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六十一章 分糖

第六十一章 分糖

    “大哥怎麼說?易之有什麼問題嗎?”拉赫曼曾經在z國呆過幾年,z國話說得很流利,听起來更是沒問題。

    鐘雯拭了拭眼角,拉著拉赫曼進了臥室,大廳里人多眼雜,還是進臥室安全些,拉赫曼見妻子不由分說地拉著他往臥室走,不禁有些祝 淙凰嗆芟不鍍拮又鞫   衷誑墑譴蟀滋歟 一褂心敲炊嗍濤攬醋拍兀 患切┤濤藍紀低當徹橙Х寺穡br />
    “小雯,現在可是白天,做事不方便。”拉赫曼違心地說著,天知道他可是很喜歡的,可是誰讓他們是住在王宮里呢,要是讓王室的老人們知道又有得說了。

    “你想到哪去了!”鐘雯嬌嗔地白了他一眼,眼波流轉,絲毫不輸年輕女人的魅力,看拉赫曼那頓時酥了半邊身子的反應就知道了。

    來到臥室後,鐘雯關好房門,又檢查了半天才放下心來,拉赫曼見妻子如此鄭重行事,便知道妻子有要緊事和他說。

    “天治,剛才大哥和我說父親的身體好了許多,百歲不成問題,可能還會更長。”在私下,鐘雯都是稱呼丈夫的中文名天治,畢竟當初他們剛認識時,拉赫曼就以韓天治的名字追求她的。

    “那真是太好了,父親大人身體好就是我們的福氣啊!”拉赫曼是真的高興,前段時間听說岳父身體不好,他還有些擔心會影響鐘家在z國的地位,間接也會影響**國與z國的關系,現在可好了。

    鐘雯也挺高興,她又道︰“听大哥說父親是吃了塞繆爾尋來的藥才好起來的,大哥說塞繆爾還要找另外的藥給我們倆和大哥他們吃呢!效果也很好,以後我們都能長命百歲了!”

    “真的?那就更好了,等再過幾年薩德拉行事更成熟一些,我就把王位傳給他,然後我帶你一道去環游世界。”拉赫曼太開心了,誰不想活得長,現在妻子竟然說他們都能活到百歲,那麼有好多事情都不會有遺憾了。不過,塞繆爾從哪找來的藥,竟然會有這麼好的效果?他把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鐘雯整理了一下思路,先把z國的一些傳說簡單說給了丈夫听,然後才道︰“父親和大哥說,塞繆爾很可能和傳說中的那些仙人一樣,練了神奇的功夫,能夠找到平常人找不到的仙藥,所以效果才會這麼好。”

    拉赫曼听得迷迷糊糊的,自己的兒子竟然成了神仙,真是不可思議,不過他不愧是一國之王,知道此事事關重大,立刻反應過來,對妻子道︰“這事就到此為止了,就是薩德拉、奧爾罕他們幾個那里也不要提。”

    “我還要你教,要不我怎麼把你拉到這里說。”鐘雯橫了他一眼,薩德拉雖然對她比對親生母親還要好,而且對下面的弟妹們也很照顧,但是事關塞繆爾,她可不想去試驗人心。

    拉赫曼被妻子的小眼神瞟得心頭癢癢的,他抱住妻子,笑道︰“現在還早,不如我們……,鐘雯順勢嬌笑著倒向丈夫懷里,房間內頓時響起女人低媚的**聲,一片春意盎然。

    事畢,被滋潤得臉泛桃花的鐘雯躺在老公的懷里,用手在他胸膛上畫圈圈,拉赫曼抓住妻子不安份的手,道︰“塞繆爾這麼孝順,而且父親大人也說讓我們不要干涉他的生活,你就別去說他了。”趁妻子心情好,給兒子說說情。

    “這可是兩回事,再說兒子孝順父母不是天經地義的,反正我得打電話去說說他,和他結婚的那個女的是誰我都不知道?誰知道是不是好的?依我看就不是好的,要不怎麼連雙方大人都不見面就把婚結了。”鐘雯用手在男人依然緊實的胸膛上狠狠捏了把,用美男計來給兒子求情,想都別想!

    拉赫曼倒吸一口冷氣,真疼啊!得了,兒子,你自求多福吧!父王可幫不了你了。

    遠在s市的莫莉打了兩個大噴嚏,誰念叨我呢?莫莉揉了揉鼻子,嘀咕著,她不知道未見面的婆母大人已經對她有了壞印象,不過婆婆和媳婦之間永遠都是一個無硝煙的戰場,相愛相殺,不見血腥,輸贏的關鍵在于中間的男人倒向哪一方。

    “是不是冷了?”正在挑糖果的韓簡問道。他們從民政局出來就直奔超市,昨天答應醫院那幫人要買喜糖的,這不一拿到結婚證,韓簡便拉著莫莉來附近的超市買糖果。

    “沒有,超市里空調打得這麼高,怎麼會冷?你挑好了嗎?”莫莉挨著韓簡問道。依照她的意思只要各種口味的糖果每樣都買一些就好了,可是韓簡卻說一定得要挑漂亮的,與眾不同的,而且還振振有詞地說這是有紀念意義的糖果,不可以輕忽。

    韓簡對他們的婚姻如此看重,莫莉當然很開心,于是她也饒有興致地一起挑了起來,兩人嘻嘻哈哈地將那些奇形怪狀的糖果都放到了推車里,不一會兒,推車里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糖果。

    兩人結了賬走出超市,兩大包紅紅綠綠的糖果拎在韓簡手中顯得很突兀,再加上兩人因著今天要打結婚證,都穿得很喜慶,韓簡是黑色的羊絨大衣加中國紅羊絨圍巾,莫莉則是大紅的呢子韓版大衣,也圍了同款的圍巾,頭上還戴了黑色的貝雷帽,一看就知道是小兩口,再加上韓簡手上的糖果,大家都明白這是新婚小夫妻,均善意地對他們投以微笑。

    韓簡趁興拉著莫莉跑到醫院里分糖果,這時正是中午休息時間,大家伙都在,腦外科的醫生護士倒真沒想到韓醫生真的來分喜糖了,韓簡如此接地氣,他們也膽大了,開玩笑問道︰“韓醫生,你不會是今天跑去結婚了吧?”

    “嗯,剛剛打了結婚證。”韓簡挺老實回答,眾人頓時起哄,紛紛恭喜,莫莉站在他身邊笑眯眯的,接受著眾人的道賀。

    “哇!韓醫生,你們好浪漫哦!”這個夸張的聲音是小毛護士的。

    “那韓醫生你們啥時候辦酒啊?到時候可別忘了給我們發請帖!”王醫生自從吃了莫莉的餃子後,對莫莉的感覺特別好,這不就主動討起請帖來了,其他人也都跟風,一時間,腦外科區熱鬧得跟菜市場似的。

    “明年辦酒,到時候你們都來,不收紅包!”韓科後面還特別接地氣地補了一句,把眾人都逗樂了,韓醫生原來也會開玩笑的。其實韓簡是真沒開玩笑,他倒是真沒想收紅包,這個人情還來還去煩死了,還不如不收呢!

    簡寧遠遠听見辦公室的笑聲,狐疑地走近,就听見王醫生的大嗓門用那獨有的東北腔嚷著討請貼,她的心頓時一沉,快步走了進去,看到桌上的糖果,故意忽視了那對穿得喜慶的新人,不死心地問道︰“誰結婚了呢?”她一走進來,大家的笑聲小了好多,簡寧對韓簡的企圖在醫院里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是韓醫生,他今天結婚了,特意跑來分喜糖!”專和簡寧做對的徐護士吃著牛肉糖大聲說著,還把手上的糖遞給她道︰“這糖可好吃了,韓醫生肯定是挑最貴的買,簡醫生也來點?”

    其他的醫生看得好笑,徐護士這是往簡醫生心上插刀子呢!簡寧的臉頓時慘白,怎麼會這麼快?怎麼可以這樣對她?簡寧哀怨地眼神瞟向韓簡,希望能得到心上人的回應,可是人韓簡連你是誰都不認識呢,哪會搭理你。

    倒是莫莉注意到了她,原來是昨天用鼻子說話的女醫生,怪不得不待見自己呢,原來是想搶自己男人,莫莉于是故意問道︰“簡醫生,你是不是低血糖啊?來,快吃塊巧克力!”

    簡寧得不到心上人的回應,反而等來了情敵的示威,她黯然神傷地離開了辦公室,去找地方舔邸傷口,哭泣她那還沒開始就走向死亡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