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六十章 鐘雯

第六十章 鐘雯

    **國王宮

    富麗堂皇的大廳里,拉赫曼國王剛處理完政事便接到了兒子塞繆爾的電話,這個塞繆爾真是太不像話了,結婚這麼大的事情竟然只是電話通知一聲,這要是讓王室里的那些人知道又有得說了。想到王室里的叔伯們,拉赫曼國王的眉頭擰得更緊了。

    拉赫曼國王是一位面貌英俊,身形偉岸的中年男人,留了兩撇胡子,令他看來更具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拉赫曼是位手段強硬的統治者,他上位二十多年以來,國家在他的領導下蒸蒸日上,國內民眾的生活水準在國際上也是遙遙領先的。之後再娶了鐘雯後,因著老丈人鐘青山在z國的地位,與z國的關系日漸密切,z國是軍事大國,與z國打好關系對**國在國際的地位穩固十分重要,這也是鐘雯能夠在**國站穩腳跟的原因,要不然誰會接受一個外來女人做他們的王妃。

    鐘雯早上去花園那散了會步,就听見侍女說國王已經回來了,好像不是很高興。鐘雯便往大廳走去,她嫁到**國三十多年,與丈夫拉赫曼的感情一直很好,雖然中間也有過一些沖突,但是丈夫總是會先放下身段哄她,她也明白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有一個好父親的緣故,但是這又什麼關系呢?人與人之間本就是利益至上的,拉赫曼雖然是因為她父親鐘青山而不敢輕慢她,但對她也是有真心的,要不然她也不會在**國呆這麼多年了。

    鐘雯雖是奔六十的人了,但看起來依然充滿活力,美艷依舊,只是更多了幾分歷經歲月的成**人的韻味。她來到大廳內,望著那富麗堂皇的裝飾,眉頭不禁皺了皺,對于王宮的裝飾,她真是不敢苟同,看著就像是暴發戶,可這是上一代國王傳下來的,而且**國的人似乎對于這些金燦燦的顏色有著偏好,無論哪里都喜歡弄得金碧輝煌的,她在**國呆了這麼多年,還是不能適應。

    拉赫曼國王看到鐘雯來了,起身扶了她在身邊坐下,對于這個妻子,拉赫曼倒是真心喜愛的,不提她的家世,只是她這個人,當然再加上她那不凡的家世就更完美了。

    “怎麼了?是不是叔伯們又為難你了?”鐘雯雖然不管國家的政事,但也知道王室的那些叔伯們經常仗著年紀大輩分高為難拉赫曼,依她說,拉赫曼就是對他們太仁慈了,一天到晚不干活,只知道花錢享受,就這樣還不知足。

    “你呀,就是太心軟了,斷了他們的經濟來源,看他們還怎麼蹦嗒?”鐘雯因著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被鐘青山寵得挺囂張的,不過還好不是那種草菅人命的人。

    拉赫曼寵溺地看著妻子,都這麼大年紀了還跟個小女孩一樣,政治上的事哪有那麼簡單的,只是塞繆爾的事該怎麼跟她說,以她的暴脾氣…..,拉赫曼可真怕極了妻子發火,鐘雯很少真正發火,一旦發作起來,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想起二十年前妻子的那一次雷霆大怒,他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妻子從z國哄回來的。

    想了想,拉赫曼小心地措詞,“阿雯,有件事你听了可別生氣。”

    見丈夫小心翼翼地模樣,鐘雯想起了二十年前拉赫曼陪小心的模樣,就和現在一模一樣,難道他又……她眯著好看的鳳眼,無形的殺氣涌出,拉赫曼感受到周圍迅速冷下來的溫度,打了個寒噤,忙解釋道︰“小雯,你弄錯了,不是我的事,是塞繆爾的事。”

    頓時溫度升高,拉赫曼咽了咽了口水,總算是逃過一劫,小雯哪都好,就是這性子有時候真讓人又愛又恨,而且老丈人也是,從小就培養小雯練武,弄得他一個大男人的身手還不如老婆好,真是丟臉!

    “塞繆爾怎麼了?他不是在z國做醫生嗎?”鐘雯一听是兒子的事,也不急了,在z國她有什麼不放心的,說得不好听點,以父親和哥哥們的權勢,只要塞繆爾不干謀反的事情,就沒什麼大問題。塞繆爾哪都好,從小都不怎麼讓人操心,就是這麼大年紀還不肯結婚,國內像他這麼大年紀的男人,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像薩德拉只比塞繆爾大三歲,可是孩子都生了三個了,最小的兒子都有五歲了,想到這她就發愁。

    鐘雯拿起桌上的隻果削皮,她每天都要吃一個隻果,這個習慣保持了將近五十年了,這也是她的皮膚依然如少婦般光滑細嫩的原因。

    “塞繆爾結婚了,今天在z國打的結婚證,剛剛打電話給我的。”拉赫曼索性心一橫一古腦地說了出來。

    “結婚了?今天打的結婚證?他怎麼沒提前和我們商量一下?還有那女的是誰?什麼背景?”鐘雯聲音高揚,手中的水果刀被她晃來晃去。

    拉赫曼看著那寒光閃閃的水果刀,脖子不禁縮了縮,忙低聲哄道︰“小雯,別激動,把刀先放下來,別傷了手,我可要心疼的。”看著在外面威風凜凜的國王在王妃面前低聲下氣的模樣,王宮的侍衛雖然每天都會見到這一幕,但此時還是忍俊不禁。

    “我能不激動嗎?兒子結婚了我竟然不知道,你說這個塞繆爾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不行,我得給大哥打個電話,問清楚。”鐘雯把水果刀往桌上一插,刀子深深地插進橡木桌子,不停地晃動著,拉赫曼苦笑地看著那張可憐的桌子,這是第幾張了?自從小雯住進王宮,光是大廳的桌子都換多少張了?

    鐘雯雷厲風行地打通了鐘浩文的電話,先一堆劈頭蓋臉的問題丟過去了,鐘浩文在電話頭苦著臉,這個小妹的脾氣這麼多年了還是這麼火爆,也虧得妹夫受得了,他也沒多說,將父親的話原封不動地轉述給小妹听,最後說道︰“小雯,父親說了,讓我們不要多干涉易之的事情,易之將來走的路是不一樣的,我們都管不了!”

    鐘雯沉默了,若說世上還有誰能治得住她,那就非鐘青山莫屬了,父親倒是一直和她說,讓她和拉赫曼不要干涉易之的事情,說易之走的路和其他人不一樣,可是她就不明白了,有哪里不一樣了?不就是小時候拜師練武了嗎?怎麼會不一樣呢?韓簡對于青龍戒指的事誰都沒說,鐘青山也是因為偶然看見韓簡練功才有點知道,但也知道得不是特別清楚。

    鐘雯將心里的疑惑問了出來,鐘浩文其實也不知道,不過他畢竟在z國見過的奇人逸事多,也有幾分猜到了,便道︰“我其他的倒是不明白,不過這次易之找來一種好藥,父親吃了後,本來身體有許多的毛病,現在調理得差不多了,小李醫生說這藥喝下去,父親活到百歲一點問題都沒有,甚至有可能更長。而且易之還說他還要去找另外的藥,給你和妹夫還有我們幾個舅舅姨媽。小雯,z國自古以來都有那種修仙的傳說,我猜易之可能是走上了這條路。”

    鐘雯听得美目睜圓,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兒子怎麼就會和神仙搭上關系了呢?她一直以為這些都是傳說,沒想到大哥今天竟然說這是真的,這讓她實在是不敢相信,不過鐘雯很快便恢復了冷靜,“那易之的事情除了父親和大哥你外還有人知道嗎?”

    “沒了,父親和我也是猜測的,現在我說給你听,你就和妹夫說聲,其他人那里不要再多說了,免得給易之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鐘浩文囑咐道。

    “嗯,我知道了,大哥,那你保重好身體,等易之把藥找來了,讓父親和你先吃,我和拉赫曼年紀還輕,不急。”鐘雯和大哥的感情很深,因著年紀相差有點大,她可以說是大哥一直抱大的。

    “我的身體還硬朗著呢,再說易之這次多弄了些給父親吃的藥來,讓我和你二哥也吃些,所以你就別擔心我們的身體了,倒是你一個人在**國要保重,要是有人欺負你,立馬打電話給大哥,大哥給你出氣。”

    鐘雯的眼楮濕潤了,大哥還是一如既往地對她那麼好,她又在電話里說了好些生活瑣事才依依不舍地掛了電話。

    拉赫曼在旁邊看得吃味極了,妻子和哥哥的感情比和他還要好,每次打電話都能說上半天,說得眼淚汪汪的,最後還得他去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