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九十六章

九十六章

    拉赫曼被兒子揭穿他的心思,不禁有些郝然,不過很快他便恢復如常,問道︰“那也好,就放你那,你可要收好,可別弄丟了。”隨即他又眉飛色舞地說道︰“這藥真是太神奇了,塞繆爾,你不知道我吃了後感覺有多麼地好!”

    韓簡當然看到了父王的變化,他笑著道︰“這還只是剛剛開始呢,隨著時間越長,碧骨草會慢慢地改造您的身體,一切都會向完美進化,之後的歲月您將會無病無痛,輕輕松松地活到一百多歲,父親大人,恭喜您了!”

    韓簡讓父王吃碧骨草一個目的當然是出自做兒子的孝心,另一點就是希望父王能在君主的位置坐的時間長一點,父王在位的時間越長,對他和奧爾罕他們就越有利,父親做國王和兄弟做國王,尤其還是個抱有敵意的兄弟,傻子都知道選擇前者了。

    拉赫曼高興得快端不住國王的架子了,他重重地拍了拍兒子的肩膀,“父親要感謝你,塞繆爾,這些年委屈你了!”拉赫曼又豈能不知塞繆爾遠離家鄉,長年呆在z國很大的原因就是為了消除薩德拉的戒心,為了不讓兒子們起內亂,他也只好順水推舟委屈塞繆爾了。

    不過薩德拉最近實在是太不安分了,在王宮內到處安插耳目,和邁拉迪長老以及他的親生母親帕麗公主在暗地做小動作,這些他又豈能不知道?只是因為無傷大雅,沒有拆穿罷了,拉赫曼還不知道薩德拉害奧爾罕吸毒的事情,若是知道的話恐怕不會如此淡定了。

    其實拉赫曼在心里最欣賞的兒子便是塞繆爾了,可塞繆爾實在是和z國的關系太近了,甚至就連長相也偏向于z國人,最主要的是塞繆爾自己對做君主沒有一點興趣,無奈之下拉赫曼才選擇了並不是特別出色的薩德拉。

    不過這些年薩德拉做的事情令拉赫曼國王一次次失望,已經在心里面考慮是不是該放棄這個兒子了,並且暗地也在觀察小兒子奧爾罕,這觀察竟然讓他有了巨大的驚喜,拉赫曼發現奧爾罕竟然騙了所有的人,也包括他這個父王,真實的奧爾罕實際上是一個生活嚴謹、做事冷靜剛硬的男人,雖然還沒有塞繆爾那麼出色,但已遠遠超過薩德拉了。驚喜的拉赫曼並沒有拆穿小兒子風流**的假面具,甚至就連鐘雯都不知道,她還一直當自己的小兒子是個**子呢。

    拉赫曼對于小兒子還是很滿意的,奧爾罕不像塞繆爾從小在z國長大,和z國的關系很淡,長相也是偏向于本土人,不過現在拉赫曼還並未對薩德拉完全失望,只是在心里將奧爾罕當作備胎。韓簡深知父王的心思,不過他不急,他會一步一步讓父王對薩德拉失去信心的,最終親手把奧爾罕推上君主的寶座。

    韓簡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拉赫曼心情極好,他和兒子一塊朝餐廳走去,想起二兒媳婦,便問道︰“塞繆爾,那你什麼時候把妻子帶回來給父王母妃看看,而且你們這光打證也不行啊,怎麼也得舉辦儀式吧?身為王子,你的婚事豈可如此草率!”

    韓簡聳了聳肩,道︰“等z國新年過了再說吧,外公說要我們先去京都做客,我打算上半年帶莫莉去京都拜見外公,順便把碧骨草的葉子給一片給外公吃,外公身體好了,對父王您也是有很多好處的。然後準備下半年回國補辦婚禮,父王您看怎麼樣?”

    “行,就這樣安排吧,那我讓禮儀官現在開始準備,看來王宮不久之後就會熱鬧起來了。”拉赫曼對于韓簡的安排很滿意,對把碧骨草給岳父吃也沒有異議,塞繆爾說的沒錯,只有岳父的身體好了,他在君主的位子上才能做得越穩。

    “那種葉子塞繆爾你還有很多嗎?”拉赫曼問道,眼里有著期待。

    “沒有,這麼神奇的東西哪會有很多呢?莫莉總共只得了三片,您和母妃一人一片,再給外公一片,就連我和莫莉自己都沒了。”韓簡說起謊話來眼都不眨一下,其實在莫莉的空間里,碧骨草已經分了十來株了,以後只會越來越多,不過,好東西當然要偷偷藏起來了,父王可不只是他一個人的父王。

    果然,拉赫曼失望地嘆了口氣,道︰“也是,物以稀為貴啊,塞繆爾,要是以後還能找到這種神奇的草藥,給你的兄弟姐妹們也弄一些吧!”

    韓簡心里暗暗好笑,奧爾罕和莎麗莎曼他們的他早就留好了,以後有機會就可以給他們,薩德拉可別做夢了,讓他活那麼長繼續害人嗎?不過他表面還是很鄭重地答應了,表示只要能夠找到就會拿回來的,哄得拉赫曼欣慰之極。

    兩父子其樂融融地在餐廳里共進早餐,薩德拉和奧爾罕莎曼他們都有自己的私人餐廳,除了過節等重要的日子,他們不會來拉赫曼這里吃飯的,只有韓簡因為常年在國外,偶然回國他也就不想麻煩,一般都是在父王這邊用餐。

    鐘雯睡醒見拉赫曼早已起床,她洗漱了一番後,也來到餐廳,老遠就听見了拉赫曼和塞繆爾的說笑聲,氣氛非常融洽。鐘雯突然有了一種她被世界遺忘的感覺,說不出的難受,她走進餐廳,拉赫曼和塞繆爾的笑聲頓時便止住了,韓簡依然有禮的向她問好,只是卻面色冰冷,拉赫曼淡淡地朝她點了下頭,便又繼續用餐起來。

    鐘雯沒有等來拉赫曼的道歉,本就心里有火,此刻見她一進來這兩人便不再說話,她的火騰的一下就起來了,熊熊燃燒,她將椅子拉出重重的響聲,啪地一下就坐了下來,就是在用餐的時候也發出極響的聲音,令得餐廳里的侍者連連側目,拉赫曼也來火了,他將餐具放下,喝道︰“鐘雯,你的禮儀呢?這就是你身為王妃的禮儀嗎?如果你不想用餐請你出去,不要影響我和塞繆爾的用餐心情。”

    鐘雯此時其實就像一個賭氣任性的小孩一樣,她瞪著眼楮,不敢相信拉赫曼竟然當著侍者的面訓斥她,她冷下了臉,拿起桌上餐刀便想要射出去,但是韓簡手指輕輕一點,她的手頓時一麻,餐刀掉在桌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韓簡在她耳邊輕輕說道︰“母妃,您已經不是小孩了,外公讓我轉告您,如果您繼續這麼胡攪蠻纏下去,他會登報發表聲明與您斷絕父女關系,您知道,他老人家可是向來說到做到的,您自己好自為之吧!對了,那片碧骨草葉子我已經拿回來了,既然您看不上莫莉,那肯定也是看不上莫莉送的葉子了。”

    說完韓簡便放下餐具,飄然離去,王宮廚子的手藝還是一如既往地糟糕,他還是回房間吃老婆準備的愛心食物吧。

    拉赫曼也吃得差不多了,他深深地看了鐘雯一眼,起身去處理政務了。鐘雯酸軟的身體慢慢地恢復了力氣,她又驚又怒又怕,韓簡的那番話在她心里掀起了驚濤駭浪,她不相信父親會對塞繆爾說出那樣無情的話,情急之下的鐘雯忙拿起手機,找出大哥的手機號碼,打了過去,電話響了許久,才有人接起,鐘浩文無奈地看著手機,最後一次吧,父親說得沒錯,小妹確實需要改變了,他們不可能保護小妹一輩子的。

    “大哥,你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啊?”電話里傳來鐘雯抱怨的聲音,鐘浩文不禁苦笑,小妹還能改變嗎?他不禁懷疑起來,也暗暗後悔當年太過寵愛小妹,把她養成了天真、任性、霸道、不講理的性子,希望現在做這些還不會太遲吧!

    “小雯,這是我最後一次接你電話,以後你自己好自為之吧!大哥和你二哥三哥他們不會再管你的事情了,當初你自己一定要選擇嫁給拉赫曼,那麼你就得做一個合格的王妃,而不是現在這樣只會發脾氣抱怨,小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以後別打電話來了,打也打不通的。”鐘浩文說完便掛斷了電話,眼楮再也忍不住紅了,鐘青山遠遠地看著大兒子,不禁嘆了口氣,老大和小雯的感情是最深的,讓他做這個決定確實是難為他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