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八十一章

八十一章

    金局長咽了咽口水,他媽的,這小肖還真他媽的夠勁,看來今晚還得去小情兒那里泄泄火,什麼,你們說這形勢緊張,金局長表示顧不上了,還是泄火要緊,要不他可得憋死了。至于肖楚楚的事,可沒那麼容易辦,今天能吃上點豆腐已經不錯了,以後有機會再想辦法上了她身子,金局長也不是個善茬,當然不會白白任肖楚楚利用。

    莫莉當然不會知道,她的霉運符竟然成就了一對狗男女,不過她就算是知道了,也會對肖楚楚豎起大 福 餉蠢系吶6伎先盟校 媸怯泄恢乜諼叮br />
    莫莉此時正在網上訂購去海南的機票,韓簡過幾天回國,她也要準備和小魚一起出去玩了,這麼多年,他們娘倆還沒好好地出去玩過呢!這次可要好好地玩個過癮。菲菲本來也想跟著去的,可她要陪父母回老家過年,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讓小魚多拍些照片發到微信上,然後還要給她多帶些禮物,小魚當然是笑眯眯地表示好了,有時候看著這兩個相親相愛的小朋友,要不是兩者的年齡差得實在有些大,她和于姐都想結成親家了。

    鄉下莫家

    莫春生被莫莉的引雷符嚇過後,身體一直都沒好轉過,一個月有大半個月是躺在床上休息的,之前他雖說不怎麼干活,可是家里的二畝田幾分菜地都還在侍弄的,黃梅珍只要把家里的活干好就行了,空下來還能去寶貝大閨女那幫著干活帶外孫女兒。

    如今莫春生這一倒下,里里外外的活都壓在了黃梅珍頭上,還得一日三餐燒給莫春生吃,要不然就得挨揍,日子過得苦不堪言。有人可能會說,莫春生都起不來了,還打不過他麼?其實這就是黃梅珍骨子里的奴性作怪,在莫春生面前服從了幾十年,唯命是從已經刻在了她骨子里,她根本就不敢反抗,也不想反抗。也正是她心里對莫春生的恐懼更加促進了她對莫莉的恨,她在莫莉面前則一改往日的懦弱,變成了另一個莫春生,人啊,總是喜歡欺軟怕硬的。

    眼看著快過年了,可家里卻一點東西都沒準備,自己吃倒是啥都能行,可正月里客人來了總要擺幾碗葷菜呀!還有正月里走親戚總不能空著手去吧!家里一點錢都沒了,莫春生這一病,不光沒掙錢,還把以前存的一點錢都搭進去了。

    黃梅珍急得不行,莫春生是極愛面子的,這要讓他知道家里一點年貨都沒準備,又得罵人了!沒法子的黃梅珍只得跑到大女兒莫蘭那里借錢,莫蘭因為黃梅珍這兩個月都沒來幫她干活,正怨著呢!見老娘還來借錢,哪會肯!

    再說她手上也沒啥錢,前段時間女兒月月要學電子琴,老公康明同意了,讓佳佳問她拿錢去買,可是這些年老公給她的錢除了家里的開銷,都被她用來買衣服和首飾了,哪有錢剩啊!這下她傻眼了,只得老實說沒錢了,康明不相信,他每個月掙四五千,又住在農村,家里菜都是自家種的,除了女兒學校里要花點錢,他不抽煙不喝酒,衣服也不怎麼買,這些年他每個月都掙不少,他還以為怎麼說也存了十來萬了,那知老婆竟然說都花完了,錢都花哪去了?

    結果在挖出她衣櫃里一堆花花綠綠的衣服和抽屜里好幾根金項鏈金戒指後,康明鐵青著臉出了門,從爹娘那借了錢給佳佳買電子琴,不過從此以後工資就不給她了,交給了他爹娘管著,每個月就給她五百塊錢買菜和日用品。

    這兩個月可苦死她了,每天都得干活做家務,而且她已經有兩個月沒買過新衣服了,這讓早已習慣穿新衣服的莫蘭心里就如同千萬只螞蟻在爬一般難受。

    不過她向來嘴巴甜,就算不肯借錢也不會直接了當地說出來,莫蘭眼珠一轉,出了個主意,“媽,你不好去問莫莉要錢的?現在爸爸病的這麼厲害,你們兩個老年都過不下去了,她莫莉做女兒的不管不問,走到哪都沒有這道理的!”此時的莫蘭和黃梅珍都忘記了,莫蘭作為女兒之一,不也是不管不問的!甚至離娘家只有半小時的路,也沒見她上門看過莫春生一次。

    黃梅珍對上次的雷仍心有余悸︰“我倒是想去找那個死沒良心的要錢,可是上次那雷差點把我打死,你爸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

    “哎呀,那雷哪會老盯著你打的啊!再說現在都是冬天了,哪來的雷啊?”莫蘭巴不得老娘去找莫莉要錢,到時候她也好分點去買衣服。

    “那我明天就去找那個死東西?”黃梅珍被莫蘭說動了心思。

    “對,就得去找她,她做女兒的給媽錢花是天經地義的事!”莫蘭興奮得直拍大腿,仿佛已經看見自己穿著新衣服的場景。

    “飯燒好了沒?雞鴨豬喂了沒?”康明沉著臉走了進來,他已經在門口听了有一會了,對于黃梅珍這個岳母,他真是不要看,兩個女兒,一個當心肝寶貝,一個卻當成眼中釘肉中刺,小時候不養小女兒,現在小女兒有錢了,卻好意思上門要錢了?真是臉都不要,尤其是這餿主意還是莫蘭出的。

    康明面沉如水,當初結婚前他並不了解莫蘭這人,只是看著白白淨淨秀秀氣氣的,看對了眼,可沒想到居然是這麼個貨色,要不是為了佳佳,早和她離婚了!

    莫蘭忙慌手慌腳地去做飯喂雞鴨豬,去之前她還沒忘記教老娘,“去的時候要記得叫上舅舅去啊!”

    黃梅珍小心地和康明打招呼,急急忙忙地走了,對這個女婿她向來有點怕,如今黑著臉,她更怕了!

    康明走進女兒的房間,見月月正安安靜靜地做作業,露出欣慰的笑容,幸好月月不像她媽,讀書好又懂事還勤快,這段時間要不是月月幫著整理,家里早成了豬窩了。

    月月今年十二歲,長得比莫蘭好看,她是個聰穎早慧的孩子,心里很是心疼爸爸,每天辛辛苦苦下班回來不僅吃不上熱飯熱菜,還得干家里的活,有時候自己想要去幫著干,可爸爸卻總是不讓,說她只要讀好書就可以了,無奈的月月也只能放學後把家里打掃得干淨一點,讓爸爸回來看著也能舒服一些,媽媽實在是太懶了,可是花爸爸的錢卻一點都不手軟,兩個月前買電子琴的事讓月月記憶猶新,她對于莫蘭的懶惰和亂花錢一點也看不上。

    “爸爸,你還是和媽媽離婚吧!我和爸爸一起過!”月月對康明說道。

    康明沒想到女兒竟然會這麼說,他以為月月是被他剛才的黑臉給嚇著了,忙解釋道︰“月月,爸爸剛才不是凶你的。”

    “我知道,爸爸,是媽媽不好,她一點都不像別人家的媽媽,爸爸你還是和她離婚吧,我不想看你這麼辛苦了,爸爸,我心疼你!”月月說著說著就哭了,她是真心疼爸爸,有時候她看見爸爸腰疼的都直不起來,可還得給家里的菜地澆水除草,媽媽卻在里面玩電腦買衣服,一點都不知道心疼爸爸。

    康明看見女兒的淚水慌了,忙用粗糙的大手擦拭她的臉,安慰道︰“月月別哭,爸爸主要是擔心離婚了你在學校里被同學看不起,還有就是你媽在壞起碼還是你親媽,對你還是好的!”

    “不好,媽媽對我一點也不好,她就只顧著買衣服玩電腦,連衣服都是外婆洗的!”黃梅珍對這個外孫女倒是真心疼愛的,但也是愛屋及烏,因著是莫蘭的女兒,她才會疼她,但還是比不上莫蘭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