,“莫莉,是這樣的,我一個長輩對符紙很有研究,上次我去他家吃飯時,說起了你畫的符,他很感興趣,主要是那個長輩對我很好,我想我們都是好朋友了,你能不能送我幾張,我請你吃飯啊!”

    原來是盯上了她手上的符呢!什麼長輩?不會是為了去拍馬屁吧?(莫同學你終于聰明了一回了)還想不花錢就騙走本姑娘的符,哼,想得倒挺美,請我吃飯,當我真傻啊!越想越氣的莫莉踢了地上的小鋤頭一腳,撞到了她的大腳趾,疼得她直咧嘴。

    等了半天見莫莉沒回應的肖楚楚在電話邊催道︰“莫莉,你怎麼不說話了?你是不是不肯啊?不就是幾張紙嘛,你不會真這麼小氣吧!大不了我多請你吃幾頓飯好了!”聲音顯得有點委屈,仿佛是真的只當那符是普通的紙一般。

    裝,裝得還挺像,莫莉坐在椅子揉著腳趾,笑得挺甜地說道︰“原來是想要符紙啊!你早說嘛,別的倒沒有,符紙我倒是挺多!”

    肖楚楚听得一陣興奮,果然是個傻的,真好騙!她假裝開心地道︰“真的,我就說莫莉你最好了,要不我現在去你家拿?你把你家地址告訴我。”肖楚楚恨不得現在就把符紙拿到手,免得夜長夢多,又生事端。

    “我家你倒不用來了,你還是去**茶餐廳吧,我們在那見面好了,對了,符紙二十萬一張,你先把錢匯到我卡里,錢一到我就給你送去。”莫莉笑得更加甜蜜,做生意就是得殺熟啊,本來她還想報二十五萬一張的,可沒說出口,看來還是心不夠狠,以後得多練練。

    “你不是送我的嗎?怎麼還要錢買的?還要二十萬一張?”肖楚楚這下是真傻眼了,完全不在她的計劃內啊,不是說好送她的嗎?怎麼會一下子要收錢了,還要二十萬一張,比賣給別人的都要貴五萬一張。沒錯,肖楚楚是知道莫莉的符紙行情的,她雖說能拿出這幾十萬塊錢,但是本著有便宜不佔是傻瓜的心思,就裝成不知道那符紙的貴重,想從莫莉手里騙個幾張過來,沒想到現在居然是這個情況。

    “我什麼時候說要送給你了,我的符紙向來都是拿來賣的,師門規矩,不得破壞!”莫莉挺開心,剛才心里的那股氣終于散了,讓你當我是傻子,不宰你宰誰?再說她也沒說錯,神卜門是有這規矩,不可以替人做白工的,多少得收點,不過這個多少就是她自己掌握了。

    “可是你賣給別人不是十五萬一張的嗎?為什麼賣給我卻要二十萬一張?”話一出口肖楚楚便知道壞了,可是已經出口的話哪能收得回來,今天她被莫莉刺激得失去了往日的精明厲害,腦子也糊涂了。

    “你也知道我的符要十五萬一張啊?既然知道你也好意思要我送你幾張,我和你的交情什麼時候好到可以白送你幾十萬的東西了?你肖大小姐家大業大不在乎這幾十萬塊錢,我莫莉可是小門小戶的,這幾十萬可是寶貝得很。”莫莉冷冷地說道。

    ps︰老羊不知不覺把肖楚楚寫成反配了,原本還打算讓她做女主的好閨蜜來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