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00章

100章

    可憐的肖副市長還什麼都不知道,就被領導找去他談話了,領導委婉地說了一些,讓他自己去網上搜索,並讓他先暫時停職回家處理好家里的事情再來上班,肖景松向來都是老好人的作風,只得領命。^^^百度&搜索@巫神紀+[email protected]閱讀本書#最[email protected]章節^^^

    肖景松被領導說得一頭霧水,他用手機一搜索,只見手機上老婆的裸照鋪天蓋地,而且還配以文字解釋,肖景松的臉脹成了豬肝色,難怪單位的人看他都是一副同情的神色,原來他真是個名副其實的“綠松市長”。

    老婆成了別人的老婆,女兒成了別人的女兒,兒子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兒子?肖景松怒了,老實人發起火來可是相當可怕的,他回到家就將吳文麗狠狠揍了一頓,把這幾十年來的窩囊氣都發泄了出來。

    吳文麗傷上加傷,被揍得只有出氣沒有進氣,肖楚楚想去勸架,被肖景松冷冷地看了眼,她嚇得不敢上前,爸爸的眼光真恐怖,像要殺人一樣。肖景松出了心里的郁氣後,找了個酒店宿了一夜。第二天,他立馬召開記者招待會,在公眾面前痛哭流涕,一副受害男人的可憐形象,並表示一定要和吳文麗離婚,家里的存款和財產他一點都不要,兒女也不是他的,他淨身出戶。

    群眾都是同情弱小的,看著肖景松這可憐的樣子,大家都對他抱以同情,覺得他真是挺可憐的,攤上這麼個老婆,同時也對吳文麗更加看不起,輿論又偏向了肖景松一邊,將他描寫成了一個被妻子欺騙的可憐男人,經過這一炒作,肖景松成功挽回男人的面子,並且也保住了他的市長位置。

    待肖景松回到別墅後,看都沒看躺床上的吳文麗一眼,扔給她一份他已簽字的離婚協議書,整理了幾件衣服便輕輕松松地出了門。出門時,肖景松看著天上的太陽,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這麼多年生活在吳文麗的陰影下。他總算是解放了。

    吳文麗看著床上的離婚協議書,恨得身上的傷口更疼了,被她一直看不上眼的男人擺了一道,心里的疼痛比身上的疼更讓她受不了。難怪都說不叫的狗才咬人呢,好你個肖景松。老娘辛辛苦苦幫你做到副市長的位置,你想過河拆橋了!

    吳文麗突然發現,她一直都小看枕邊人了,輕輕松松地享受著她為他安排好的一切,現在她落難了,他又可以在公眾面前狠狠插她一刀,把自己撇得一干二淨,全身而退。可是她現在還能干什麼,公司在有心人的打壓下倒了,曾經對她甜言蜜語的男人們都逃得遠遠的。電話也不敢接。

    就連楚楚親爹都一個電話都沒有,現在根本就沒人可以幫她,兒子連電話都不肯接,只有女兒還守在她身邊,此刻的吳文麗發現她這一輩子就像是鏡花水月、過眼雲煙,曾經擁有的一切都是虛的。

    吳文麗顫抖著手想要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她的驕傲不容許她在肖景松面前讓步,這個字她一定得簽下去。肖楚楚拉住了她的手,“你就這麼容易放過肖景松了嗎?他利用你得到了事業和地位,現在卻想甩了你。你就這麼甘心?”

    吳文麗看著眼前的肖楚楚,仿佛看見了年輕的自己,這個女兒她一直都是欣賞的,比她漂亮。比她聰明,也比她更心狠,可是如今她們已經走到了絕路,不簽還能干嘛?在餐廳發生的一切似乎燃燒盡了吳文麗的斗志,一夜之間老態盡顯。

    見母親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樣,肖楚楚急了。她還要東山再起呢,母親怎麼可以就這麼放棄?她厲聲道︰“你就這麼放手了嗎?想想曾經的生活,如果你就這麼放手,你將和那些普通人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也將會變成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太,你想要過那樣的日子嗎?”

    吳文麗的眼楮閃了閃,恢復了一點神采,肖楚楚見有戲,她又添了一把火,“你先別簽字,讓肖景松出面把你的公司拍賣,賣出來的錢到手再和他離婚,只要有了錢,我們離開s市,去另外一個城市重新來過。”

    “肖景松能有那個能耐?”吳文麗還是很懷疑肖景松的能力。

    “你可別小看他,光看他這兩天做的事情,哪還有以前那種優柔寡斷、唯唯諾諾的樣子?不管他行不行,反正就讓他辦好這事,要不你就拖著不簽字。”

    肖楚楚嗤笑,肖景松這人可不像表面那麼簡單,看他召開記者招待會的雷厲風行,可是相當有決斷的一個人,也不知道媽媽是怎麼會把一頭老虎當成老鼠的。

    吳文麗此時已沒了主意,一切听從女兒的安排,這次的打擊實在太大了,她以往的精明強干早消失得無影無蹤。肖楚楚打通了肖景松電話,倒還是像以往一樣喊他爸爸,把剛才的要求提了出來,沒等肖景松拒絕,肖楚楚又道︰“爸爸,我和媽媽如果沒有了錢,那就真的是被逼上絕路了,現在如果您再不幫我們,我們就只有去市政府撞牆了。”

    肖楚楚又繼續道︰“爸爸,您以後有的是大好前途,可別因為我和媽媽而影響了你的升官之路呢!”

    肖景松被肖楚楚這麼一威脅,不敢再拒絕,他也怕真把這娘倆逼急了,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他只得道︰“等我消息。”

    肖楚楚掛斷了電話,對吳文麗點了點頭,吳文麗總算是露出了笑容,只要有錢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疲倦地閉上眼楮,睡了過去。

    莫莉當然不知道她這麼一爆料把肖楚楚一家給鬧得天翻地覆,不過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會內疚,誰讓你們要來主動招惹她呢!再說一家都不是好東西,就當是為民除害了。

    馬艷麗和舒敏嫻得知後都打電話來向她詢問此事,莫莉當然是眉飛色舞地把經過說了一遍,把她們兩人逗得直樂,對于吳文麗此人,她們當然也是認識的,只不過因為看不上她的行事作風,平時也不怎麼接觸,沒想到居然就這麼毀在莫莉手上,真是造化弄人啊!

    馬艷麗倒是對吳文麗的公司起了心思,想把天姿買下來,不過她的流動資金還差點,便問莫莉要不要入股,莫莉想了想,也挺有興趣,便道︰“我出錢,只管分紅沒問題吧?”

    馬艷麗當然巴不得莫莉不參與管理呢,哪會不同意,于是吳文麗的公司便這麼愉快地被兩人瓜分了,馬艷麗出資三千萬,佔45%,莫莉出資一千五百萬,佔20%,剩下的由馬艷麗去找人投資。

    其實吳文麗的公司起碼值1個億以上的,不過肖景松哪會真心替她拍賣,就以七千萬賣掉了,讓馬艷麗和莫莉揀了個便宜。而這賣的七千萬還被肖景松拿走了一半,結果到肖楚楚手上只有三千五百萬,吳文麗想去找肖景松理論,被肖楚楚勸住了,眼下能有三千五百萬就不錯了,否則一分錢也拿不到手。

    莫莉才不管這些破事呢,她把一千萬打給馬艷麗後,就隨她安排了。她則帶著月月和小魚玩遍了s市的所有地方,也吃了好多美食,時間過得挺快的,一眨眼月月要回家了,莫莉和小魚也要去海南旅游,莫莉打了康明電話讓他明天早上去村口等著,她會把月月送回去的。

    小魚在一邊看著媽媽打好電話,不住地問道︰“媽媽,讓月月姐和我們一起去海南玩吧,好嗎?”這兩天和月月姐一起,小魚真舍不得讓月月姐離開。

    “你月月姐要是和我們去海南玩的話,她就不能回家過年了,這樣月月姐的爸爸肯定會想她的。”莫莉安慰小魚,帶月月去海南玩不沒什麼,只不過多一張機票的事,不過康明肯定是不會同意的,z國的風俗,大年三十可得和家人一起過的。(未完待續。)

    ps︰  謝謝各位親,不出意外,老羊都會兩更保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