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六十九章 陰蛇地

第六十九章 陰蛇地

    莫莉一听便明白吳哥的朋友是被冤魂給纏著了,可是這種冤魂一般七日之內就必須趕赴陰界去輪回,就算是心願未了滯留在陽界,力量也是很弱的,一般人身上的陽氣足夠抵抗了,除非是身體極差之人,可是按照吳哥的說法,他朋友是個魁梧漢子,應該陽氣很足才是,不應該會被冤魂纏身啊!莫非………

    莫莉想到了一種可能,回復道︰“我得去看看你朋友的具體情況,現在說不好!”

    吳翰文听了高興極了,莫莉是個做事說話留三分的人,她沒有一下子回絕就說明還是有把握的,否則就直接說不會了。吳翰文本想來接莫莉,被她拒絕了,問清他朋友的地址,原來是城東的一個別墅區,那里是s市開發得較早的高檔別墅區,開車過去也就二十分鐘的事,她讓吳哥在小區門口接她,便準備了一些東西出發了。

    因走的環線,車流量沒那麼多,莫莉開車很快便來到了小區大門,遠遠便看見了吳翰文站在那里東張西望,莫莉按了幾下喇叭,探頭和他打招呼。吳翰文走過來拉開車門,坐上來道︰“小莫,換車了,這車不錯!舒服。”他打量著車里舒適奢華的布置,極其滿意,考慮著也弄輛輝騰開開。

    “這是韓簡的車,我那部他在開呢!”莫莉解釋道。

    對于莫莉的閃電結婚吳翰文兩夫妻是真的覺得很驚訝,不過後來見到韓簡本人後,真心為莫莉感到高興,韓簡這種人一看就是不輕易動情的人,一旦愛上一個人,則一定會對她很好,從韓簡看莫莉的眼神就能看出來有多愛小莫了。

    吳翰文朋友家在別墅區最里面,這座小區當時造的時候正提倡依山而居,整個別墅區造在一座山腳下,這座山不高,蜿蜒起伏,有點像一條大蛇,當地人稱之為小龍山,而吳哥朋友的別墅恰恰就位于蛇頭位置,孤零零的一座別墅突兀地矗在那兒,看著有點刺目。

    “你朋友怎麼買到這麼里面的房子?也太偏了點。”莫莉隱晦地問道。

    “小莫你也這麼認為?當初買房時我就勸過他,讓他別買這棟,可他偏偏不听,還說這里山最高,以後有靠背山,而且他也不知道從哪听來的,說這里是龍頭,能旺家。”吳翰文難得有些激動,他這個朋友是個固執性子,決定一件事情,十頭牛也拉不回來,而且這人私生活還有點亂,外面的情人數也數不清,因此很多朋友疏遠了他。

    吳翰文因為當初剛下海時,這位朋友幫了他很大的忙,也讓他能夠起死回生,將公司發展到如今,所以他雖然對朋友的生活方式不敢苟同,但卻一直記著當初的恩情,對朋友的生意多有照顧,否則朋友的公司早就撐不下去了。

    現在听莫莉這麼說,想來是這棟房子有什麼問題了?他忙又問道︰“是不是這房子有什麼問題啊?”

    莫莉搖了搖頭,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她現在也不好下定論,不過這棟房子的確有問題,正處在整座山陰氣最盛的位置,其實這山雖名叫小龍山,但卻並不是真龍,而是神卜門書上所記載的陰蛇地,世人很多人都會把它誤認為小龍,以為是個旺家旺人丁的福地。

    其實不然,這種陰蛇地陰氣最盛,普通人居住在此輕則會影響身體,重則會影響子嗣,除非是陽氣極旺之人才可不受影響,這陰氣也是有點欺軟怕硬的,比它厲害的就逃得遠點,比它弱的就可著勁折騰,不出意外地話,這座別墅區搬進來之後出生的孩子應該大部分是女孩,莫莉輕輕地詢問了吳哥。

    吳翰文佩服地看著莫莉,“小莫,你真厲害,這都能猜到,這里搬進來的住戶十之**都生的千金,有人還給這小區改了個名字說應該叫千金區!”他朋友就是生的千金,也是搬進來後生的,比她家菲菲小兩歲,挺可愛的一姑娘,就是身體不好,大概也是因此他朋友著了魔般要生兒子,老婆因為生女兒時傷了身體,就去外面找,胡天海地,愣是沒折騰出個兒子來。

    莫莉笑而不答,吳哥的答復讓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那麼吳哥朋友的麻煩她也就有七分把握了。至于吳哥的問題,這種玄學一事就連她也是因為有了神卜門的傳承才能明白,可也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而且就算她說給吳哥听他也听不明白,莫莉避而問道︰“他的妻子和女兒身體應該不好吧,你朋友這些年的生意應該也不順吧?”

    吳哥朋友正處在蛇頭位置,正是整個陰蛇地陰氣最盛之地,按道理他朋友應該早就病魔纏身了,可听吳哥說他朋友身體一直很好,也就是這一個月才跨下去的,看來吳哥的朋友應該是那種陽氣極旺之人,陰氣近不了他的身,就只能去影響他身邊的親人和事業了。

    “對對對,小莫你真神了,我朋友老婆生了孩子後就身體不好,家務都做不來,他女兒也是,生出來到現在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在醫院里的,他老婆自己都動不來,可以說孩子是我朋友一手弄大的,既當爹又當媽的,也真難為他了!”吳翰文之所以願意和這朋友處下去,除了以前的恩情外,其實那點恩情他早就還了,最主要還是他朋友雖說私生活混亂,但對女兒是真好,女兒的生活起居從不假手他人,都是朋友一手包了,吳翰文一向認為,一個愛孩子並有責任心的父親也一定是個能夠深交的朋友,也許朋友他這麼做也是有苦衷的吧!吳翰文在心里為朋友找理由,畢竟他以前並不是這樣的,也是一個顧家愛妻的好男人呢!

    莫莉基本上已經確定吳哥朋友的麻煩是怎麼來的了,應該是他朋友做下了孽,報應在他身上了,而且這孽做得還不小,否則以他朋友陽氣旺盛的體質也不會中招了。可是听吳哥說起來他朋友不像是窮凶極惡之人,再說如果他朋友真是那種惡人,吳哥也不會和他交朋友了,莫莉還是很相信吳哥的眼光的,她有些想不明白了,還是見了本人再說吧。

    兩人很快就到了吳哥朋友家,大門是開著的,一個體型縴弱臉色蒼白的中年女人搖搖欲墜地迎了上來,女人面貌清秀,如果不是太過于憔悴,也算是一個美女,她眼楮紅紅的,她旁邊的是一個個子嬌小的小姑娘,和媽媽長得很像,但也同樣臉色慘白,眼楮紅腫,看來這娘倆剛剛痛哭過。

    吳翰文瞧著這病殃殃的娘倆,忙上前扶著,心里嘆了口氣,也真是難為他朋友了,守著這麼兩個病秧子,還能每天開開心心的,真是不容易,要是他朋友真熬不過去,剩下這娘倆,………吳翰文想都不敢想下去。

    “吳哥,老劉他連起床都起不來了,怎麼會這樣?老劉的身體一向都很好的啊,都是我這個不爭氣的身體拖累了他,為什麼出事的不是我啊?老劉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嬌嬌還這麼小,可怎麼辦啊?”女人說著說著就痛哭起來,她本就不是個堅強的性格,這些年纏綿病榻,更是把她養成了個林妹妹,現在家里的頂梁柱要倒了,她哪還撐得住,就這麼不管不顧地大哭起來,她旁邊的小姑娘倒還很理智,雖然很傷心,但還是不斷勸慰著媽媽。

    吳翰文欣慰地看著朋友老劉的女兒嬌嬌,他朋友姓劉,叫劉金山,女兒小名叫嬌嬌,是老劉親自取的,說要把閨女養得嬌嬌的,不過現在看來嬌嬌雖然身體不好,但應該是個堅強的女孩,不像她媽整個就是個水做的,一點事也禁不住,還比不上個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