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10章

110章

    救生員和潛水教練幫著莫莉一起把史蒂文拖上了岸,史蒂文死氣沉沉地躺在沙灘上,此時周圍的游客都圍了過來,議論紛紛。.在得知史蒂文是潛水出事後,很多游客都把已經穿上的潛水裝備脫了下來,這哪還敢潛水啊!

    救生員對史蒂文進行搶救,看到他的動作很專業,莫莉稍微放了心,讓早已跑過來的小魚回去拿手機,她剛才在水里潛了這麼久,力氣早已竭了。

    小魚拿了手機後遞給媽媽,莫莉忙撥打了120,說明了史蒂文的情況和出事地點。小魚見到媽媽蒼白的臉色,很體貼地為她揉背,並把本身不多的內力輸給媽媽。

    莫莉忙制止了小魚,兒子的年齡太小了,萬一要是弄個不好,會走火入魔的。莫莉運轉靈力,讓臉色看起來紅潤了許多,小魚這才放了心。莫莉讓小魚扶她起來,她走到還在進行搶救的史蒂文身邊,救生員已經汗流滿面,可他依然還在進行搶救,此時此刻,每一秒鐘都是珍貴的。

    海灣的負責人也過來了,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人,自稱張經理,他從潛水教練那得知是莫莉第一時間發現客人有危險的,也是莫莉第一個跳下去搶救客人,這位張經理對莫莉說了很多感激的話,就差跪拜謝恩了。

    莫莉擺手讓他停下來,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說道︰“我耳朵很難受,麻煩你別說話了!”

    莫莉確實耳朵很不舒服,一直嗡嗡地響,而且還一陣一陣地疼,普通人最多能裸潛十米,一般的也就五米左右,而受過特殊訓練的專業人士也就最多三十米,超過這個深度,人體承受不了水里的壓力,很可能會致使耳膜破裂,肺腔流血。肋骨壓斷等情況,莫莉第一次就這麼裸潛將近三十米,只是耳朵難受已是走了狗屎運了,當然和她練過功法也是有關系的。

    經理理解地點點頭。他當然也听說了莫莉裸潛二十多米的事,心里也是極驚訝的,真沒看出來,這麼個嬌嬌弱弱的女孩身體素質竟然如此好,要知道就算是他們海灣的專業潛水教練都做不到這一點的。

    “咳咳!”

    終于。沙灘上的史蒂文發出了聲音,“哇!好棒!”周圍的游客都歡呼雀躍著,能夠親眼目睹一條生命的挽回,不管是誰都是開心的。

    救生員也開心地躺在了沙灘上,累極地笑了。不過好人有好報,這位救生員堅持救人不放棄的行為打動了當時正在圍觀的一位漂亮女孩,也因此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千里姻緣。

    這時救護車來了,醫護人員將史蒂文抬上了擔架,當經過莫莉身邊時,躺著的史蒂文朝莫莉輕輕地說了一句話。他的聲音極輕,但是莫莉卻听懂了。

    “謝謝你!”

    是的,史蒂文說的正是這三個字,難道當時在海底他其實是有知覺的?真的很神奇!

    經過這一場事故,莫莉和小魚都沒什麼心情玩耍了,主要是莫莉沒有什麼精神,娘倆決定還是回酒店看電視算了,反正還有好幾天,時間很充裕。

    莫莉大概是真的累了,她回到酒店後便讓小綠陪著小魚一起玩。自己則沖了澡後躺床上便睡著了,中間小魚進來好幾次,想要叫醒媽媽吃飯,都被小綠阻止了。

    莫莉這種情況屬于靈力枯竭。也就是俗稱的力竭,萬幸沒有造成大的傷害,只要多休息就能恢復,若是那種嚴重的情況,很可能會造成經脈斷裂,以後都不能再練功了。

    所以在得知莫莉干了什麼傻事時。小綠是恨不得在這個蠢女人頭上敲幾個洞,真是專做賠本生意的,別人的命有自己的命值錢嗎?

    美國 洛杉磯

    “父親,史蒂文在z國出事了,我得去一趟z國。”一位和史蒂文相像的年青男人嚴肅地對坐在椅子上的老人說道。

    這兩人正是莫莉在天眼里看到過的,分別是史蒂文的父親和哥哥,原來史蒂文家是美國最有權勢的家族——摩爾家族,摩爾家族被稱為美國的影子政府(老羊瞎編的),也就是說,摩爾家族甚至比美國總統的權利還要大。

    美國和z國不一樣,z國官是官,商是商,明面上分的很清楚,但是在美國則不一樣,當官的肯定是在從商的,官與商之間是緊密結合的,甚至很可能就是一體的。

    摩爾家族便是屬于這種情況,這個家族出過三個總統,五個議員,就算現在在職的總統不是姓摩爾的,但也是摩爾家族推上去的,而且摩爾家族掌握了美國甚至全球的經濟命脈,在整個世界的政治局勢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現在的摩爾家族掌權人是史蒂文的父親老摩爾,但是老摩爾已經逐步把權利下放給了大兒子麥瑟夫,麥瑟夫今年三十二歲,生性嚴苛認真,和弟弟史蒂文是截然不同的性格,但是兩兄弟的感情卻是極好的,完全不像z國的豪門兄弟閱牆、勾心斗角。

    節 這次得知弟弟出事,麥瑟夫是最著急的,因為是他派史蒂文去z國辦事,若是弟弟有個什麼萬一……麥瑟夫根本就不敢想象結果。父親和母親的身體健康情況都不好,肯定是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的。

    事實也是如此,這次若不是出現了莫莉這個變數,史蒂文死了之後沒多久,老摩爾夫婦相繼也因病去世,只留下麥瑟夫一人獨自支撐摩爾家族,並且因為摩爾家族三位重要人物的先後死亡,對摩爾家的生意以及在民眾中的威望有很大的影響,讓麥瑟夫在很長一段時間都舉步維艱,苦苦支撐。

    “有生命危險嗎?”老摩爾急忙問道。對于這個小兒子,他是比較放縱和寵溺的,也許是年紀越大,心也越柔軟,在史蒂文身上,他的父愛是超載的,甚至連一句重話都沒有說過,也惹得麥瑟夫經常吃味,不過,幸好史蒂文沒有長歪,是個健康開朗,陽光帥氣的小伙子。

    “沒有,已經脫離危險了,听說是在潛水的時候出的事,幸好被一位z國女孩救了。”麥瑟夫將了解的情況一一道來。

    听說沒有危險,老摩爾松了一口氣,沒有危險就好,“那你這次去z國可要好好感謝那位勇敢的z國女孩。”

    “我會的,父親,我準備現在就出發去z國,公司請您多費心了!”麥瑟夫征詢道。

    “好的,路上小心!別告訴你媽媽。”老摩爾叮囑著大兒子,老妻的心髒不好,還是先瞞著她吧。

    麥瑟夫贊同地點頭,他擁抱了父親後便朝後花園走去,那里摩爾家族專用的私人飛機早已整裝待發了。

    麥瑟夫不知道,這趟z國之行,讓他見識了東方神奇的術法,讓他解決了父母的病痛,同時也讓他遇到了他一生的摯愛,求之不得,卻甘之若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