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16章

116章

    臭毛豪氣沖天地把那張卡遞了過去,在遞過去時他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疼得厲害,這可是他這幾個月所有的零花錢了,其實臭毛雖然是豪門小開,不過他父親牛董事長對于他的零花錢還是卡得比較緊的,一個月只肯給他十萬,在牛董事長看來,十萬元錢足夠他用了。

    可是臭毛同志要泡妞,要擺闊少派頭,十萬元錢哪夠他花啊?還好他老媽心疼他,時不時背著他老爸塞錢給他,才讓他能夠在京都富二代圈子里混得如魚得水。

    臭毛信心十足地看著莫莉,在他看來,只要是女人見到這張卡就沒有不動心的,他以前可是百試百靈,而且卡里還沒這麼多錢呢!在見到莫莉伸手接過了那張卡後,臭毛頓時志得意滿起來,安琪拉說得沒錯,就憑他英俊的長相,不凡的家世,要錢有錢,有權有權,哪個女人會不動心?(臭毛兄也太自戀了)

    莫莉听了臭毛的話後,不怒反笑,沒想到她竟然還能踫上豪門闊少用錢砸人的橋斷!莫莉用兩根縴縴玉指夾著銀行卡,輕啟朱唇︰“你家里很有錢?”

    “對,我爸爸可是有名的輝煌集團董事長,那可是有上億資產的。”臭毛激動了,美人馬上就要到手了啊!

    “你爸爸幾歲了?”莫莉繼續問道。

    “呃,五十五,不,五十六歲。”臭毛不解,美女干嘛要問他老爹的年齡啊。

    倒是麥瑟夫幾人听明白了莫莉的意思,都饒有興致地看著莫莉逗弄這個傻蛋,一百萬?莫莉一張符就要賣二十萬,她是那種差錢的人?會為了區區一百萬看上你這個弱雞?麥瑟夫鄙視地看著還在那做春夢的臭毛。

    “你爸爸身體挺好的吧?”

    “挺不錯,還能每天跑三千米。”牛董事長是個健身狂人,每天都要晨跑三千米,腹肌還有六塊呢,身體可比臭毛要結實多了。

    “你老爸身體又好,年紀又不大,沒準比你這個腎虛的兒子都還要長命。你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我是瞎了眼才會放棄我老公看上你這麼個廢物?”莫莉將那張卡朝臭毛臉上扔了過去,杏眼圓睜,把臭毛罵得狗血淋頭。

    臭毛還沒從這個神轉折回過神來,不是已經動心了嗎?怎麼會突然翻臉了?隨即他便怒火中燒。在京都哪個女人見了他不是恭恭敬敬喊他一聲“牛大少”,這個臭女人真是給臉不要臉,此時的臭毛早就忘記了那天莫莉的狠辣,沖上前就想霸王硬上弓。

    麥瑟夫臉色一變,立刻上前想把這個不知死活的男人拉開。不過莫莉反應比他更快,她冷哼一聲,朝臭毛肚子上重重地踹了一腳,臭毛“趴”地一聲,狠狠地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嘴里直哼哼,麥瑟夫見狀才想起來莫莉的本事,不禁笑著搖了搖頭,退回坐下繼續看好戲。

    此時臭毛的異動早已驚動了楊偉一伙。他們都圍了過來,看到躺在地上**的臭毛,楊偉哪還不明白臭毛是犯了老毛病了,他嘆了口氣,難道他真的應該和這幫人生觀價值觀都不同的發小繼續交往下去嗎?此時楊偉的心里對于自己繼續包容這幫朋友產生了動搖,也導致了後來他和這幫朋友的決裂。

    莫莉還不解恨,想到她竟被這麼一個惡心的男人肖想,甚至用錢來侮辱她,她的肚子里就涌上一股邪火,莫莉走到臭毛身前。對著臭毛狠狠地踹了下去。

    “你不是錢多嗎?姑奶奶把你打殘了,讓你躺醫院一輩子,看你家的錢夠不夠救你?”

    臭毛先還能叫幾聲,後來直接便昏死了過去。臭毛這些年因為縱欲過度,也不鍛煉身體,身體早就虧空得只剩一副殼子了,莫莉前面說的臭毛可能死在他老爸前面也不是不可能的。再加上昨晚的放縱,臭毛哪還禁得住莫莉的狠虐,哼都不哼一聲就兩眼翻白死了過去。

    楊偉見狀只得走上前勸阻莫莉。再打下去可真要出人命了,莫莉此時氣也出得差不多了,她也就順勢給楊偉面子,停下了腳,“今天就給你面子,他要是再到我面前來污言穢語的話,我說了讓他殘廢的話可不是虛的!”

    安琪拉在一旁大嚷道︰“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心狠手辣,臭毛看上你是給你面子,你個殘花敗柳拽什麼拽?”安琪拉這個女人真的是有點腦子拎不清,總是認不清現實。

    楊偉听不下去了,他走到安琪拉面前,大吼道︰“你給我閉嘴,如果不是你在一帝鼓動臭毛,臭毛會起這種心思嗎?我看你就是根攪屎棍,不弄出點事來就不舒服,如果再這樣的話,你就滾回京都去吧!”

    對于楊偉來說,能夠說出這幾句重話已是他的極限了,安琪拉不可置信地看著楊偉,這些年楊偉雖然對她並不熱情,但卻還是和煦如春風般,而且也不會對她說一句重話,今天是怎麼了?竟然為了莫莉這臭**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下她面子。安琪拉怒火沖天,忘記了對莫莉的恐懼,張牙舞爪地朝莫莉沖了過去。

    莫莉冷笑一聲,她倒是不知道這中間還有安琪拉這個女人的功勞,看來之前對她還是太仁慈了,得讓她嘗嘗重口味才行,莫莉對著撲上來的安琪拉撒出了一把無色無味的粉末,外人只看見莫莉的手一揚,安琪拉便慘叫出聲,兩手不停地在身上撓,她今天穿的是無袖的t恤和短褲,很快臉上、脖子、身上便出現了一綹綹血淋淋的抓痕,看得眾人都打了個寒顫。

    安琪拉最後忍不住,在地上不斷地打滾哀嚎,周圍的游客都圍了過來,有幾人似是認出了安琪拉是上次在機場被打斷了手的女孩,都對著她指指點點,有些老人最見不得安琪拉這種奇裝異服的年輕人,還說道︰“這種人看著就不是正經人,沒準是得了什麼髒病吧?”

    此言一出,眾人均逃離安琪拉身邊,就怕被傳染了,此時地上的臭毛也被安琪拉撕心裂肺的叫聲吵醒,他看到地上觸目驚心的伙伴,不禁暗自慶幸莫莉還沒對他下狠手。

    旁邊的胖牛和圓圓一眾女孩均嚇得不停打板子,只有美娜冷笑不止,該!你安琪拉不是拽嗎?瞧你破了相還怎麼拽?剛子則是徹底死了對莫莉報復的心思,這個臭娘們心狠手辣,還是算了吧,他可還想多活幾年。

    見一眾朋友都不敢靠近安琪拉,楊偉無法只得上前對莫莉求情,如今能和莫莉說得上話的也就剩下他了。剛才莫莉撒出去的是韓簡閑時發明的“癢癢粉”,人體接觸後會奇癢無比,生不如死,不過這種藥粉也只有十分鐘的效果,十分鐘後自動會解癢的,此時十分鐘也差不多到了, 莫莉便冷冷地對楊偉道︰

    “管好你的這幫朋友,我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下次再來惹我,我可不保證會再手下留情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