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八十八章

八十八章

    米蘭看馬艷麗等人的表現,哪還不明白,莫莉應當是很厲害的風水大師啊,她本身便對這些風水算命十分相信,當下對莫莉說的話堅信不疑,她立馬將三十萬轉入莫莉的賬戶中,沒想到這次來s市竟然還能認識一個風水大師,真是幸運極了。

    米蘭回京都後,立馬派私家偵探查了她身邊的女助理,這個女助理平時很得她的信任,專門負責她的生活起居,沒想到這一查就查出了大問題,女助理竟然和那個大佬有聯系,而且以前她很多被狗仔偷拍的相片都是這個女助理和那些八卦周刊做的交易,雖然無傷大雅,但是說明這個女助理是個貪利的小人,再想到莫莉說的一年內不可以在外面亂吃東西,米蘭哪還會不明白,她的後背立馬冒出一身冷汗,想到大佬對她的契而不舍,再想到女助理和大佬之間的來往,米蘭不禁直呼慶幸,真要是被大佬得手了,她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可想而知!

    米蘭當即便開除了女助理,並且在日後的活動中都很小心,堅決不在外面吃東西,果然讓她避過了一劫,中招的是另一位剛出道的小明星,長得挺清新的,後來成了大佬的新寵,拍了幾部大片,混得算是風生水起,也算是得償所願了吧。

    米蘭之後成了莫莉的鐵粉,凡是莫莉說的她必定相信並執行,比如不節食。自從米蘭不節食後,有很多狗仔拍到米蘭大吃特吃的相片,再加上米蘭自己也在公開場合表示不再節食,並把莫莉名言重復了一遍,說到以後絕對不要虧待自己的身體,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過要注意不可暴飲暴食,並保持運動,這樣真實的米蘭在時下女星都嚷著節食的娛樂圈里,竟然讓觀眾們感到新鮮親民,不少路人瞬間轉粉,米蘭的人氣在國內節節高升,令米蘭直呼莫莉是她的幸運星。

    幾人吃完飯都散了,各回各家,莫莉想想既然馬艷麗都知道了,舒敏嫻那里可不能瞞著,于是便微信告知。舒敏嫻得知莫莉就是那個神秘的莫大師後,風風火火地來到莫莉家,一定要莫莉賣給她四張,她和老公還孩子一人一張,莫莉沒法,強不過舒校長啊,只得老老實實地給舒校長拿來的四塊玉墜加持,舒敏嫻滿意地收好玉墜,打算回去就給老公孩子戴上。

    舒敏嫻見就莫莉一人在家,想到韓簡神秘的身份,又想到莫莉的神秘的手段,心里倒真覺得這兩人挺配的,不過莫莉這人這麼低調可不行,很多人可都是狗眼看人低的。

    當下,她也不急著回去,斟酌了語句問道︰“小莫,我問你個事啊,你老公是不是京都鐘家的外孫?**國的王子啊?”

    “嗯,舒姐你怎麼知道的?”莫莉沒想到舒敏嫻居然認出了韓簡。

    “我以前在我老公那看到過韓簡的相片,听我老公說的,上次在你這里吃飯我就認出來了,不過當時小馬在,我也就沒多問。那你和韓簡結婚多少年了啊?我可沒在京都听說韓簡結婚了呢?”舒敏嫻見莫莉並不排斥,也放下心,隨意地和莫莉聊了起來。

    “我們才領證一個月不到,酒都還沒辦呢!”莫莉笑著道。

    “你們孩子都這麼大了,怎麼才剛領證?”舒敏嫻脫口而出,話一出口才自知失言,不禁懊惱萬分。

    好在莫莉並不在意,這些事又不是什麼秘密,過不了多久大家都會知道,而且也沒啥好丟臉的,她拿了塊糕點丟進嘴里,輕描淡寫地道︰“那是我兒子小魚,是我和前夫生的。”

    舒敏嫻見莫莉並沒有生氣,吐了口氣,心里也為莫莉的坦白感到佩服,她想了想,又道︰“小莫,我多說一句,你別生氣,京都的那些人都很自大,看不起我們這些小地方的人,當初我嫁給我老公時可受了不少氣,要知道我老公家在京都也就是個二三流家族吧。韓簡的家族可比我老公家高多了,到時候你到了京都肯定會受不少嫌氣,既然你有這麼厲害的本事,我覺得你不該浪費這等本事,現在不是都講究包裝嘛,咱們也來包裝一下,最好能夠名揚z國,全國人收都認識s市的莫大師,那樣咱們也有底氣對付京都和**國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了。”

    莫莉听了舒敏嫻的建議,知道她是誠心誠意地為她擔心,心里很感動,不過舒姐並不了解她和韓簡之間的感情,也不了解她和韓簡其實並不乎京都或是**國的人是不是接受,她婉言道︰“我的師門規矩是低調行事,不允許我在外面搞得轟轟烈烈的,而且京都的那些人我一點都不怕,韓簡說了,只要誰欺負我,就讓我不要客氣,直接揍過去,我可是很厲害的。”莫莉笑著揮了揮拳頭。

    舒敏嫻見莫莉如此有把握,再聯想她的神秘手段,想想也是,莫莉可不是普通人,便放下心來,告辭離去了。

    舒敏嫻在回家後便將四個玉墜分別給老公孩子們戴上,並囑咐每天24小時都不能離身,就連洗澡都不能取下來,能保命的。舒敏嫻和張耀華的兒子今年18歲,讀高三,長得和爸爸很像,叫張瑞陽,是個愛思考且正處于凡事愛辯論年紀的男孩,他接過玉墜,左看看右看看,才總結道︰“媽媽,你這話不科學啊,靠這麼個小墜子就能保我一次命?完全不符合自然規律嘛!”

    舒敏嫻板著臉道︰“讓你戴你就戴好了,你看妹妹不是很听話戴上了,這個世上有很多事情根本就不能用科學來解釋,有些神秘的門派你听都沒听過,就像做這符的莫大師一樣。總之你只要老實戴上不要取下來就ok了,這是媽媽的心意,不可以隨便對待,明白了嗎?”最後舒敏嫻沒法只得冠上媽媽的心意來迫使兒子戴上去,兒子特別喜歡一些室外運動,像爬山、沖浪、滑翔之類的,哪樣她都覺得危險,這次求符很大的原因也是為了兒子瑞陽求的。

    張瑞陽只得听話地將玉墜戴在脖子上,心里當然是不屑的,但是母上大人發話了,只得遵命執行,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塊小小的玉墜不久之後就救了自己一條小命,具體情況後面再詳細說。

    張耀華倒是很听話地戴上了,莫大師的名聲他當然也耳聞過,沒想到竟然就是韓簡的老婆,敏嫻的那個朋友,雖然他也不是很相信這些玄學,但是為了讓老婆安心,他還是乖乖執行。

    張安琪是舒敏嫻和張耀華的小女兒,今年只有十二歲,是他們家里的小天使,乖巧可愛,安琪小朋友將玉墜掛好後,見哥哥不甘不願地掛玉附,添油加醋道︰“媽媽,我看見哥哥翻白眼了。”

    舒敏嫻親了親寶貝女兒,回頭說了兒子幾句,張瑞陽對著妹妹晃了晃拳頭,呲牙咧嘴,安琪對著哥哥做了個鬼臉,得意地笑了。

    徐思思回家後,給管林打了個電話,將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並把對莫莉的猜測也告訴了管林,管林沉吟了半響,才道︰“看來這個莫莉很有可能就是從隱世家族出來的,韓大少絕對是知道了她的身份才和她結婚的,既然你能和莫莉做朋友,就保持這種關系,和這些隱世門人打好關系對我們有很大的好處。”

    徐思思當然明白管林的意思,管林現在已經是中校,團長級別,正努力想著調往管家的大本營g省軍區,到時候就可升為大校軍餃,師長級別,徐思思和管林的根據地都在g省,他們的父母都是在g省軍區,只不過因為家里的老人在z省養老才暫時呆在z省發展,最終他們肯定是要回g省的。

    其實部隊里是最亂的,而且自有它的一套江湖規則,有不少軍二代在部隊里混不出山,或是遭了暗算黯然退出,管林也是靠著他的一雙拳頭才闖出了現在的成果,可是身上也留下了不少暗傷,徐思思有時候都想讓管林轉為文職算了,但始終沒有說出口,她也是部隊大院出來的孩子,哪能不理解軍人寧肯馬革裹尸沙場也不肯做閑散文職軍人的想法。

    現在有了莫莉的符,管林就不用擔心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只要命保住了,什麼都不怕,說起來徐思思也是愛慘了管林,中間管林**了十來年,她也想過放棄,不過最終她還是把這個大院里最不羈的男孩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