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七十八章

七十八章

    肖楚楚在辦公室坐著,腦子里如同亂麻一般,是不是她打開的方式不對,為什麼和她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她肖楚楚這些年就沒有這麼狼狽過!听到外面宋阿姨繪聲繪色的演講,她面上浮現冷笑,“真是我的好宋阿姨啊,吃了我這麼多好處,還想背後砍我一刀,做夢!”肖楚楚原本青春漂亮的臉在陰影下變得扭曲,竟有些面目可憎起來。

    過了好一會,肖楚楚恢復了冷靜,臉上的慌亂一點也看不見,依然還是平時爽朗大方的模樣,不得不說,肖楚楚的心理素質確實是極好的,如果她遇上的對手不是大神相助的莫莉,恐怕早就可以高唱“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了。

    肖楚楚知道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加緊消除莫莉帶來的負面影響,要知道政府部門最忌諱的就是這種生活作風問題,這次若是處理不好,以後別說升職,恐怕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雖然沒了這份工作,她可以去母親吳女士的店里幫忙,可是她想要的並不是這樣的結果,她不喜歡管理公司,雖然母親的公司她也想要,可她更喜歡權力,等她有了足夠大的權力,令她母親也得忌憚她時,那時母親的所有財產不都是她的了!至于管理公司只要有錢還怕請不到人嗎?沒錯,肖楚楚的野心確實不小,權力金錢一個都不放過,吳文麗女士對女兒的教育是太成功還是太失敗,這也只有天知道了。

    肖楚楚當初之所以選擇警察這個女孩不適合的工作,其中的原因是她心中最深的秘密,當初她讀高中時的暗戀對象是學校的男神,比她高兩屆,肖楚楚當時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長得漂亮,家世不凡,性格又好,在學校里男女通吃。那時的肖楚楚因為年輕,對愛情還有憧憬,她主動出擊對男神表白了,可男神卻拒絕了她,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肖楚楚也認識他的女朋友,是個清秀溫柔的普通女孩,沒有一樣比自己強的,心有不甘的肖楚楚還沒來得及出手,男神就畢業了,讀了公安大學,這件事一直是肖楚楚心中的一道刺,被她視為奇恥大辱。

    兩年後肖楚楚考大學填報志願時,她毫不猶豫地填了公安大學,剛開始可能是為了那心中的不甘吧,不過後來她倒也有了幾分興趣,使出十八般手段,不到三十歲便成了市局副隊長,而那位男神畢業後去了s市轄下的一個縣級市公安局,大概是家里沒什麼路子吧,到現在還只是一個小警員,有次肖楚楚率隊去男神所在的地方辦案,負責接待的便是男神,看到自己曾經低聲下氣求愛過的男神現在只能恭恭敬敬地叫她肖隊長時,肖楚楚的心里別提有多爽了,幾年前一直憋著的那口郁氣終于一消而散,這種俯視他人的感覺確實不錯,尤其還是曾經拒絕過她的男人。

    當然,肖楚楚表現得還是很熱情的,她以關心老同學的口氣輕描淡寫地問起了男神曾經的女朋友,得知女朋友和他分手了,另找了個有錢但無貌的男人,男神如同大嬸一般憤憤不平地述說著女朋友的現實和低俗,曾經意氣風發英俊不凡的臉也變得平凡普通起來,肖楚楚突然覺得自己當年的眼光真是相當有問題,竟然會為了這麼個窩囊廢男人而傷心?真是年少無知!

    男人到現在還沒明白,社會和學校就是兩個世界,學校里談戀愛可以精神高于物質,可是進入社會後,那就是物質高于一切了,相貌好有什麼用?又不能當錢用,除非你去做鴨!

    更搞笑的是,那位男神同學見肖楚楚依然對他熱情友好,竟以為肖楚楚還喜歡著自己,三番兩次地主動聯系她,表示想和她深入發展,並還含蓄地表示想和肖楚楚近距離地談戀愛,肖楚楚當然沒搭理他,三言兩語便打發了。哼,真是自我感覺太好了,以為她肖楚楚會一直等著他呢!想要利用她當升職的跳板,真是天真!這些招數都是她玩剩下的。

    肖楚楚總結了這幾次慘敗的經歷,覺得還是太輕敵了,沒想到莫莉這賤人並不像她表現出的那般單純無心機,居然把韓簡籠絡得如此服帖听話,不過,莫莉你也別得意,以為我肖楚楚就只有這一招嗎,以後好戲還在後頭呢,你慢慢地等著吧!

    段志飛辦公室里,大頭口水四濺地把莫莉剛才的話重復了一遍,眉飛色舞道︰“老大,這次可是個好機會,生活作風問題可是硬傷,她肖楚楚這次可逃不掉了!”

    段志飛沉吟了半響,沒想到莫莉竟然這麼快就結婚了,更沒想到肖楚楚居然也看上了她老公,想來能讓肖楚楚費心思的男人應該不會是普通角色吧!

    大頭見老大半天沒動靜,以為他又心軟了,忙催促道︰“老大!”

    段志飛笑了笑,這個大頭還以為他跟以前一樣呢!既然搶了肖楚楚的升職機會,以肖楚楚的性格,那就注定了他們兩人的不死不休,現在有這麼個好機會,當然要好好利用了。他示意大頭附耳過來,和他密語了一番,大頭越听眼楮越亮,最後高興地領命而去。

    此時京都鐘家客廳里,鐘浩文正把幾張相片和紙拿給鐘老爺子看,老爺子雖然八十八了,可自從喝了韓簡送來的藥水後,眼不花,耳不聾,說話中氣比年輕人還要足。鐘浩文也是深有體會,他和玉英喝了一段時間後,明顯感覺到了好處,以前只要一變天他身上一些陳年舊傷總是會隱隱酸脹疼痛,可是現在卻好了許多,沒有以前那麼疼,玉英也是,以前困難時期落下的婦科病也好了許多,想來再喝一些時間,疼痛就會永遠消失了吧!至于浩武那里,想來效果也不會差了,也不知道易之從哪找來這麼神奇的藥水的?

    可是易之找的媳婦真是讓人捉急,不要說小妹了,就是他都覺得不好,一個離了婚的女人還帶了個七歲的兒子,雖說現在長得是挺漂亮的,可是這世上漂亮女人多了去了,比莫莉又漂亮家世又好的黃花大閨女大有人在,易之怎麼就偏偏要找個二婚的呢?真是鬼迷了心竊了。

    老爺子先拿起相片仔細端祥,相片是兩個女人,其中一張是個胖乎乎的年輕女人,長得還行,就是胖了點,另外一張是個年輕水靈的漂亮姑娘,看著就舒服,兩張相片上的人眉眼有些相似,應該是同一個人,不過這差別也太大了點。

    “怎麼回事?這女的是誰?”老爺子也沒去看那些資料,直接問老大。

    “爸,這相片上女的是易之的媳婦,叫莫莉,比易之小三歲。”鐘浩文老老實實地介紹著,那幾張資料挺詳細的,從莫莉出生到現在的事,除了莫莉空間練神卜門功法的事情外,幾乎都寫上去了。大家一定猜到了,這幾張資料正是肖楚楚花錢找人弄的,本來她還想送到**國王宮的,可實在是沒有渠道,只得先送到京都再說,反正只要韓簡外家知道了,**國的國王和王妃也差不多知道了。

    “女娃娃挺水靈的,易之眼光不錯!”老爺子挺喜歡這種莫莉這種鴨蛋臉的女娃,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瓜子臉,總覺得臉尖尖的沒福氣,像狐狸精一樣。若是世上的男人都如老爺子這樣的審美眼光,韓國的整容醫院肯定得倒閉一大半,而z國也會少了許多“錐子臉”。(題外話,對當前整容行業稍加置評)

    “相貌是不錯,可是這女孩是二婚,還帶了個7歲的兒子呢!”鐘浩文急了。

    老爺子一听是二婚,倒是沒說話,沉呤了許久,他倒是沒像老大那樣著急,女人一婚二婚實際上也沒啥區別,只要易之自個喜歡就成,至于還有個7歲兒子,在他老人家看來也沒啥大不了的,他鐘青山一輩子風里來血里去的,什麼沒見識過?有的時候人還是別太在意那些細枝末節,活得糊涂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