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七十三章 投胎

第七十三章 投胎

    老劉將玉扣遞給莫大師,心里有了一絲懷疑,難道是這玉扣不對?可這玉扣他都戴了四十多年,身體一直都壯得跟牛似的,就連感冒都沒有過,他一直都認為是這塊玉扣在保佑自己呢!

    莫莉接過玉扣,手指踫到溫潤的玉扣表面,一絲冷氣滲入指尖,好陰寒!莫莉忙運用靈力在全身運行,這才感覺好受一些,心里不覺疑惑,這麼冰的玉扣老劉怎麼能吃得消貼身佩戴?他就不怕冰嗎?

    “你戴這塊玉扣不覺得冰嗎?”莫莉忍不住詢問。

    “不冰啊!不過本來應該是暖暖的,可是這幾年也不知是怎麼了,感覺越來越涼,沒有以前那種暖和的感覺了。”老劉也覺得奇怪,這玉扣他特意找專家咨詢過的,是塊暖玉,市場上已經不大有得見了,實在是塊好東西,現在這玉不暖了,他還有些擔心會不會是壞了,想等身體好了再去找那專家看看呢,可是這一病就拖到了現在……

    莫莉想了想倒是明白了,老劉這人是極少見的陽氣旺足之人,這玉上的陰氣對他來說影響並沒有普通人那麼大,這就好比同是一台電風扇,天氣涼快的時候吹風,怕熱的人感覺只是有點涼爽,而怕冷的人卻凍得發抖,這兩者道理是一樣的。

    吳翰文听了不禁大為好奇,于是他伸手將玉扣握著,“好冰!”突兀的冰寒令吳翰文差點將手上的玉扣甩掉,幸好還有一絲理智,知道這玉扣價值不斐,緊緊地抓著,不停地打著擺子。

    莫莉忙反應過來,將玉扣拿了回來,並握著他的手,輸入一絲靈力,吳翰文感到一股暖流從手心涌向全身,頓時就暖和多了,他感激地朝莫莉笑笑,心有余悸。

    老劉見到老吳如此表現,不禁大為奇怪,他不信邪地將玉扣握在手里,涼絲絲的,不冰啊!可是剛才老吳樣子就像是握了個冰塊一樣,怎麼回事?

    見三個好奇寶寶一般的表情,莫莉解釋道︰“這玉扣里住了那九個鬼嬰,所以才會如此陰寒。”

    老劉嚇得把玉扣甩了出去,幸好他是在床邊上,玉扣正好掉在了床上,才沒被摔碎,否則老劉又得嚇掉半條命了,這可是他的命根子。按照奶奶的說法,玉在人在,玉亡人亡,老劉想著還是把床上的玉扣撿回來,但又害怕里面的鬼嬰,在撿與不撿之間,老劉不斷地糾結。

    “你都和這九只鬼嬰一起呆了那麼多年了,有什麼好害怕的?”莫莉出言諷刺,看著跟牛似的,膽子卻跟老鼠一樣。

    老劉想想也是,他心一橫,從床上撿起玉扣,反正莫大師在這里,總不會看著他去死吧!

    “小莫,我最近也看了些書,上面說像老劉這樣的玉也算是靈物了,照道理鬼是進不去的呀?難道是那九只鬼太厲害了?”吳翰文說出心里的疑惑。

    “劉先生的玉扣的確是難得的好玉,而且他本身也是難得的陽氣旺足之人,有這兩樣,鬼靈冤魂就算是看見他也是要逃的。”莫莉道。

    “那老劉怎麼還會……”吳翰文越听越不明白了,照小莫的說法,老劉這人鬼見鬼怕,那怎麼還會變成這樣的。老劉直接是听得暈乎乎的,大師說話咋這麼高深呢?

    “你幾年前是不是讓玉扣沾了你的血?”莫莉極肯定地問道,老劉的玉扣本是好東西,若不是沾了血,那九只鬼嬰也不會趁虛而入,老劉也不會有此一劫。

    “沾血?”老劉喃喃地說著,似是想不起來有這回事,過了會兒他眼楮亮了亮,“是的,那是幾年前的事了,當時我出了車禍,受了點皮外傷,有點血沾在了玉扣上,老劉又想起來,似乎玉扣變涼就是從那次車禍之後不久開始的,“難道這血沾不得?”老劉不知不覺地問了出來。

    “本來沾點血是沒事的,可是你不該在玉扣沾血之後不久就去打胎,打下的胎兒怨氣極重,本來她不出七日就會灰飛煙滅,可是正踫上你的玉扣上有她血脈至親的血,于是胎兒便潛入玉扣中休養生息,再加上你住的這地方陰氣極重,最是適合鬼胎生存,慢慢鬼嬰魂魄凝實,越來越強大,待集合了九只後,鬼嬰的怨氣到達了頂點,于是便潛入你的夢中報復于你。”莫莉簡單地說明了下。

    這老劉的運氣說差吧也算是極差了,買房子千挑萬選挑了個陰蛇地,還是蛇頭位置;但是說他運氣好吧也挺好的,他本身是陽氣極旺之人,再加上身上有這塊滋養身體的古玉,若不是因為這次事情湊巧都撞上了,也許他一輩子都會健健康康無疾而終的,只不過他的妻子和女兒卻都會是短壽之人。

    “我這住的地方怎麼了?怎麼會陰氣極重?”老劉總算是听懂了里面的一句“陰氣極重”,這他懂啊,陰氣重肯定不是好事啊,可是當時他請的沈大師不是說這個地方風水極好的嗎?

    “你家後面的山是陰蛇地,很多人會把它誤認為風水寶地,而你家正處于陰氣最盛的蛇頭位置,你妻子和女兒這些年之所以身體不好也是因為陰氣過重所致,而你因為有玉扣滋養加上本身陽氣過旺,所以才不會被影響,只消過你玉扣里的鬼嬰卻是極喜歡這種地方的。”莫莉只得揀些易懂的說了。

    老劉听了之後,眼神空洞,好半晌都沒有說話,最後終于痛苦失聲,是真正地痛哭,他悔得不行,恨不得跟跑去把那個什麼沈大師給砍了,他的嬌嬌本該和別的小姑娘一樣開開心心唱歌跳舞的,可是這十四年嬌嬌就只是打針吃藥了,連走路都不敢走快一點,他看著是真心疼啊,“嬌嬌,是爸爸對不起你啊!”

    “爸爸,這不怪你,你也不知道這地方不好的。”嬌嬌安慰著老劉,她是真沒覺得有什麼,十四年間不斷進出醫院吃藥打針,她的性格磨練得十分堅強,也比同齡人要懂事得多。

    “搬家,我們立刻就搬家,不住這了。”老劉抹了把眼淚,東西也不收拾就拉著女兒要離開這鬼地方。

    “你急什麼,問題還沒解決呢?就算是要搬家哪還差這麼一會兒功夫。”莫莉也懶得多說了,把老劉的玉扣拿了過來,打開天眼,對玉扣里的九只鬼嬰道︰“這人雖然對不起你們,可你們也害得他差點沒命,這一個月的罪也夠讓他記住教訓了,而且若是你們再繼續害人的話,那就真的不能轉世投胎了。”

    九只鬼嬰都不能說話,但是听還是能听懂莫莉的話的,她們都希冀地看著莫莉,若是真的能夠轉世投胎,她們誰願意呆在這個小玉扣里面啊!

    “我送你們去轉世投胎,好嗎?”莫莉笑眯眯地道,這九只鬼嬰白白胖胖的,看著萌萌噠,真是可愛的九只小鬼,雖然陰界是有規定,未見過光的鬼胎是不可以往生的,可是向來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神卜門就是其中翹楚,早就研究出了專門幫助這些鬼胎的“往生符”。

    鬼嬰使勁地點頭,眼楮亮亮地,嘴里哇哇地吹呼著,真是太好了,可以做人了。莫莉運用靈力,接連打出九張“往生符”,只見九道金光射入玉扣之中,瞬忽即沒,隨即房間內出現了九道祥合的白色光柱,房間里的人都能看見九個可愛的嬰兒歡快地從玉扣中跑了出來,撲向白色光柱,發出咯咯的笑聲,並還回頭對莫莉不停地招手示謝。

    老劉看向那九個嬰兒,眼楮里不斷地流出悔恨的眼淚,胎兒打下來不過是一團血肉,說實話他真沒什麼感覺,可是現在看到這九個活生生的嬰兒,他的心里就跟刀扎一樣,這些都是他的孩子啊,其中有個嬰兒長得和嬌嬌小時候一模一樣,他這都是做了什麼孽啊!老劉悔恨無比,雙手抱著頭痛苦地蹲在地上。

    嬌嬌輕輕地對著那九個嬰兒說道︰“一路走好,投個好!,妹妹們!”還有別怪爸爸,這是她在心里面默默地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