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六十四章 狗血的身世

第六十四章 狗血的身世

    肖楚楚臉上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下去了,她打斷宋阿姨的絮叨問道︰“通知在哪里?”

    “就在大廳公告欄里貼著呢!哎,小肖,你干嘛去啊?我還沒說完呢!”宋阿姨正說得意猶未盡,肖楚楚便一陣風似地沖了出去,她有點不滿地扁扁嘴,悻悻地走了。

    公告欄內兩張醒目的通知張揚地貼著,一張是段志飛的,另一張是雷大偉的,雷大偉就是大頭的本名,因著大家都習慣喊他外號,本名倒是沒幾個人知道。剛才宋阿姨沒有說清楚,他們兩人這次升職的名頭是因為上次連環殺人案破案有功,可是上次案子的功勞不是已經算在她的頭上了嗎?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哪個環節錯了?

    強迫自己鎮靜下來的肖楚楚打通了王書記的電話?電話里,王書記不斷地打哈哈︰“小肖啊,主要是你們隊的那個段志飛靠山太厲害了,中央都發話了,我們下面不敢不從啊!你放心,這次沒升,下次還有機會的,只要省局一有位子空出來,我肯定第一考慮小肖你的!”

    “王書記,我的事情真的要拜托您上心了,上次那符怎麼樣?用著還行吧?”肖楚楚委婉地提醒著王書記,拿了她的東西還不想辦事,以為她的東西是那麼好拿的嗎?她的臉上浮現冷意。

    “挺好的,小肖啊,年輕人不要著急,眼光要看得長遠,現在沒有升職不代表永遠都不升,你還年輕,機會有的是啊!”王書記也不是善茬,隱隱地說出他在z省公安系統的權勢,你肖楚楚只要還想在z省公安這一塊混,就不能得罪他,否則讓你吃不了好果子。

    肖楚楚銀牙暗咬,只能吃下這個暗虧,但心里卻記住了今日的奇恥大辱,她肖楚楚長這麼大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王國強、段志飛你們給我記住了,遲早我得把今天這侮辱還回去!她深吸了口氣,笑著道︰“瞧您說的,以後不都還得靠王書記您提攜嗎!對了,王書記,段志飛到底是什麼背景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

    肖楚楚挺識相,王書記也挺滿意,這次他倒是真沒打算不給肖楚楚辦事,主要是上面施加了壓力,他不得不從啊,想到這,他也有些恨恨地,“听說是中央公安部的人,官大一級壓死人啊,小肖,看來你們隊里還真是藏龍臥虎啊!”

    肖楚楚掛斷了電話,面上又恢復了平時的明朗,如今事已成定局,急也無用,只能再尋找機會了,好在王書記那里的線還沒斷,依照他貪婪的性格,只要有好處他就會辦事,想來以後她的升職是遲早的事。只是段志飛倒是她小瞧了,原以為是個草根出身,沒想到竟然有那麼大的靠山,也虧得他能忍那麼年,一次次地任她搶他的功勞,這次也不知道是開了什麼竅,居然不忍了!肖楚楚嘴角浮現嘲諷,還以為真是個淡泊名利的人呢,原來和她不過是同類人。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給咱們升官了呢?”隊長辦公室里,大頭興奮得連連追問段志飛,多年夢寐以求的宿願成真,他就怕是在做夢,等夢醒了,一切又都會打回原形。

    看到手下兄弟興奮得如同小孩一般的模樣,段志飛這些天來一直自責自己手段卑劣的心定了下來,那個人說得沒錯,這就是個利益至上的社會,什麼好兄弟,好朋友都是假的,沒有好處,誰願意替你白白干活?大頭算是忠厚的了,跟了他那麼多年,一直任勞任怨的,現在總算是對得起大頭了。

    自己以前還真是傻得可以,有這麼好的資源不知道利用,他以前太天真了,以為依靠自己的本事就能過得很好,一次次地被肖楚楚搶功勞,他不是不知道,只是那時他還天真,以為只要有案子破就好,可是莫莉一句話點醒了他,令他幡然醒悟,這個社會從來都不是眾人皆濁我獨清的世界,屈原最後不也投江了嗎!

    肖楚楚汲汲營營想要的位置,那個人一句話就辦妥了,結果還更好,怪不得人人都想當官,權利真是一個好東西,段志飛第一次從心里升起對權利的渴望,他本就不是一個笨人,以前只想著平平淡淡,現在他想通了將來要走的路,整個人仿佛獲得了新生一般,全身的氣質也變得不一樣,從此z國的公安系統又多了一顆耀眼的明珠。

    “是不是真的你不是看到通知了嗎?你可得給我好好干,別讓人看了笑話。”段志飛好笑地看著大頭,那個人說了,他需要培養自己的勢力,大頭是最好的人選,肯干听話忠心。

    “老大你就放心吧,刑偵那塊我早都摸得透透的了,再說不還有你盯著嘛。”大頭慎重地回答,他也明白這次定是老大在後面想了什麼辦法,要不這次升職不會如此輕松地落在他們倆頭上,這次肖楚楚那女人可要氣死了吧,大頭一想到這就得意極了,總算是不用再听一個女人瞎指揮了。

    “不要掉以輕心,好好給我干,要是干不出成績出來,我也不好提拔你。”想通了的段志飛收買起人心來十分駕輕就熟,看來他還真是那個人的兒子,天生就會這些手段,以前的他只不過是因為不想身上有那個人一絲一毫的影子,才刻意地壓制住本性吧!

    老大這麼說,看來以後還能再升了,大頭仿佛看到了將來的美好前景,他高興地咧開了嘴,立下了軍令狀,老大都如此上心了,他怎麼地也不能讓老大一番苦心白費了不是。

    大頭走出去後不久,段志飛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拿出手機按下了通話鍵,“志飛,通知下來了吧。”電話里傳來一個十分威嚴的聲音,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問句,說明他對這事十分有把握。

    “嗯,剛看到,明天就要去辦交接手續。”段志飛有幾分不自然,他依然還是不能自然地和這個他應該稱為父親的人說話。

    “那就好,你先在s市干一段時間,我再想辦法把你調京都,你是我兒子,我不幫你還幫誰?你應該早點來找我的,要不你也不會在s市浪費那麼多年了。”男人的聲音滿是遺憾,也帶了幾分欣喜,他本以為依著兒子那倔強的脾氣,一輩子都不會來找他了,沒想到前幾天竟然接到了兒子的電話,讓他幫忙。他本還以為是什麼難事,沒想到就是個升職的小事,他吩咐一聲的事情,沒想到卻難住了他的兒子,男人的心里有著憤慨,他段建國的的兒子什麼時候竟然委屈至此了!

    電話里的男人叫段建國,段家在京都也算是響當當的人家,雖和鐘家比不了,但和林家比起來也不差了,甚至這幾年隱隱有超過林家的趨勢。段建國是z國國安部的部長,段家的人基本都在公安司法這一塊任職,可以說,z國的公安司法部門基本上就是段家說了算。

    說起來段志飛和段建國之間又是一個狗血的故事,段志飛的母親是y省小山村的一個美麗的白族姑娘,段建國是當年下放到山村的知青,于是一段狗血的愛情產生了,段建車與白族姑娘結婚生下了段志飛,但沒多久知青返城開始了,段建國的父母雖已平反恢復原職,但經過十年動亂,段家大傷元氣,聯姻便是最好的振興家族的工具,段志飛與他母親順理成章地成了家族的犧牲品,段建國狠下心離開了y省回到京都,與一個副軍長的女兒成了親,並生下一個女兒,名叫段雲雲,早已結婚生子。

    但是他的心依然對段志飛和前妻戀戀不忘,段家地位一穩定,他便派人去找段志飛母子,可只查到他前妻在他走後十年就生病離去,段志飛在葬了母親後也離開了村子,不知去了哪里,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他找到了段志飛,他的兒子長得和他真像,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他苦苦找尋的兒子。那時段志飛還是s市公安局的一名小警員,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想要認回兒子,可卻被段志飛拒絕了,無奈他也只有給了兒子他的手機號碼,回京都後在背後默默地關注他,看著他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爬上隊長的位置,也被那個叫肖楚楚的女人一次一次地搶走功勞,有好幾次他都忍不住想出手,可還是忍住了,怕惹兒子不高興。這次接到兒子請求幫忙的電話,他真是欣喜若狂,隨即就吩咐秘書盯著把這事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