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七十五章 張耀華

第七十五章 張耀華

    莫莉剛從學校接出小魚和小綠,手機便傳來了短信提示聲,是吳哥轉來200萬的短信提醒,看來劉金山的錢是吳哥替他出的,吳哥對朋友也算是兩肋插刀了。

    晚上韓簡進了空間,兩人小別勝新婚,自然是先**做的事了,雲收雨歇,莫莉躺在韓簡的懷里,把今天給劉金山驅鬼的事說給了韓簡听,感嘆道︰“吳哥對朋友算是沒話說的,200萬二話不說就出了。老公,你說我要不要把這錢退一半回去?”

    “不用,你吳哥可不差你這一百萬,給你你就收著好了。”吳翰文這人他早就讓韓思查過,算是z省商人中的異類,做人做事都很有君子之風,他老婆于佩雅也是個溫婉正派的人,所以他也就沒有阻止莫莉和他們交往,要是換了那種心思奸詐之人,比如肖楚楚那種的,他可不放心心思簡單的老婆和他們打交道。

    “哦!”莫莉很听話,對于這種人際交往的事她向來不是太懂,只要听韓簡的就好。

    “還有哦,老公,我把你做的治咽喉炎的藥丸送了些給人,是我今天在美發店里認識的兩個新朋友,一個叫舒敏嫻,還有一個叫馬艷麗,都是很好相處的人。”莫莉想起給出去的藥丸,還是和老公報備一下。

    韓簡挑了挑眉,看來他不在家,小女人過得也挺充實的,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湊巧這兩個女人他正好都認識,當初來s市之前,他便讓韓思把s市有頭有臉的人都查了一下,這兩位正好榜上有名,都是在s市排得上號的人,尤其是舒敏嫻此人,在商界的名氣到並不大,主要還是看他老公張耀華的面子,但是舒敏嫻在教育界的名氣卻是極大的,甚至在國際上也是享譽盛名的。

    那個馬艷麗也是個很有故事的女人,娛樂圈轉行做生意的不少,可是像她如此成功的卻不我,馬艷麗此人做事雷厲風行,手腕強硬,魄力比男人還要足,在商場素有“鐵娘子”的稱號。這兩個女人都不是那種狡詐之徒,算是可交之輩,老婆的眼光還不錯,她多交幾個同性朋友也是好的,省得在家呆著無聊,“沒事,那些藥丸本就是做來玩的,你愛送誰就送誰,反正也吃不死人!”

    “老公!”莫莉嬌嗔了聲,哪有這樣說話的。

    “躺在老公懷里,還老想著別人,真該罰!”韓簡邪笑著,俯向懷中的女人,隨之,空間小房子里想起了女人的求饒聲,男人的低吼聲,一片春光和諧。

    s市南郊區

    在山腳下,有著一幢極清幽的別墅里,紅牆綠樹,通往別墅的大路兩旁還有著一片片空置的稻田,有些被勤勞的主人種上了綠油油的油菜,看著一片生機盎然。

    舒敏嫻參加完婦聯舉辦的聚會後和馬艷麗告辭,這次通過莫莉,兩人相互了解加深,彼此也多了個可以一起吃飯喝茶的朋友,也算是意外之喜了。不過最讓舒敏嫻開心的還是莫莉的藥丸,作為s市婦聯的榮譽會長,每年聚會她都要做開場發言,往年她講話時,旁邊都得準備一大杯綠茶,說幾句話就得喝上口水,要不然喉嚨就干澀難忍,今天她一口氣就把要說的話說完了,喉嚨卻仍然一片清涼,旁邊工作人員為她準備的茶水她一口都沒動,害得工作人員不停地檢查那水是不是有問題,否則為什麼平時最愛喝水的舒會長竟然一口都不喝,舒敏嫻難得地起了童心,也沒對工作人員說穿,讓他們瞎擔心了一場。

    舒敏嫻哼著歡快的小曲,邁著輕快的步伐穿過前花園,這幢別墅是老公張耀華親自設計並親自監工造成的,當初因著她的咽喉炎,老公放棄了進軍京都的大好機會,依然把嘉禾集團的大本營留在s市,並還特意買了市郊區的這塊地,建成這幢“南山居”,取“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意。

    張耀華正坐在客廳里看報紙,他現在基本上很少去公司,公司的大小事務都由總經理管理,他只要看看每個月的財務報表、簽簽重要文件、每個月召開一次管理人員會議就好了,空出來的時間他可以鍛煉鍛煉身體、陪陪老婆、種種花之類的,要不然也太辜負“南山居”這個名字了。

    “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張耀華看著如同小女孩般走進來的妻子,不禁太為驚訝,敏嫻一直以來都是比較溫婉穩重的人,像這種活潑的舉止可是很少見的。

    “耀華,你有沒有覺得我的聲音有什麼不一樣了?”舒敏嫻開心地問著老公,這些年為了她的咽喉炎老公也陪她受了不少罪,老公本是無辣不歡的人,可為了她放棄了吃辣,每天陪她吃清淡如水的飲食,還笑稱是養生之道,而且老公其實是京都本地人,卻陪她住在南方,本家只是過年時才回去一趟,公公婆婆背地里不少怨言,她也知道,不過老公從來不在她面前說,每次公公婆婆說她時,都是幫著她。

    張耀華這才發現妻子的聲音確實少了一絲沙啞,比平時多了一絲清脆,敏嫻曾經的聲音就跟冬天的蘿卜一樣,咯 咯 的,清脆爽口,後來為了再生個可愛的小公主,他和妻子都扔了鐵飯碗,他下海創業,妻子去私立學校教書。

    剛下海時,他雄心勃勃,不顧敏嫻的阻攔把家里的錢全投了進去,可沒想到一下子全賠了,還欠了十幾萬的外債,有一次他不在家,只有敏嫻和孩子在家,上門要債的人來勢洶洶,把孩子都嚇哭了,這時候平時膽小得連魚都不敢殺的敏嫻跑到廚房里拿出了菜刀,顫抖著手大聲地對要債的人說道︰“我們不是不還你們的錢,只是需要一個期限,我向你們保證,一年後就算我老公不還你們的錢,我舒敏嫻就算是賣血也會把這些錢還上,但是如果你們傷害了我的孩子,就算我把你們殺了也是正當防衛。”

    也許是被敏嫻的氣勢所嚇到,又也許是相信了敏嫻的保證,要債的人訕訕地走了,果真一年內都沒再登門,當他接到鄰居的電話趕回來時,卻見敏嫻依然和平時一樣和孩子一起說笑,笑容大大的,只是他從妻子不時顫抖的身體知道,她十分害怕,可是為了孩子她卻表現得比平時還要開心,撫慰孩子被嚇到的心靈,他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加入到和孩子一起的互動中,但是這一幕卻永遠都留在他的心里。

    在他功成名就後不是沒有經受過誘惑,他也不是沒有過動心,面對年輕美好的身體,那些說不動心的男人肯定是說假話,可是每當他想要跨出那一步時,眼前總會浮現出敏嫻當時顫抖著瘦弱的身體笑得像太陽花一般的模樣,他的腿怎麼也跨不出去了。

    後來敏嫻毅然賣了他們住的房子,還了外債,然後她不斷接私活,敏嫻是教英語的,很受歡迎,夜校、家教、公司培訓,只要有錢掙她都去上課,有時候一天要上十來節課,幾乎是從早到晚都沒有休息過,原本清脆好听的聲音也慢慢變得嘶啞枯澀,就這樣艱苦了幾年,他們慢慢創立了嘉禾集團,敏嫻也一手建立了嘉禾學校。

    “好像是好听了不少?沒以前那麼啞了?怎麼回事?”張耀華也很驚喜,敏嫻的喉嚨一直是他的心病,求了很多名醫都是治標不治本,現在能夠好起來,他比妻子還要開心。

    “我今天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叫莫莉,她老公你也認識的,就是那個京都神秘的鐘家外孫,這個藥丸就是莫莉送給我的,說是她老公自己做的,我中午吃了一顆,一下午都覺得喉嚨好舒服。”舒敏嫻把包里的瓶子拿出來給老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