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九十四章

九十四章

    鐘雯被老爺子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頓時蒙了,這都怎麼了?一個個的都要罵她?鐘雯此刻根本就沒有認識到老爺子的苦心,只是覺得心里特別委屈。她恨恨地跑到練武廳玩飛刀,痛快淋灕的出了身汗,發泄了一頓,心里才好受一些。

    鐘雯沖了澡後回到臥室,本以為會看到同以前一樣向她賠笑臉的拉赫曼,她回臥室之前就已經決定這次不能輕易原諒拉赫曼,可現在是什麼情況?殷勤媚笑的拉赫曼呢?床上睡得像豬一樣,嘴里發出響雷似的鼾聲的男人是誰?這還是那個對她小心翼翼、寵愛有加的拉赫曼嗎?

    鐘雯瞪大美眸,一點都不能接受如今的現實,這就跟一個每天都有棒棒糖吃的小孩,突然有一天棒棒糖沒了,小孩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如今的鐘雯就和那個每天吃棒棒糖的小孩一樣,只不過鐘雯比小孩還不如,她已經是做奶奶的人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爸爸不像以前那樣和藹可親,老公不像以前那樣殷勤陪小心!她到底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了?都是那個叫莫莉的女人,自此之後鐘雯和莫莉的恩恩怨怨由此展開!鐘雯不知道的是,從此以後哥哥也不像以前那樣對她有求必應了,老爺子都那樣說了,鐘浩文他們就算再怎麼心疼小妹,也不敢跟以前一樣順著鐘雯了。

    老爺子這回是下定決心要把鐘雯徹底給掰正了,別以為他不知道,**國的國民可對鐘雯這個王妃意見大的很,脾氣暴躁,對國王經常大呼小叫的,一點都沒有王妃的涵養,要不是礙著他鐘青山和老大他們的面子,恐怕鐘雯早就讓**國的人趕回來了吧!現在他還活著,老大他們在國家的地位也非同小可,拉赫曼和**國的國民看在他們的面子還會對鐘雯有幾分忍讓,等到他腿一蹬,老大他們也老了,下面的孫子輩本就對鐘雯這個脾氣暴躁的姑姑看不順眼,就不用指望他們真心為鐘雯撐腰了。

    這次如果鐘雯再不能以德服人,讓**國民真心愛戴她,他寧願把鐘雯弄回來,一輩子養著她,也不讓她有可能死在異國他鄉,可憐天下父母心,只可惜鐘雯卻根本就沒有意識到父親的一片愛女之心!

    韓簡苦笑著掛斷了外公的電話,外公為了母妃真是費盡了心思,可惜母妃向來自負霸道,怕是要讓外公的一腔心意付諸東流了!不過既然外公說不準母妃吃碧骨草,那他就收回來吧!也是時候讓母妃吃點苦頭了!雖然他長年在z國,可是國內的動靜他可是一清二楚的,王室的那些長老和父王的前妻帕麗公主早就在矗矗欲動,若不是父王現在的決心還很堅定,**國的王妃恐怕早就換人了吧?雖然他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但是母妃自己如果不爭氣,他做兒子的也實在是累心,就像外公說的,讓她吃足苦頭再說吧,反正看在z國的面子上,生命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只不過吃點眼前虧罷了!

    韓簡看了看金碧輝煌的臥室,實在是睡不著,走到外面的院子里,坐在椅子上仰望著滿天的繁星,他習慣性的伸直了手臂,才想起莫莉並不在身邊,以往在s市露台看星空時,小女人總是靠在他肩膀上,吃著零食,時不時還往他嘴里塞一塊,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看著星空,感覺地老天荒。

    如今沒有小女人在身邊,感覺好像差了點什麼,心里空蕩蕩的,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霄,黃景仁的這兩句詩恰到好處地描寫了他此時的心情,只不過韓簡還沒意識到,他此刻空了一塊心的滋味便是相思的滋味,相思入骨,輾轉反側便是說的他了。

    韓簡想了想,還是忍住沒有去空間,來之前他已和莫莉說好,晚上還是不要去空間見面為好,**王宮內暗衛眾多,就連他都不知道在哪個角落里藏了個人,若是被人發現他突然消失不見,恐怕會給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和危機,他的好兄長薩德拉可是一直都防著他呢!

    實在忍不住的韓簡拿出了手機,現在z國大概七點多了吧,就算是吵醒老婆也要給她打電話了,看不見人听听聲音也是好的嘛!

    “喂!”電話里傳來莫莉慵懶嬌媚的聲音,一听就知道還在睡懶覺呢,真是個沒心沒肺的女人,自己在這邊想她想得睡不著,她倒好睡得跟小豬一樣。

    “你這個小沒良心的,離開老公竟然還睡得這麼香?”韓簡低沉磁性的聲音帶了一絲酸意。

    莫莉立馬就清醒過來,“老公,哪有睡得很香,我剛剛才睡著呢?沒你給我當枕頭,我一點都不習慣,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都想死你了!”

    莫莉撒嬌起來一點都無下限,讓睡她旁邊的月月驚得下巴都脫下來了,小姨好嗲啊!就跟電視里演的那樣?小姨是在和小姨父打電話嗎?他們的感情真好!

    電話那頭韓簡酸溜溜的心立馬就被中和了,他的大男人心情也立刻得到滿足,就說怎麼可能就他一個人睡不著呢!韓簡輕笑著哄道︰“我還得再呆幾天呢,乖,你先和小魚去海南玩,我辦好這里的事情就過去找你!”

    “哦,那我和小魚在海南等你吧,你一個人在外面要注意按時吃飯啊,別一忙起來就忘了吃東西!”韓簡這人有工作起來忘記吃東西的壞習慣,被莫莉知道後每天盯著才改了許多,現在她不在身邊,可別又記不住不按時吃飯了,雖然修真之人身體很好,可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韓簡感覺心里空掉的心瞬間被補滿了,就是這種感覺,被人嘮叨被人關心的感覺,原來他也是一個普通的男人,需要有人關心,有人嘮叨,有人記掛著,韓簡揚起嘴角,勾勒出無比迷人的笑容,嘴里說著令星星都羞赧的情話,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侍衛們眼珠子都掉了下來,這還是他們最冷酷的塞繆爾王子嗎?那一串串情話簡直比最風流**的奧爾罕王子還要說得動听呢!

    韓簡又和莫莉膩歪了好一會兒,才掛斷電話,往沉寂的黑夜看了一眼,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薩德拉真是越來越耐不住了,連演戲都不想演了嗎?

    莫莉滿足地把手機往床上一扔,大清早被老公的情話叫起床的感覺真好!她開心地披著被子滾了一圈,卻發現外甥女月月正瞪著烏溜溜地黑眼楮一眨不眨地看著她,莫莉這才想來昨晚她是和月月一起睡的,想到剛才那些少兒不宜的肉麻情話都被小孩子听走了,莫莉真是羞得沒臉見人了。

    “月月,早安,你怎麼不多睡會兒?”莫莉勉強端著小姨架子打招呼。

    “嗯,小姨早安,我在家里也是這個時候起床的。”月月有點不好意思,其實她今天比在家里要遲了好一會兒,主要是小姨家的床好大好軟,被子也又香又軟,睡著真舒服!

    “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月月是個勤快的好孩子。”莫莉見月月沒提起剛才的電話,想想應該是小孩子听不懂吧,便收起尷尬,跳下床準備穿衣服。

    “小姨,你和小姨父的感情真好,比電視里演的還要好!以前我還總覺得電視里演的好假,一點都不真實,現在看了小姨和小姨父,才知道語文老師說的藝術來源于生活很有道理,看來那些寫電視的人一定也是看了像小姨和小姨父這樣的情況才寫出那樣的電視劇的。”月月小姑娘語出驚人,把正在扣扣子的莫莉雷得手一抖,扣錯了一顆扣子,莫莉訕笑著把這話題圓過去,剛才也真是,都沒想起來身邊還睡著月月,以後可得注意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