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九十二章

九十二章

    莫莉滿意地看著月月的裝扮效果,在看到月月腳上的舊皮鞋後,皺了皺眉頭,才想起來還差鞋子沒買呢!于是莫莉把那些袋子先存在車里,拉著兩小朋友去了童鞋專賣店給月月買鞋子,這一買又是十來雙才歇手,月月先前還不住地勸莫莉,可是莫莉正買得過癮呢,哪會听她的啊,不停地說︰“這些便宜,多買點,你以後換著穿。”月月勸不住,也就只好接受了,不過她心里也是很開心的,哪個女孩子不愛漂亮啊?看到鏡子里洋氣的自己,月月覺得自己就像電視里的小明星一樣漂亮。

    莫莉給月月買齊了衣服、鞋子、內衣後才停了手,內衣是莫莉特意為月月買的,小姑娘12歲了,現在的小女孩都早熟,有些10來歲就發育了,月月可能是營養跟不上,還沒來例假,不過看著也快了,還是先給她買好備著吧,晚上再和她詳細講講生理知識,莫蘭那個媽還是別指望了。

    這時電話響了,是韓簡打來的,他已經到g市和韓思會合了,下午五點的飛機,打個電話給莫莉報個備,莫莉把她接月月和康明來家里的事情和韓簡說了,韓簡凡事只要老婆開心就好,只要不是那種不知進退的親戚,花點小錢一點問題都沒有。

    莫莉在電話里又和韓簡粘糊了好一會兒,才把手機給了小魚讓他們爺倆通話,小魚現在和韓簡的感情很好,就像是真的父子一般,韓簡在電話里囑咐道︰“小魚,叔叔不在家,你就是家里的男子漢,在外面一定要保護好媽媽不讓別人欺負,當然也要保護好自己,知道了嗎?”

    被授予重任的小魚挺著小胸膛,表情嚴肅地對電話大聲保證,小魚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的責任重大起來,也不貪玩了,眼楮不時地盯著莫莉,就怕媽媽被壞人欺負了,弄得莫莉哭笑不得。

    g市機場內,韓思不可思議地看著打電話的韓簡,眼前這個笑得一臉**的男人是誰?還是那個高冷範兒的塞繆爾王子嗎?難道愛情真的會讓男人的智商降低?韓思使勁地搖了搖頭,堅決不願變成愛情白痴,還是像他這樣有需要就找個女人,過個一段時間膩了再換,只是一張支票的事,這樣多方便!

    韓簡收好手機,看著瞪著大眼楮的韓思,沒好氣地對他說道︰“東西拎上,該登機了。”這個韓思一路就沒消停過,不斷地勾搭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韓思本人長得不差,穿著又是名牌,這麼個英俊多金的年輕男人,很多女孩都願意被他勾搭,紛紛和韓思打情罵俏,弄得韓簡不勝其煩。

    韓思忙抓起行李箱,跟上王子殿下,其實他是真的很想跟著王子殿下的,只是殿下非讓他去做總裁,害得他一個暗衛精英混成了金融精英,真是丟臉啊!若是韓簡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肯定會狠狠踹他兩腳,誰做總裁做得挺逍遙自在的,身邊的女人換了一個又一個,也不怕得艾滋?要是做暗衛,哪個女人會投懷送抱啊!

    從g市飛往**國大概需要12小時左右,到**國還是凌晨,天都沒亮,**國和z國有三個多小時的時差,他事先已經和父王母妃通過電話,到時候會有專車前來接他的。飛機頭等艙內,韓簡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拿了一本雜志打發時間,而韓思則像是一只發情的孔雀一般,到處釋放荷爾蒙,引得那些漂亮地空姐不住地跑過來問他們是否有需要,韓簡抬起頭,狠狠地瞪了眼韓思,對著濃妝艷抹的空姐冷冷地道︰“我的需要就是請你們在接下來的時間別來打擾我們。”

    空姐羞紅著臉走了,雖然她們確實是想釣金龜婿,但是被人這樣打臉當然不會再倒貼著上來了,接下來整個行程韓簡異常清靜,韓思雖然是很想發展一段空中情,不過殿下不喜歡,只得作罷。

    凌晨時分,飛機到達**國首都機場,**國王宮專用的加長黑色勞斯萊斯早已停在機場等候,幸好是凌晨,機場內的人並不多,若是被人發現這部車,韓簡又會被那些無孔不入的記者煩死了。作為**國最神秘的王子,韓簡一直是那些八卦周刊的重點采訪對象,可是韓簡向來深居簡出,且長期呆在z國,令得那些記者們英雄無用武之地,這也是韓簡特意挑這個時間的航班的原因。

    **王宮內,拉赫曼國王與鐘雯早已呆在大廳內等候塞繆爾的歸來,他們兩夫婦可是有一年沒看到兒子了,尤其是這小子還偷偷結婚了,真是讓他們愛恨交織。

    韓簡先送阿貝德(韓思,以後在**國內都稱呼本名)回家,阿貝德也和他一樣一年沒回家,他的家人應該十分想念他的。到了王宮後,韓簡整理了一番衣服,下車朝王宮大廳走去,一路走過,宮里值晚班的侍者們紛紛屈膝敬禮,韓簡一一點頭回應,這也是他不願意住在王宮的原因,禮節太繁瑣,累人累心。

    韓簡看見坐在大廳的父王和母妃,忙屈膝向他們問好,拉赫曼國王忙讓兒子坐下,不住地打量,見兒子雖然坐了一夜飛機,但是精神抖擻,氣色極佳,便笑著道︰“塞繆爾的精神真不錯,看來還是z國的水土養人啊!”

    韓簡微笑道︰“父王,這些都是你兒媳婦莫莉的功勞,沒有她的照顧,我不會有如此好的精神。”

    拉赫曼使勁朝兒子使眼色,這個塞繆爾,沒見你母妃臉色不好嗎?哪壺不開提哪壺,在z國呆了這麼久,不會用迂回戰術的嗎?韓簡當作沒看見父王的提醒,母妃的臉色難看他當然早就看見了,不過莫莉可是他的妻子,有什麼不能提的?母妃如果不能接受的話,那他就只能和莫莉呆在z國了,在母妃和妻子中間,韓簡想當然地選擇了妻子,主要是因為韓簡和鐘雯聚少離多,感情並不是特別親厚,他和鐘老爺子的感情其實應該是最深的。

    鐘雯這下可忍不住了,剛才答應丈夫不發火的保證早已忘得一干二淨,“什麼媳婦?我可不知道我多了個兒媳婦?你以為什麼亂七八糟的女人都能做**國的王子妃嗎?”

    韓簡的神色冷了下來,幸好這次沒有帶莫莉回來,母妃這些話就連他听了都不舒服,何況莫莉呢?再說他可舍不得讓老婆受這些委屈。“母妃,我自己的妻子只需要我自己承認就可以了,這次只不過是通知你和父王一聲,至于你承認與否我和莫莉都不在乎,對了,這里有兩片碧骨草葉子,凡人吃了可以延壽健體,活到一百多歲很輕松,你和父王一人一片,還有,這神藥可是莫莉的,就連外公喝的藥水可也是莫莉的。”

    韓簡說完便和父王告辭回房間休息去了,剛才的話他就是故意說的,他可不希望莫莉的好意被人吃了還不領情。鐘雯被兒子這麼一頂,氣得臉一陣青一陣紅,她委屈地回過頭看老公,想要尋求安慰。可是拉赫曼國王卻拿著那兩片碧綠青翠的葉子不住稱奇,想到韓簡說這葉子是莫莉拿來的,她就一陣火大,沖上前想要把葉子給毀了,哪還記得韓簡說的這藥的神奇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