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18章

118章

    韓簡回到大廳時,舞會還在進行,燈紅酒綠,裙裾飛揚,暗香浮動,參加舞會的人不管男女都在肆意的隨著舞曲旋轉,真是好一派歌舞升平,只是這里沒有莫莉,再如何熱鬧都都與他無關。

    韓簡走到大廳前,拿起話筒,說道︰“諸位安靜一下,在此我要申明一件事,我塞繆爾?阿卜杜拉……?奧薩馬已經結婚,我的妻子是z國人,我們將于今年10月份舉辦婚禮,屆時誠請各位前來觀禮!”

    韓簡此言一出,下面頓時一片嘩然,沒想到最神秘的二王子殿下已經結婚了,那些懷揣做二王子妃夢想的千金們,個個都花容慘淡,傷心欲絕。而一些政客們則想的更深,王子妃竟然是z國人,難道是王妃家族介紹的嗎?難道這里面有z國的陰謀?難道二王子打算爭奪儲君的位子嗎?

    韓簡說完後不顧眾人的喧嘩,對今晚宴會的舉辦者邁拉迪長老告辭後便離開了晚宴,韓思緊緊跟隨其後,留下邁拉迪長老與薩德拉面面相覷,塞繆爾這是什麼意思?是打算明晃晃地來搶嗎?難道他確定z國政府會幫助他嗎?那樣的話倒是很麻煩。

    宴會上剩下的人紛紛追問奧爾罕,想打听韓簡妻子的背景,奧爾罕哪知道二嫂有什麼背景,而且就算他知道也不會告訴這些人的,就讓薩德拉著急吧!沒看他臉上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住了嗎?

    奧爾罕對于薩德拉可以說是深惡痛絕,十五歲的墮落,令他直到現在還經常在睡夢中驚醒,在夢中,他被全世界的媒體描述成一位**無恥的王子,王室剝奪了他的繼承權,父王和母妃對他搖頭嘆息,薩德拉得意的笑容,這一副副場景就像是放電影一般在他的腦海里浮現,整整持續了十年。

    在他的夢里。所有的人都是黑色的,給他的感覺只有壓抑和恐懼,只有二哥,在夢里二哥是他的救贖。像天使一般,給他帶來了陽光,帶來了希望(想象一下韓大少身披白色翅膀的天使形象),讓他能夠從深淵中逃脫。但是戒毒時的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卻永遠地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他永遠都會記住這種感覺。薩德拉!終有一日,你也會品嘗這種**的滋味的!

    奧爾罕與他們打了幾個哈哈後也找了個借口離開,他找到已經回寢宮的韓簡,“二哥,你就這麼當眾宣布了結婚的消息,母妃可又要有的鬧了!”

    奧爾罕是個有著小麥色肌膚的英俊男子,個子比韓簡還要高半個頭,模樣和韓簡一點都不像,韓簡看起來更像是z國人,而奧爾罕則是典型的**國人。濃眉大眼,眼窩凹陷,頭發卷曲。

    此時奧爾罕英俊的臉上愁雲密布,這幾天母妃實在是太能折騰了,就差沒把王宮給拆了,這回二哥這麼一宣布,本就不同意二哥婚事的母妃可又要大鬧了,真是愁啊!

    “沒事,不用理她,對了。你準備得怎麼樣了?”這些年韓簡讓奧爾罕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勢力,並與國內國際的勢力打好關系,只要能夠取得內外的支持,奧爾罕就能名正言順地繼承王位。

    “還不錯。只要再有三年,我一定會打敗薩德拉的!”奧爾罕自信地說道。

    韓簡滿意地頷首,雖然幫奧爾罕打敗薩德拉,對于韓簡來說是一件很輕松的事情,不過主要還是要靠奧爾罕自己,如果他沒有能力。就算自己把奧爾罕送上了寶座,他也是坐不穩的。

    “我準備提前回z國,這里就交給你了,我以前派給你的人手也給你了,以後可就要靠你自己了,不過我還是會在z國關注你的。”韓簡也是臨時決定回z國,他本還想等莎曼和莎麗回來後再走,最主要的是他還想著在國內多留幾天,幫幫奧爾罕,不過現在看來奧爾罕成熟穩重了不少,就算沒有他在身邊,奧爾罕也能夠游刃有余了。

    “二哥,難道你不等莎麗和莎曼了?”奧爾罕很吃驚,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沒有二哥在身邊,他都不敢做決定了。

    “不等了,以後見面的機會還有很多,這兩枚玉墜你替我轉交給她們,讓她們一刻也不能離身,知道了嗎?”韓簡取出了莫莉制作的平安符,遞給了奧爾罕。

    奧爾罕接過玉墜,小心地收好,對于莫莉這個未見面的二嫂,他是充滿感激的。韓簡把那片本給鐘雯的碧骨草葉子給了奧爾罕,奧爾罕吃了葉子後,感覺比拉赫曼還要好,畢竟他正當盛年,是吃碧骨草最好的時候。

    實際上那一年的吸毒對于奧爾罕的身體還是有很大傷害的,就像是家電,壞過之後就算是修好了,用起來總是沒有新的那麼順暢,他的身體就是如此,這十年來總是覺得身體有些不對勁,說不出來的感覺,不過吃了二嫂的藥後,奧爾罕感覺他現在的狀態比十五歲時還要好,全身都充滿了力量,隨時都可以給予敵人致命的一擊。

    為此,他很感激二嫂,二嫂是他生命中的第二個天使(莫女神和韓大少真是天生一對啊!),也因此,當韓簡說玉墜是莫莉做的平安符時,奧爾罕十分虔誠的把玉墜佩戴好,並鄭重表示一定會片刻不離身。

    韓簡重重地捶了捶弟弟的肩膀,說道︰“等十月份結婚的時候介紹你二嫂和你認識,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奧爾罕對于莫莉也十分好奇,能夠把二哥這個冰山融化,二嫂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物呢?想來一定是如同神仙一般吧?

    韓簡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安排韓思做回z國的準備,他昨晚已經打算好明天就走,到z國正好大年初一晚上,可以給莫莉一個驚喜。國內的事基本上處理的差不多了,也就只有母妃那里,若是處理不好的話,可會給奧爾罕帶來大麻煩。 想到鐘雯這個定時炸彈,韓簡的眉頭皺了起來,走之前必須把母妃給治服了,不能讓她亂來。

    韓簡來到餐廳吃早飯,拉赫曼國王自從吃了碧骨草後,精神越來越好,人也顯得越來越年輕,看起來竟比鐘雯還要年輕一些。這讓鐘雯恐慌不已,她引以為傲的容顏不再是驕傲,父親和哥哥們不管她,所有她能夠倚仗的都不再存在,讓她心慌不已,但她不願表現出內心的軟弱,只能用更強悍的姿態來掩飾內心的恐慌,這幾天鐘雯就如同得了狂躁癥一般,肆意的消耗著拉赫曼和韓簡對她的耐心。

    其實她的心里不是不後悔的,如果早知道那碧骨草會有如此好的效果,她又何必糾結是誰送的呢!她這幾天一直在等韓簡主動拿出那片葉子,可是韓簡卻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一切都讓鐘雯越來狂躁。其實韓簡很明白鐘雯在等一個台階,但是他不想再縱容鐘雯,縱容的後果就是她的跋扈和囂張,最主要的是她的無腦,都會給他奧爾罕四兄妹帶來很大的麻煩。

    韓簡朝他們問好後,便坐下來安靜地吃早餐,拉赫曼已經知道了塞繆爾昨晚的宣告,雖然對塞繆爾私自行動不滿,不過他對于莫莉送的碧骨草可是相當的滿意,好心情之下也就沒那麼計較了。

    “既然你已經宣布了結婚的事情,那麼我得吩咐下面的人開始準備起來,現在離十月份也只有八個月不到了,得早點布置!”拉赫曼對于韓簡的婚事十分上心。

    “父親,不需要太過奢華,我和莫莉都不是喜歡鋪張浪費的人!”韓簡特意提醒父親,就怕父親把他和莫莉的婚禮辦成金光閃閃的,亮瞎他和莫莉的眼楮。

    “結什麼婚?我這個做母妃的還沒有同意呢!我不會出席你們的婚禮的!”一直沒有說話的鐘雯突然爆發了。

    又來了,韓簡和拉赫曼對視了一眼,這幾天鐘雯每天早餐時都要鬧一場,弄得大家都吃不好飯,心力憔悴。韓簡示意餐廳的侍從退下,並布下了結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