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六十八章 藥丸

第六十八章 藥丸

    莫莉跑到露台上割了把韭菜,摘了幾根蔥,便回到廚房準備午飯,她在廚房叮當當一陣忙,一小時不到便準備好了五菜一湯,紅燒肉、肉沫茄子、清蒸大閘蟹、冬筍炒肉絲、韭菜炒雞蛋、排骨鮮藕湯,每碗菜都是用大盤子裝的,分量足足的,夠她們三人吃了。

    莫莉將菜一一捧了出去,在桌子上擺好,開玩笑道︰“開吃了!馬姐,多吃點紅燒肉,你不是饞了十幾年了嗎?”

    早就被廚房里的香氣引得肚子咕嚕叫的馬艷麗哪還會客氣,忙夾了一塊晶瑩剔透、油光發亮、肥瘦相間的紅燒肉阿嗚一口吃進嘴里,“真好吃啊!”肉汁在嘴里飛射,馬艷麗享受著這久違的肉味,滿足地感慨。

    吃東西也是會傳染的,被莫莉和馬艷麗兩人肆無忌憚的吃法感染,本還有些端著的舒敏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吃了起來,莫莉將大閘蟹每人分了一個,她是照著人頭蒸的,空間里的大閘蟹個頭十足,只只都有四五兩重,一個人吃一只剛剛好,韓簡就極愛這蟹,這段時間她經常蒸幾個吃。

    馬艷麗將蟹殼掀開,露出了滿滿泛著油光的黃膏,“真肥啊!小莫,我怎麼覺得你家吃的東西就是比別人家的要好呢!”韓簡早就教過她,若是有人懷疑,就說這些好東西都是他弄來的。

    舒敏嫻在一旁暗暗點頭,小莫老公如果真是那位鐘家外孫,那倒有確是能弄來這些稀奇東西。

    三人慢慢地吃著,居然將桌上的菜吃得差不多,馬艷麗滿足地打著飽嗝,吃飽了的感覺就是好啊!她看著桌上的殘羹剩菜,覺得和小莫的關系又進了一步,老話不是說“感情都是吃出來的”,她實在是憋的不行,再說莫莉也不是那種矯情的人,便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小莫,照理說,你不應該住在這種小區里的啊,你可別跟我說你沒錢,你那部車可都能買這房子幾套了。”

    “我老公說住在這里挺舒服的,而且他不想換來換去,再說我在這里住了這麼多年,有感情了,懶得換房子。”莫莉解釋道。

    她以前也對韓簡建議是否換套別墅住,她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想著怕韓簡住著委屈,可人家韓簡更不在乎,也許是因為有著戒指的緣故,他向來對于住房很隨便,只要有張床就行,一點都不符合他王子的高貴身份,後來又有了莫莉的空間,晚上睡覺他們基本上都是進空間睡的,就更不在乎住哪了,莫莉見韓簡是真不在乎,她也就不換了,說真的她還是挺喜歡住這里的。

    “這里舒服倒是真的,我感覺我的咽喉炎都好了許多。”舒敏嫻以前是中學老師,每天吃粉筆灰和說話,有很嚴重的咽喉炎,這也是她和老公大多時候呆在s市的緣故,s市的氣候溫暖,空氣質量不錯,有利于治療她的咽喉炎,她是真的覺得到了莫莉家後咽喉沒有以往那麼干澀腫痛,舒服了好多。

    “舒姐,你有咽喉炎啊?要不你吃吃我老公做的藥丸吧,你放心,我老公做的藥丸很靈的。”韓簡的中醫水平其實比西醫水平還要高,因為戒指里有許多醫書,所以他從小就研究中醫,水平比那些所謂的名醫可要高多了,韓簡很喜歡自己做藥丸,晚上在空間里因為時間充裕,他做了不少藥丸,治各種各樣病的藥丸都有,莫莉記得其中就有治咽喉炎的。

    因著韓簡的這一愛好,莫莉專門在空間里空了一塊地出來給韓簡種藥材,還有空間藏書室里的醫書也全給了他,現在韓簡的水平更是提升了不少,一般的毛病對他來說基本是小兒科了。

    “真的,那可真要麻煩小莫你了,對了你老公叫……”舒敏嫻的咽喉炎折磨了她許多年,找了許多名醫都無法斷根,現在听莫莉這麼說,不管有沒有用,試試總是無妨的,她的直覺告訴她應該相信莫莉。

    “我老公叫韓簡,是s市醫院腦外科的醫生,你們別看他是外科醫生,可是他中醫水平也很高的。”莫莉言語間滿是驕傲。

    舒敏嫻听莫莉這麼一說,她也就確定莫莉說的老公正是那位神秘的王子,老公說他的中文名字正是叫韓簡,醫術很高明,她不禁升起了一絲希望,也許她的病真能治好呢!

    莫莉起身假裝回房間拿藥丸,韓簡把藥丸分得很細,她一眼就能認出來,藥丸並不大,大約黃豆大小,莫莉想想便用小魚吃的魚肝油瓶裝了半瓶,她將瓶子拿著來到客廳,遞給舒敏嫻,道︰“一天一顆,就這麼含在嘴里,不拘什麼時候吃都行。”

    舒敏嫻旋開瓶蓋,一陣藥香撲鼻而來,香氣涌入喉嚨時,感覺絲絲涼氣,舒敏嫻不假思索地便倒了一顆吃進嘴里,藥丸入口即化,喉間頓時一片清涼,說不出來的舒服。

    舒敏嫻自從得了咽喉炎後,喉嚨就沒這麼舒服過,“小莫,你老公的藥真靈了,我這一吃下去立刻就覺得好多了!”舒敏嫻驚喜地說道。

    “靈吧,我都說我老公醫術高明了!”莫莉听別人夸韓簡比夸自己都要開心。

    “真這麼靈?要不也給我一顆嘗嘗!”馬艷麗在一邊看得心癢癢的,什麼靈丹妙藥啊?

    莫莉白了她一眼,“你又沒有咽喉炎,吃什麼藥啊?”這個馬姐也真可愛,藥也眼饞的。

    馬艷麗訕訕地笑了,她總覺得莫莉拿出來的都是好吃的,這不一下子忘記那是藥了。

    莫莉把桌子收拾好,泡了消食茶,三人便來到露台小坐一會兒。看著露台上郁郁蔥蔥的菜園,舒敏嫻感概地道︰“真是好一個都市田園啊,小莫,看到你這菜園,我都想在家里開一塊地種菜了!”

    “我可沒那閑情逸致,以後想吃了就去你們兩家吃好了。”馬艷麗笑著說。

    三人說說笑笑,時間過得很快,眼看著就到2點了,馬艷麗3點要去參加市婦聯舉辦的聚會,舒敏嫻也要參加,莫莉將收拾好的肉干、點心、皂莢、木槿葉包了很大一包,舒敏嫻那里還有一小包調料,並將皂莢和木槿葉的使用方法告知兩位。

    馬艷麗開玩笑道︰“咱們這真是吃了還兜著走了!”三人相互留下了聯系方式,舒敏嫻和馬艷麗便告辭離開。

    莫莉送走了兩位客人,去廚房把碗筷洗了,今天韓簡去省里參加一個會診,得明天才能回家,兩人還是第一次分開這麼長時間,這段時間習慣了韓簡的陪伴,莫莉有點不適應韓簡的離開,不過他們兩人可以在空間里見面,晚上韓簡肯定會進空間的。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莫莉拿起手機,是吳翰文來的,吳哥可是很少打電話來的,莫莉心生疑竇,“喂,吳哥啊,有事嗎?”

    吳翰文先是客套了幾句,然後便直奔主題道︰“小莫,我一個朋友遇上了點麻煩,找了很多高人都沒用,我想問問你有沒有辦法?”

    吳翰文在電話里大概說了他朋友的事,他朋友也是做生意的,近一個月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晚上總是睡不好覺,噩夢連連,就算吃安眠藥也沒用,不到一個月,身材高大的魁梧漢子就瘦的脫了形,風一吹都會倒似的。他朋友听了別人建議,去找了幾個道士,可是都毫無用處,晚上依然做噩夢,吳翰文得知後當即便想到了莫莉,不過他也不敢打包票,所以先打個電話來問問,若是能行的話,也算是救人一命了,要知道他朋友可是連遺書都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