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五十九章 結婚了

第五十九章 結婚了

    鐘浩文不忍打擾父親美好的回憶,正準備悄悄地退出去,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吵醒了沉浸在回憶中的鐘老爺子,鐘浩文忙走過去接電話。

    “喂,那位?”

    “是易之啊,我正要給你打電話呢,你上次寄來的藥快吃完了,你再寄些來,老爺子吃了效果很好。”听見是韓簡,鐘浩文挺高興,這人真不禁念叨,這不才提要給易之打電話,易之電話就來了。

    鐘老爺子也挺高興,這麼多孫輩里,韓簡算是跟在他身邊長大的,感情自然不同些。他大聲嚷道︰“易之啊,你那些藥挺不錯,今天醫生說你外公我能再多活幾年,還能看你結婚生子呢!”

    鐘浩文忙把電話遞給老爺子,老爺子的中氣真足,震得他耳朵嗡嗡響。

    “對了,你那藥要是好弄就多弄點來,給你舅舅、姨媽他們也整點,別小氣巴拉的就那幾瓶!”

    “爸,我們不用,只要能保證你的供應就行,這麼好的藥易之肯定費了不少力氣。”鐘浩文在一旁低聲勸著,老爺子還當這是山泉水呢,上下嘴皮子一說就讓易之多整點,這藥效果這麼好,肯定極其珍貴,哪有那麼好搞的!

    電話那邊的韓簡也听見了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聲音,看來靈泉水效果很好,舅舅他們那里倒是忘記了,這次送幾瓶給舅舅吧,不過不能多送了,物以稀為貴嘛!再說等碧骨草長大了,就可以讓父王母妃舅舅他們吃碧骨草,效果比靈泉水還要好。

    “外公,您老當這藥是尋常東西啊!就這些都還是我費了老大力氣才整來的,這樣吧,您老的量不變,另外只能供應大舅和二舅他們兩家了,我父王母妃、小舅和姨媽那等以後我再尋來其他好藥。”

    鐘老爺子听了也是,好東西當然稀少了,易之打算得挺好,老大老二都是快七十的人了,年紀最大,自然得先緊著他們。再說易之也說了以後還有好藥呢!對這個外孫的本事他是有點了解的,他年輕的時候也遇上過像外孫這樣的奇人,這也是他不管韓簡的原因,易之將來走的路必然和他的兄弟姐妹們不一樣,所以他也勸著女兒女婿不要去干涉易之的生活。

    “那行,這次就當是你大舅二舅承你的情了,不過你尋摸其他好藥也得迅速點,讓你爹媽他們也能快點吃上,他們也是快六十的人了!”老爺子毫不客氣,一旁的鐘浩文羞得臉都紅了,爸他真是越老越像小孩,問小輩討東西還這麼理直氣壯的。

    “行,我快點!您老都吩咐了,咱還能不快點啊!”和老爺子打電話的韓簡完全和平時那冷淡的模樣不一樣,此時的他帶著點痞氣,還帶著點撒嬌,讓一旁坐著的莫莉看得目瞪口呆,原來她老公還有這麼歡脫的一面。

    沒錯,就是老公,我們的韓大少今天一大早就拉著莫莉到民政局登記了(親們不外要問為什麼外國人可以登記哦),現在新鮮出爐還冒著熱氣的兩張紅艷艷的結婚證就擺在了他們面前。

    一拿到結婚證韓簡就忙著給家里人打電話,“老爺子,和您說個事,我結婚了,今兒打電話和您說聲!”韓簡挺輕描淡寫的,就好像說今天吃了晚飯一樣輕松。

    “啥?結婚了?不錯,有你外公我當年的風采!”鐘老爺子也挺神奇,沒覺得有啥不對,倒是一旁的鐘浩文給急壞了,怎麼突然就結婚了呢?女的是哪里人?是干啥的?小妹和妹夫知不知道?

    鐘浩文急得團團轉,恨不得搶了電話問個清楚,可是他沒那個狗膽啊,那可是老爺子!

    “那讓您孫媳婦給您問個好!”韓簡嬉皮笑臉的,把手機遞給莫莉,莫莉瞪了他一眼,接過手機硬著頭皮喊到︰“外公,您好!我是莫莉。”

    “好,不錯,今年過年來京都過,我給你包個大紅包!”女娃娃的聲音挺好听,又脆又爽利的,听著就舒服,易之這次眼光不錯,這個確實比老林的孫女要好,老林孫女他見過幾次,長得到是挺漂亮的,就是不干脆,說話跟個蚊子叫一樣,听著急死人!

    去京都過年!可是過年她都打算好帶小魚去海南玩了,韓簡則帶兩片碧骨草回**國,給他父王母妃吃,空間里的碧骨草到過年時大概能分個兩片葉子出來,先緊著他父母,老爺子那里因喝了靈泉水,暫時沒問題。到清明的時候還能再分個兩片,那時就讓鐘老爺子和韓簡大舅吃,剩下的再等等差不多明年都能吃上。所以莫莉老早就打算好帶著小魚去海南玩,韓簡也知道,還說到時候有空他去海南找她們娘倆。

    而且說實話莫莉是真的還沒有做好見家長的準備,現在老爺子這麼一說,莫莉的心頓時緊張起來,她忙看向韓簡,向老公求助。

    韓簡其實早就听見老爺子的聲音了,老爺子的聲音那麼響,想不听見都難,他就是喜歡看莫莉為難的樣子,挺好玩的。過了好一會兒,見莫莉小臉都快哭了,韓簡這才接過電話,“老爺子,今年過年可去不了了,我們都打算好去度蜜月呢!行,就去您那過端午,您那紅包可得包大點,小了我可不依!到時讓我媳婦給您燒飯吃,她手藝可比大舅媽要好,也就比外婆差點!”

    韓簡又和老爺子嘮嗑了許久才掛斷電話,掛了電話後老爺子心情挺好,準備去老年活動中心和那些老伙計嘮嘮嗑,這些老伙計可是一年比一年少了哦!

    “爸,您怎麼就掛電話了呢?我都還沒和易之說話呢!”等了半天電話的鐘浩文急了,他都還沒問女孩啥情況呢,小妹和妹夫把孩子托給他,結果人悄沒聲息地把婚給結了,這讓他怎麼和小妹一家交待。

    “你還有啥要說的?”老爺子瞟了他一眼。

    “我起碼得問問易之媳婦的情況吧!要不小妹問起來我怎麼回應啊!”鐘浩文挺激動的。

    “你著啥急,就像是你娶媳婦似的!有啥好問的,女娃娃不錯,易之眼光像我!”老爺子已經背著手走出大門了,這個老大也不想想易之的脾氣,既然他都把結婚證打了再通知家里,說明他肯定是下了決心了,也說明那個女孩肯定是有讓大人不能接受的地方,不過只要易之自己喜歡,隨他怎麼折騰吧!人啊,活著不就是圖個痛快嘛!

    不得不說,老爺子不愧是從血海里闖出來的開國大將,就這麼一個電話就把問題看出來了,他之所以不問易之,也是因為他相信自己外孫的眼光,決不會找個攪家精回來。只要人好就算有些不盡人意的地方又有什麼關系呢!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活了快一個世紀的老爺子很豁達,這是經歷了生死洗禮、歲月沉澱的真正的豁達。

    鐘浩文見老爺子這麼平靜,他也鎮定下來,看來他的養氣火候還差很多啊,得跟父親好好學學。

    莫莉這邊,韓簡掛了電話攬著新鮮出爐的老婆親了好幾大口,“老婆,以後咱們可就得搭伙過日子了!”

    “嗯,搭伙過日子了!以後你的工資卡都上交,每月零花錢只有兩千,還有家里大事你做主,小事我決定!”莫莉端著臉挺嚴肅地定家規,但沒說完自個先忍不住噴了。

    民政局的工作人員都好笑地看著這對小夫妻,小兩口子相貌真好,看著就賞心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