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九十五章

九十五章

    **王宮西苑

    一個留著胡子的英俊男子坐在椅子上,听前面站著的黑衣男子向他報告︰“殿下,二王子殿下和國王王妃之間談話並不愉快,大概是因為二王子妃而起了爭執,王妃並不滿意二王子妃,與二王子鬧得很僵,後來王妃給z國打了大約半小時電話……。”

    黑衣男子將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甚至就連韓簡給莫莉打電話時說的情話也一字不漏地復述了一遍,只不過那些情意綿綿的話被面無表情的黑衣男子生硬地說出來,顯得有些滑稽可笑。

    英俊男子不禁呵呵笑了起來,“沒想到我這個最冷漠的二弟弟最終也逃不出情關啊,我那鐘母妃可真是養了兩個好兒子呢!一個浪子,一個情痴。”沒錯,這個男子便是**國以孝順知禮而出名的大王子—薩德拉。

    “殿下,二王子殿下似乎拿了樣東西給國王和王妃,只不過那時被什麼東西給擋住了,屬下看不清楚具體是什麼,看著好像是一個不大的盒子,也沒有听清當時的談話,請殿下懲罰!”黑衣男子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時詭異的情況說了出來。

    當時韓簡拿出碧骨草時布下了結界,黑衣男子自然是看不清了,其實韓簡早就知道王宮內遍布薩德拉的耳目,只不過他根本就不在意,讓那些耳目知道的都是他想讓薩德拉知道的事情,就讓薩德拉以為自己掌控了一切吧!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薩德拉離滅亡之路不會太遠了。

    其實本來薩德拉只要安穩地做他的第一繼承人王子,不要有那麼多**思,想讓帕麗公主取代母妃,甚至還引誘還只有十五歲的奧爾罕吸毒,後者才是他最難以忍受的,若不是他有戒指里的醫書,恐怕奧爾罕早就成了**國的丑聞,甚至有可能為了保住王室聲譽,取消奧爾罕的第三繼承人身份。

    奧爾罕染上毒癮後,拉赫曼和鐘雯都不知道,還是韓簡發現的,他偷偷地給奧爾罕配了解毒藥,強迫他戒了毒,之後奧爾罕便像是變了一個人般,從一個害羞的小男生變成了**不羈的風流王子,但是韓簡知道,這是奧爾罕的保護色,畢竟他不可能24小時不停地保護弟弟,奧爾罕需要自己強大起來,才可以成為一個合格的君主。沒錯,奧爾罕是韓簡暗地培養的**國下一任君主,薩德拉的心思惡毒,韓簡是絕對不允許他登上王位的,給奧爾罕、莎麗、還有莎曼他們帶去危險。

    薩德拉得意地笑了笑,並沒有懲罰黑衣男子,他向來最會做表面功夫,黑衣男子索里可是他最得力的手下,怎麼可能會為了這麼點小事懲罰他呢?薩德拉大度地揮揮手,“算了,想來塞繆爾拿出來的應該是中國的玉器之類的吧,父王向來喜歡中國的玉石,每次都會讓塞繆爾從z國帶一些玉器回來,好了,你先下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一晚上也累了。”

    索里感激涕零地鞠躬敬禮退下,薩德拉拿起桌上幾張相片,相片上赫然是莫莉,照片上莫莉或大笑,或微笑,姿態各異,都是些被偷拍的生活照,巧笑倩兮,薩德拉眼楮里露出**邪的目光,“真是個小美人呢,就是不知道床上的滋味怎麼樣?想來應該是不錯吧,要不然怎麼會把塞繆爾勾得神魂顛倒的。”薩德拉不斷地撫摸地著手中的相片,一副色中餓鬼般的豬哥樣,簡直是白瞎了他那副好面孔。

    看著相片中嬌俏青春的莫莉,薩德拉心里越來越有沖動,他平時不是特別重欲的人,甚至可以說是性冷淡,但是當對象如果是塞繆爾的女人時,他則會**大發,為此,薩德拉現在的王妃托婭就是韓簡當初的初戀情人,當然這是薩德拉一廂情願的想法,也有韓簡故意為之的結果。

    托婭是**國王室邁拉迪長老的女兒,豐滿美艷,對比她小三歲的韓簡情有獨鐘,當時韓簡只是一個十七八歲的青澀男孩,晚上有時也會做做春夢之類的,面對托婭成熟美艷的身體,年輕沖動的心當然不可遏制的受到了誘惑,順理成章地和托婭上了床。

    但是韓簡覺得滋味並不怎麼好,還不如做春夢呢?于是也就和托婭做了一次,之後托婭再怎麼勾引他都不為所動,不過在外人的眼里看來,兩人卻是如同熱戀中的年輕男女一般,也讓薩德拉誤會了韓簡和托婭的關系。

    托婭的父親邁拉迪是長老院的大長老,在**國很有威望,薩德拉一則是對搶韓簡的女人很有成就感,二則也是為了取得邁拉迪長老勢力的支持,用計將托婭得到了手,兩人成婚後日子倒是過得還算平靜,托婭為薩德拉生育了二男二女。

    不過薩德拉早年對托婭的那股沖卻和**早已消失,這段時間他都是在看了莫莉的相片後才去找托婭發泄的,令得托婭欲生欲死,還以為自己依然美貌動人,迷得薩德拉對她欲罷不能呢。

    莫莉和韓簡都不知道薩德拉的這一變態嗜好,否則別說莫莉受不了,韓簡第一個就會把薩德拉給滅了,他的女人哪容別的男人覬覦!

    拉赫曼這一覺睡得從所未有的舒服,塞繆爾的草藥確實不錯,自從他做上君主後,每夜都睡得極輕,稍有一點動靜都會被驚醒,不像昨晚睡眠質量相當好。拉赫曼從沉睡中滿足地醒了過來,外面的天已經大亮,看時鐘顯示都快九點了,拉赫曼伸了個懶腰,精神飽滿地穿好衣服。

    鐘雯依然還在睡,看來她昨晚很晚才睡,拉赫曼沒打算叫醒她,這次拉赫曼可沒打算輕易原諒鐘雯,這三十多年他已經盡量在忍讓妻子了,可是卻換來妻子的得寸進尺,他為了妻子的任性不知承受了王室長老們多少壓力!

    就算這樣會換來鐘雯哥哥們的訓斥,拉赫曼也不打算再慣著鐘雯了,如果她再不能好好反思,他也保不住鐘雯的王妃位子。拉赫曼穿好衣服,正打算去餐廳用早餐,突然感到肚子一陣絞痛,他忙捂著肚子沖到衛生間里,闢里嘩拉,拉赫曼自己都被燻得快暈過去,過了好一陣兒,拉赫曼才覺得肚子不疼了,他捂著鼻子沖了廁所,這味實在是太臭了,拉赫曼國王只得拿起空氣清新劑狂噴,足足噴了一瓶才覺得味淡了點。

    上完廁所的拉赫曼只覺得身輕如燕,全身充滿著力量,這種感覺他只在年輕的時候才體會過,再看鏡子里的男人,面色紅潤,精神煥發,就連皮膚都細膩了許多,看著最多只有三十多歲,拉赫曼驚喜交集,沒想到塞繆爾的草藥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簡直就跟長生不老藥一樣了,z國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竟然會有如此神奇的草藥。想到塞繆爾的神秘,以及和塞繆爾一樣神秘的莫莉,拉赫曼對沒見過面的莫莉起了濃厚的興趣,真想見見這位二兒媳婦。

    全身輕松的拉赫曼走出臥室便看見早已在外面等候的韓簡,韓簡對父王鞠躬問好後,便說出了昨晚外公的指示,拉赫曼想了想,覺得岳父大人的主意不錯,鐘雯確實是需要好好治治了,沒了他們這些人縱著,想來小雯會收斂一點吧。

    拉赫曼回到臥室將收在暗室的碧骨草葉子拿了出來,猶豫了一會兒,問道︰“塞繆爾,要不還是把這藥放在我這里吧,等你母妃改好了就給她吃,你覺得怎麼樣?”

    韓簡暗暗好笑,父王看來對母妃是愛慘了,要不然也不會縱得母妃這些年越來越霸道不講理,他搖頭拒絕道︰“還是放在我這里吧,放您那里我不放心,父親,您對母妃可不夠心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