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七十四章 無情

第七十四章 無情

    光柱很快就帶著那九個嬰兒消失不見了,莫莉將已恢復如初的玉扣還給老劉,道︰“好了,那九只鬼嬰已經轉世投胎,你以後不會再做噩夢了,不過這里的房子你們還是早點搬走為好,再住下去你妻子和女兒的身體會越來越差的。”

    老劉站起身怔怔地接過玉扣,玉扣握在手心里暖洋洋的,“謝謝莫大師了!要不是你,我們一家……”說到最後,老劉已是哽咽,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莫莉坦然地接受了老劉的謝意,道︰“你還是好好地和女兒一起過日子吧,搬離了這里後,嬌嬌只要保持心情愉快,適當地鍛煉,身體就會慢慢好起來的,以後也會和正常的女孩一樣健康,不過劉夫人的身體最主要還是要看她自己了,若是再這麼哭哭啼啼下去,就算是搬了家,身體也會越來越差的。”

    說到劉夫人,莫莉的眉頭皺了皺,說實話,她是真不喜歡那個女人,真是一朵灌了氨水的白蓮花,一邊的吳翰文听到劉夫人時,也皺緊了眉頭,嬌嬌見到莫阿姨和吳伯伯的表情,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猶豫了許久,她還是將話咽了下去,算了,還是等吳伯伯和莫阿姨走了之後再和爸爸說吧。

    老劉見到老吳和大師的表情,再看到嬌嬌欲言又止,哪還不明白他那個老婆又做什麼腦殘事了,哎,當初真是瞎了眼了,怎麼就找了這麼個人才,除了掉眼淚就沒一樣能拿的出手的,讓她去演戲倒是挺好的,瓊瑤劇里的女演員都沒她這麼會哭。

    “我那老婆,哎,莫大師,您大人有大量,別把她說的話放心上!”老劉陪著笑說好話,至于老吳那里,多少年的朋友了,以後見面解釋的機會多的是。

    莫莉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和他們一一告辭,她得去學校接寶貝兒子了。莫莉走後不久,老劉向吳翰文詢問莫莉的價錢,吳翰文知道老劉這幾年生意並不好,家里有兩個藥罐子,再加上找女人那里花的錢也不少,他手上並沒有多少錢。

    吳翰文想了想道︰“莫大師和佩雅是好朋友,這次幫忙也是看在佩雅的面子上,不用出錢的。”吳翰文心里已經打算好這次的錢就由他出了,老劉也不容易,就別讓他為難了。

    老劉沒有說什麼,他當然明白老吳是故意這麼說的,只不過是因為莫大師的價格極高,知道他拿不出來,才為了照顧自己的面子這麼說的,老劉在心里暗暗發誓以後老吳就是他一輩子的生死兄弟了,今天老吳替他出的錢,他劉金山以後定要十倍還之。吳翰文也沒有料到今日的善舉為他今後的事業宏圖帶來了一位大將,為他沖鋒陷陣,披荊斬棘,一輩子對他忠心耿耿。

    吳翰文見事情解決,便也起身告辭,走之前,他想了又想,還是多嘴說了句︰“老劉,俗話說得好,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是站著一個能干賢惠的女人,你自己好好想想!”

    老劉待吳翰文走後,從嬌嬌口里知道了他那糊涂老婆做的腦殘事,他鐵青著臉,這些年一直飄搖不定的心終于定了下來,“嬌嬌,爸爸要和你媽媽離婚,你願意和爸爸一起還是……?”

    “爸爸,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嬌嬌一點也不驚訝父母的離婚,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老劉欣慰地笑了,摸了摸女兒的頭,開始收拾家里的東西,今晚說什麼也不能住在這了,至于那個腦殘女人,他會給她一筆錢,再加棟房子,只要她省著點花,別老是做些不切實際的事,這錢夠她花了。

    只不過以後嬌嬌就要和他一起過苦日子了,不過他劉金山本來就是白手起家的,現在不過是又回到了原點而已,最重要的是嬌嬌以後可以不用每天吃藥,不用一年有大半年住在醫院,放假了他還可以帶著女兒去外面玩,想到未來美好的生活,老劉全身都充滿了干勁,竟然還哼起了小曲,嬌嬌也不時和爸爸哼哼幾句,兩父女發出會心的笑聲,給這棟陰冷的房子帶來了陣陣暖意。

    在房間里呆了好一陣的劉夫人哭了良久,她才想起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丈夫,還有老吳和他帶來的漂亮女人,老吳還說是什麼大師,這話騙誰呢!劉夫人咬了咬嘴唇,不行,她不能待在這里,嬌嬌還小,根本就不懂得其中的厲害,要是金山真有個好歹的,他的財產只能是她和嬌嬌的,外面的那些女人一分錢都別想要。

    女人似打了雞血一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劉金山的房間走去,還沒走到房間就听見了父女倆的笑聲,她推開房門,見先前還跟個死人一樣的老劉,現在竟然能夠起床,而且還能利索的收拾東西,除了瘦點,和平常沒啥兩樣。

    老劉看見了站在門口的女人,心里一陣厭煩,這次生病也是有好處的,試出了這個女人的薄情寡義,以前她不管嬌嬌,他想著她的身體不好也不強求她,自己一個大男人既當爹又當媽地把女兒好不容易拉扯大,可是這次他躺著的一個月,就只看見她天天哭靈一樣的流眼淚,全靠了嬌嬌拖著病弱的身子照顧,她這個當老婆和媽的就在一旁看著,真是心冷。

    “老劉,你好了啊?”老劉和嬌嬌都不搭理她,女人只好訕訕地打招呼。

    “怎麼?我沒死你很失望?”老劉冷冷的說道。

    劉夫人的眼淚又要流下,“別嚎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哭,再好的運勢也被你給哭沒了!”老劉厲聲喝道。

    劉夫人的眼淚就這麼停留在眼眶里打著圈圈,可憐巴巴地看著老劉,老劉自然不會被打動,年輕時看著她的眼淚還覺得挺好看的,想著女人就得是水做的,那樣才有女人味,可是現在他看見女人的眼淚就膩歪,煩的不行。

    “正好你來了,我就和你說清楚,你也收拾收拾東西別住這了,這里我賣了,你可以先去住酒店,南門那套房子就給你了,你請個鐘點工搞搞衛生就能住,另外我再給你一百萬,你自己省著點花差不多夠了!”老劉沒跟女人解釋什麼陰氣的事,懶得費那個口水。

    “你這是什麼意思?”女人顫抖著聲音問道。

    “就是這個意思,我要和你散伙離婚。”

    “為什麼?是不是今天的女人,我就知道那個狐狸精不懷好意,她一來你病就好了,你得的是相思病吧?”女人的聲音尖利刺耳。

    “你真是不可理喻,懶得和你廢話,你說你一天到晚除了哭哭滴滴你還會干嘛?家里有你這麼個哭喪的,難怪我這幾年都不順,你這樣的老婆我可不敢要!”老劉瞪著眼楮說道。

    女人見老劉意志堅決,只好委屈地同意了,其實她和老劉的感情並不深,平時也是聚少離多,她想了想問道︰“你的公司怎麼說也有我一半吧?怎麼只給我一百萬呢?”

    老劉不怒反笑,這個女人到現在關心的也只是自己的利益,嬌嬌問都不問一聲,老劉摸摸嬌嬌的頭,安慰著女兒。

    “公司里還有幾百萬的債,要不分你一半?”老劉冷冷的說道。

    女人忙搖了搖頭,沒再問下去,老劉這幾年的生意不是很順,她也稍微知道一點,看來老劉是真沒錢了,離婚倒也不錯,省得以後還要幫著還債。她也不想想,家里的錢都是老劉掙得,她幫什麼幫!

    女人回去收拾東西了,從頭到尾她都沒有問起女兒一句,也許在她的心里,認為女兒就應該和爸爸一起吧,再說女兒和她也不親。

    老劉和嬌嬌冷冷地看著這個無心無意的女人離開,心里竟有一種解脫的感覺,終于不用整天面對眼淚汪汪的白蓮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