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五十八章 鐘家

第五十八章 鐘家

    上官青從樓上走下來,臉上滿是憂心。對林老爺子道︰“小怡哭得可傷心了,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要不你去和老鐘說一下,韓簡對他外公向來尊敬,應該會听老鐘的話。”

    對于林怡她是真的當親孫女一般疼愛的,當初林思雲從出生起就是她一手帶大的,在她心里的地位和她自己生的兒女一樣,甚至更高,愛屋及烏,對于林怡自然也是疼愛有加了。而且看見小怡她就如同看見婉雲一般,那個時候婉雲艱難地生下思雲,渾身是血,那麼美麗,眼看著不行了,不舍地把孩子交到她的手上,鄭重地請求她照顧文哲和孩子,從婉雲不再明媚的大眼里,她知道她對文哲的心思婉雲早就知道了。

    說起來她比婉雲還要先認識文哲,那時文哲和她是同班同學,而婉雲卻是英語系的,她第一次看見文哲就喜歡上了他,不過她有自知之明,自己容貌頂多清秀,家世也不好,不像婉雲家世又好,還是學校的校花,一個是學校男生中的風雲人物,一個則是女生中的佼佼者,他們順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一直以來她都是默默地跟在婉雲和文哲身後,後來他們二人參加革命,帶上了她,其實她沒有那麼崇高的理想,只是想著要跟著他們,不能分開。後來能夠和文哲在一起生活,她做夢都沒有想到,總覺得老天太眷顧她了,有時候她也會隱隱地感謝孟婉雲的犧牲,甚至還有幾分快感,從來她都只能做婉雲背後的影子,從沒有人注意過她,就算別人提起她也只是會說一句“哦,那個孟婉雲後面的跟班”,可是最後的勝利者卻是她這個不起眼的跟班,那些說她是跟班的人恐怕想都想不到的吧?不過上官青實質上還是一個善良敦厚的女人,腦海中一有這個念頭出來她就會唾棄自己,心懷內疚,轉而對林思雲和林怡更好,所以說壞人也不是那麼好做的。

    “你以為我沒有去找老鐘嗎?老鐘說韓簡的婚事由他自己主。”林老爺子沒好氣,這個妻子溫柔是有余了,可就是沒什麼主見,讓她做家務燒飯挺在行,一旦談到工作上的事情就不行了,糊里糊涂,不像婉雲對于政治局勢頗有見地,有時候他鑽了牛角尖,婉雲會幫他分析,令他豁然開朗。林老爺子這幾年越來越懷念婉雲,有時候也會想,如果婉雲在的話,林家也許不會衰落至此吧!

    男人啊,都有點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也許孟婉雲還活著,林文哲不會如此地惦記她,正因為她早早地死了,孟婉雲也就成了他心頭的那顆朱砂痣,那麼美好!時不時地要懷念一番,而辛辛苦苦地照料他和孩子的上官青卻被他嫌棄,覺得她這不好那不好,可是他卻不想想,這麼多年陪在他身邊經歷風風雨雨的女人是誰?

    所以說,永遠不要和一個死人去比較,因為你永遠都比不過,除非你也立刻去死,也許也會成為男人心頭的另一顆朱砂痣。

    林文哲走到窗前,似是望著遠方,上官青臉上露出哀傷的神情,知道他並沒有在看什麼,他只是在思念婉雲,這些年來,婉雲一直都亙在他們之間,她沒想過和婉雲比,可是這麼幾十年,她為他付出了這麼多,把婉雲的兒子當作親生兒子一般疼愛,難道還不夠嗎?上官青的心里涌上了前所未有的怨恨,怨林文哲,怨孟婉雲,怨林思雲,甚至連林怡也怨上了,對于林怡的傷心,她甚至有幾分幸災樂禍,這時她的心里異常地輕松,從來沒有這麼輕松過,她早就該看開的,她上官青應該為自己活幾年。

    想開了的上官青似乎不像以往那般惟惟喏喏,而是涌現出了從未有的自信,其實上官青也是一個能干的女人,想想在那個年代能夠讀上大學的女孩怎麼會沒有幾分見識呢?只不過因為這些年生活在孟婉雲的陰影下,總是想著自己比不上孟婉雲,使得她成了個謹小慎微的老太太,現在的上官青走出孟婉雲的影子,蛻變成了優雅知性的老人。

    她沒再多問,決定不管他們的破事,她以後可得為自己和思雅、思江他們活著,林思雲從來就沒有把她當作母親,直到現在還只是稱呼她為上官姨,這是林文哲要求的,意在讓兒子不要忘記為他犧牲的親生母親,可是他卻不想想她這個養大了孩子的母親心里是怎麼的難受?生恩不及養恩大,既然他們都不在意她的付出,那麼以後她也不會再為這些白眼狼費心思了。

    林老爺子本以為上官青還要再羅嗦下去,誰知卻久久沒有听見她出聲,他轉過身去,卻見上官青正坐在藤椅上戴了老花鏡看報紙,感覺哪里好像不對了,人還是那個人,可是就是哪里不一樣了?林老爺子也沒多想,在他心里,上官青一直就是那個跟在他和婉雲身後的小跟班,既不貌美也不出眾,唯一的優點就是溫柔听話。

    林文哲其實太輕看女人了,沒有哪個女人會毫不計回報地為一個男人付出,你的身體享受著她的溫柔小意,心里面卻惦記著另一個女人,這其實是對女人的輕慢和侮辱,遲早有一天,她會爆發的。

    鐘家

    鐘家其實和林家住在一起,都住在國家為他們這些老革命建造的別墅區里,此時鐘家客廳里,鐘老爺子正在讓保健醫生檢查身體,旁邊鐘家老大鐘浩文著急地盯著醫生,生怕從醫生嘴里听見什麼不好的話。鐘浩文長得一點都不像鐘老爺子,白白淨淨的,但是打起仗來和他老子一樣狠,退休前是x軍區的軍長,上將級別,身體很硬朗,一點也看不出是快七十的老人,鐘浩文退休後就和妻子劉玉英搬回老爺子身邊照顧他。

    “不錯,鐘老的身體狀況十分好,上次檢查出來的毛病也都好了,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鐘老您活到100歲絕對沒問題!”保健醫生姓李,四十多歲,是鐘家的老熟人了,說話也帶了幾分隨意。

    “那可太好了!謝謝小李醫生了!”鐘浩文欣喜若狂,老爺子就好比是鐘家的頂梁柱,只要老爺子不倒,鐘家就永遠處在z國政治圈的核心,等再過個十來年,小一輩成長起來了,那時就算老爺子……也不怕。

    送走了小李醫生,鐘浩文回到客廳高興道︰“爸,看來易之找的那個藥還真挺管用,我打電話讓他再送些過來!”對于外甥找來的藥水他起先還是挺懷疑的,黑乎乎的,看著就不咋的,沒想到還挺管用。

    鐘老爺子也挺高興,能多活幾年也能為鐘家多撐幾年,“讓易之多送些來,你和你媳婦也喝些,還有浩武、浩然、鐘梅那里也送些,你們的年紀也不小了。”鐘老爺子很感慨,一眨眼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孩子們也都老了,他也是快九十的老廢物了,再過幾年就能去見素雲了。

    吳素雲是鐘青山的老伴,幾年前因身上的舊傷發作去世,吳素雲是鐘青山搶來的媳婦,這也是他一直引以為豪的地方。當年他在文工團演出時一眼就相中那個前排跳舞的小姑娘,等演出散場後,他直接就跑到後台對小姑娘說要娶她做媳婦,把小姑娘嚇得臉都白了,直喊團長。後來小姑娘就這麼成了他的媳婦,為他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要是老伴能夠多挺幾年,堅持到易之尋來這藥水,也許素雲現在還能陪著他看日出吧。

    見父親臉上悵然若失的神情,鐘浩文知道父親又在思念母親了,他也想母親,父親是個暴炭脾氣,也只有母親才能制得住他,只要母親瞪父親一眼,父親立馬就老老實實地噤聲,溫順得和綿羊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