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六十五章 小杰

第六十五章 小杰

    段志飛掛斷了電話,嘴角浮現出嘲諷的微笑,如果不是因為段家現在已經如日蒸天,于家(段建國當初聯姻的家族)大不如從前,而且于春蘭只生了一個女兒,再加上段建國另外兩個兄弟生的也是女兒,說起來,段家下面這一代可是只有他一個男丁,難怪段建國那麼急切地想把他認回去,可是他會那麼輕易地回去嗎?

    段志飛閉上眼楮,眼前浮現出母親臨死前蒼老憔悴的容顏,因為獨自扶養他,母親什麼活都要干,頭發早早就染上白霜,可是這依然不減她的美麗,引得村里的二流子常常半夜來光顧他們家,母親經常是嚇得整夜都不敢合眼,直到他長大才好一些,他本想著只要他長大了就能讓母親過得舒服,可是母親卻等不到那一天了,在他十二歲的時候就因操勞過度而病死,母親臨死前一直放不下地就是他,擔心他一個人該怎麼辦?還讓他去找父親,並讓他不要怨恨父親!

    可是他怎麼能不恨,怎麼能不怨?他曾經偷偷扒火車去了京都,遠遠看見了段建國一家三口手拉手逛街,他的妻子打扮得富貴榮華,他們的女兒穿得跟公主一樣,而他卻依靠乞討為生,母親早亡,段志飛被眼前幸福的一家刺痛了雙眼,不再看下去,毅然回了y省,從此再沒有踏足過京都一步。他去了孤兒院,努力地學習,在填報大學志願時,不假思索寫了公安大學,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麼心理,也許是想讓段家看到,不靠你們段家,他段志飛也能過得很好。

    現在想來,他真是傻子,段家欠他和母親的,他都要一一討回來,段家不是想讓他認祖歸宗嗎?那麼便讓段家拿出誠意來吧!

    肖楚楚笑盈盈地走進來道︰“恭喜啊,段隊,不,應該稱呼段副局了!”肖楚楚仍然如同從前一樣爽利大方,但段志飛知道這個女人心思深沉,這次她的算盤落了空,心里不定怎麼恨呢!可她卻依然還能當沒發生什麼事一樣來道喜,段志飛不由高看了肖楚楚幾分,心生警惕,能屈能升,不愧是個厲害角色!

    “同喜同喜,小肖,以後大頭那里要可靠你多配合他了!”段志飛也做著表面功夫,到了這地步,他和肖楚楚想要和平相處那是不可能了,最多也就是表面客氣罷了。

    “那是一定的,我絕對會好好配合雷隊的。”肖楚楚依然笑得很愉悅,仿佛之前那個氣急敗壞的人是別人一般,只不過在“好好”二字上她加重了語氣。

    “嗯,這樣就好!”段志飛也不欲多說,端起了茶杯送客,肖楚楚見狀也就告辭離開。

    段志飛和肖楚楚的相愛相殺莫莉是一點也不知情,現在她正在流芳美發店做頭發,流芳店是z省有名的美發聯鎖店,和肖楚楚母親的天姿美容會所並稱為z省女人的兩大最愛。

    莫莉的頭發漸漸長起來,不長不短的,正是最難打理的時候,沒辦法,她只得辦了張會員卡,來美發店讓專業的發型師打理,流芳是于姐向她推薦的,不得不說,專業的水準就是不錯,莫莉的頭發在她的發型師手里非常听話,不一會兒就幫莫莉做好了一個甜美的韓式發型,很配她今天穿的這身寶藍韓版大衣。

    “小杰,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莫莉對鏡中的發型很滿意,不吝表揚起了發型師陳杰,說起來小杰和她也算有緣,當初莫莉第一次來流芳時,因于姐是老板的好友,店長很熱情,推薦讓店內最好的發型大師阿飛幫她打理,可不知是否因為做的時間長,總感覺那個阿飛做出來的發型很俗,也有點夸張,莫莉不喜歡,她無意中發現了站在後面怯生生的陳杰,是個很清秀的男孩,頭發是清爽的短發,打扮得也很樸素,不像其他的發型師總是怎麼夸張怎麼打扮,頭上至少得有五種顏色,好像不那樣做就對不起發型師這個稱號似的。

    莫莉第一眼就對陳杰很有好感,是個很干淨的男孩,于是鬼使神差地她便指了這個男孩給她做發型,店長當然是極力拒絕,這個陳杰剛從學校出來,哪會做什麼發型啊?可別得罪客人了。而莫莉不知怎麼的,那天就指定讓小杰給她做頭發了,並還說如果做得不好,她也不會怪你們店的,店長這才勉強同意讓小杰上場。

    陳杰欣喜若狂地走上前來為莫莉做頭發,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上手的機會,平時只要他一動手,阿飛就會呵斥他,不讓他替客人做頭發,只讓他做做洗頭吹風的雜事。現在能夠有這機會,他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他滿懷感激地看了莫莉一眼,全心全意地為莫莉做了個非常漂亮地發型,很適合她當時的裝扮,莫莉一眼就喜歡上了,並且當即指定以後她的頭發就都由這個叫小杰的男孩打理了。

    邊上的發型大師阿飛悻悻地離開了,其實他一早就看出了小杰的潛力,因著害怕被小杰壓下去,這才一直打壓他,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如此好運,就這都能出頭。莫莉似笑非笑地看了阿飛一眼,像阿飛這種人其實是很可悲的,長江後浪推前浪,你不可能永遠是第一,與其打壓倒還不如交好,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

    店長也很詫異,她原本以為小杰真是如阿飛說的那樣笨手笨腳,沒想到竟然還有如此手藝,雖然手法還有些生澀,但是勝在創意很新,還很會抓住客人的特點,以她在美發這行多年的經驗看來,小杰這男孩不出幾年,必將成為首屈一指的發型大師。她隱晦地看了阿飛一眼,看來以後不可以太過于相信阿飛,店里的學徒她還得親自考核才是。

    自此之後,小杰就成了莫莉的專屬發型師,由于他的手藝確實不錯,後來店里的好些客人也都指定讓小杰做頭發,一時間小杰成了流芳店炙手可熱的發型師,但是每次莫莉來做頭發,小杰都會十分用心,給莫莉打理得十分漂亮,因此莫莉更加欣賞這個男孩了,一個懂得感恩的人總是讓人尊敬的。

    “莉姐,你就別取笑我了,要不是你,我哪會有今天啊!”小杰其實是個很害羞的男孩,很多女客人都喜歡逗他,每次都把他逗得面紅耳赤。

    “你可別這麼說,主要還是你自己有真本事,要不然誰也幫不了你。你要是真感激我,以後要是成了國際知名的大師,可別擺譜不給我做頭發啊!”莫莉開玩笑地道。

    哪知莫莉一語成讖,若干年後小杰果真成了國際聞名的大師,很多大明星想要找他做頭發都得預約,但是每次莫莉有需要,他都會趕來給莫莉做頭發,有時候莫莉不好意思麻煩小杰,就找了別人做,小杰知道後就會很生氣,但小杰老是這麼跑來跑去,她看著也挺心疼,後來莫莉勸著讓小杰培養個徒弟出來,小杰這才做罷,實在也是他成名後太忙了。

    小杰給莫莉做最後的修尾,“莉姐,你的發質真好,又黑又柔順。”小杰是真心夸贊,莫莉的頭發是他見過的最好的發質了。

    “那是因為我從來不染頭發燙頭發啊,就是洗發水都是用天然的。”莫莉說的是實話,也引起了周圍一些客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