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九十三章

九十三章

    拉赫曼國王嚇得忙把葉子收進懷里,後怕地拍了拍胸口,幸好,幸好,藥沒事!鐘雯不甘心,想要再動手,拉赫曼也來火了,這個妻子實在是被幾個哥哥寵壞了,這麼大年紀還跟小孩子一樣,亂發脾氣,他把臉一沉,喝道︰“小雯,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這是塞繆爾和兒媳婦的一片孝心,你竟然想要把它們毀去!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的行為是多麼地失禮!”

    拉赫曼說完便沉著臉回臥室了,讓妻子獨自好好想想吧!這些年小雯的脾氣越來越暴躁,雖然他看在老爺子和幾個哥哥的面子對小雯寵愛有加,平時也對她多有忍讓,可是小雯竟然越來越過分,王室長老們已經多次提出了讓王妃收斂脾氣,以免影響王室聲譽!若是小雯再不懂得如何尊重他人,他可是保不住小雯的王妃地位了。

    拉赫曼回到臥室,將碧骨草葉子拿了出來,準備今晚就吃下去,好東西還是早點放進肚子才安全,鐘雯的那份他收進了盒子里,等她氣消了再給她吧!

    不過听塞繆爾說起來,這個叫做莫莉的兒媳婦也不是簡單的人啊,能夠拿出這麼多神奇東西的人哪會是普通人?也許她就是和塞繆爾一樣,是大哥口中說的z國的神秘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就可以解釋塞繆爾為什麼一定要娶這麼個家世不顯的妻子了,拉赫曼想到岳父說的話,覺得還是他老人家看得深遠,塞繆爾的事情果然不是他們能夠管得了的,光是這些听都沒听過的草藥,就能看出這個兒子和媳婦的神秘。鐘雯真是年紀越大越不會動腦子,拉赫曼嘆了口氣,將碧骨草放入口中,草藥很清新,味道有點像薄荷,很好吃,拉赫曼嚼了嚼,將葉子咽下,慢慢地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像是蒸桑拿一般,拉赫曼感覺眼皮上下不停打架,忙爬**休息,眼楮一閉就睡著了。

    被丈夫喝斥的鐘雯越想越委屈,拉赫曼從來都沒有罵過她,今天卻為了個沒見過面的兒媳婦訓斥她,鐘雯哪受得了?她看看時間,凌晨三點半,那z國大概是早上快七點了,大哥應該起床鍛煉身體了,她忙打通了鐘家電話,想向大哥撒嬌。

    接電話的正是大哥鐘浩文,听到大哥熟悉的聲音,鐘雯眼楮一下子就忍不住紅了,哽咽著喊到︰“大哥!”

    鐘浩文听著小妹的聲音不對,急忙追問︰“小妹,怎麼了?是不是拉赫曼欺負你了?”

    鐘雯被大哥這麼問哪還忍得住,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大哥!拉赫曼罵我!”

    這下可捅了馬蜂窩了,他娘的,竟敢罵他小妹,老子不揍死你個洋鬼子!鐘浩文只恨他不能隨便出國,要不當初他堅決反對小妹嫁那麼遠呢,這給小妹撐腰都不方便!

    鐘老爺子老遠就听見老大的罵罵咧咧,他問站在一旁的老大媳婦,是誰一大清早打電話,劉玉英小聲說道︰“是小妹,被妹夫罵了!”

    老爺子挺驚訝的,拉赫曼和鐘雯之間向來是鐘雯強勢,現在居然能把小雯罵了,倒是難得堅挺了一回!自家的女兒自個最清楚,脾氣不好,架子還大,腦子也不是特別聰明的人,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他鐘青山的女兒這個身份了,加上還有三個能給他撐腰的哥哥!

    老爺子一把搶過電話,威嚴地問道︰“是我,你老子,你說清楚,拉赫曼為什麼罵你?一字一句說清楚,不準漏一句!”

    鐘雯天不怕地不怕,這個世上就怕兩個人,一個是鐘青山,一個就是韓簡,韓簡那仗著是長輩還稍微好一點,鐘青山那可是一點都不敢耍滑頭的。

    鐘雯只得委委屈屈一字不漏地把剛才的事說了,鐘青山嘆了口氣,這個小女兒真是讓她三個哥哥給寵壞了,一點都不知輕重啊!

    “鐘雯,你今年也有五十六了吧?”老爺子問道。

    “是啊!”鐘雯有點莫名其妙。

    “那你要知道你爹我今年八十八了,就算活到一百歲也只有十二年的時間了,而你的幾個哥哥也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了,正常算起來都得走在你前頭,我問你,等我們都沒了,你打電話給哪個?一代管一代,你的佷子們是沒有義務管你那些破事的!”老爺子真是恨鐵不成鋼啊!

    鐘雯從來沒听老爺子說過這麼重的話,她真是委屈極了,為什麼都要罵她?

    “今天的事如果換了是我在場的話,我肯定要給你兩個巴掌,讓你好好清醒一下。易之和莫莉這麼辛苦找來的草藥,你就是這麼對待的?你這樣將易之他們的心意置于何地?”老爺子繼續教育。

    “我當時一想到那東西是那女人拿過來的就氣的忘了!”鐘雯小聲解釋。

    “那女人?莫莉怎麼得罪你了?她把這麼稀有的東西送給你,你有什麼好生氣的?再說你老子你哥哥可都是喝了人家的藥才有這麼好的身體,你不領她的情,你老子我可是心里記著呢!”

    “這不是那個莫莉不知是從哪里跑出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出身?”鐘雯嘀嘀咕咕。

    “出身?出身是什麼?你老子我當年還要過飯呢!而且你鐘雯除了是我鐘青山的女兒外,你有什麼比得上人家莫莉的?人頭豬腦,紅漆馬桶,鐘雯我告訴你,以後沒我允許,別打電話回家,老子和你哥哥沒工夫听你那些破事,老大,你們也听見了,凡是鐘雯的電話一律別接,听到了嗎?”老爺子看來是真火了,氣的胡子都一抖一抖的。

    鐘浩文可嚇壞了,就怕老爺子氣出個好歹來,忙答應著,“是是是,小妹的電話一律不接!”

    老爺子又補充道︰“還有小二小三那你也給我說清楚,凡是鐘雯的電話都不準接,這些年都是讓你們三個給慣壞了,光長年紀不長腦子!要是讓我知道誰敢陰奉陽違,我就扒了他的皮!”老爺子的余威猶在,鐘浩文和劉玉英都齊齊抖了抖。

    電話那頭的鐘雯早已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記憶里爸爸對她向來都是和藹可親的,從來沒這麼罵過她!

    “還有,鐘雯你給我听著,那草藥你別給我吃,我呆會就給易之打電話,讓他把藥拿回去,你既然看不起人莫莉,那藥你也好意思吃?”老爺子罵完兒子兒媳,又開始罵女兒。

    老爺子說完就掛了電話,又讓鐘浩文撥通韓簡電話,強調讓他把鐘雯那份草藥拿回來,這才滿意。

    老爺子風風火火地辦好了事情,看到鐘浩文又忍不住火大,要不是老大帶著兩個弟弟寵壞了鐘雯,他鐘青山英雄一世怎麼會有這麼個豬腦子女兒!于是他又瞪著眼罵道︰“以後鐘雯的破事你們都給我別管,除非她要死了!否則都別搭理她,都听到了沒?”鐘浩文和劉玉英唯唯若若的點頭答應,哪還敢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