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25 冰室

125 冰室

    湖泊中的空洞呈圓錐形,露出了湖底,從上往下看去,如同一個黑黝黝的深洞一般,看不見底,韓簡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洞中扔去,老半天沒有听見響聲,可見這個湖洞之深。湖中的黑洞如同一個巨大的嘴一般,仿佛能夠吞噬一切,莫莉不禁朝韓簡懷里縮了縮,這個洞好邪門,好像有一股魔力一樣,讓人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它,甚至是跳下去。

    莫莉和韓簡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想要離這個湖洞遠一點,突然湖底傳來一個慈祥的聲音,“你們來了!快進來吧,我的時間不多了!”

    聲音很蒼老,也有些嘶啞,仿佛行將就木的老人一般,小綠听了這個聲音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它想也不想地躍入了空洞中,瞬息不見,莫莉和韓簡阻攔不及,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小綠跳入洞里並消失不見,莫莉和韓簡彼此堅定地用眼神做了決定,義無反顧地手拉著手也跟著跳了進去,小綠不僅是他們的伙伴,更是他們的家人,不管前方是天堂還是地獄,他們都會陪著小綠一起前行。

    莫莉和韓簡跳入空洞中,眼前景致又是一變,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大廳,大廳四周豎立著許多雕花立柱,根根都有一人合抱粗,這些柱子粗看很亂,但是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它們都以一種極規律的方式排列,隱隱看去竟像是一個極高明的陣法。

    “跟著我走,一步都不可以走錯,否則將會卷入時空亂流中,灰飛煙滅!”小綠突然回頭說道,自從來到這里後。小綠就像是變了一個龜似的,十分嚴肅,仿佛一夜之間從小孩變成了大人,莫莉和韓簡听它如此說,哪還敢大意,死死地盯著小綠的龜爪,等著它帶路。

    小綠說完後便低下頭看著腳下的地板沉思著。大廳的地板都是由四方方的厚石板鋪成。十分平整,只是那些地板顏色雜亂,有紅的、黃的、黑的、白的、……起碼有十多種顏色。看得莫莉眼楮都發暈,直犯惡心。

    過了好一會兒,小綠才小心地邁出第一步,它一邊走一邊念著口訣︰“左黃黑、右白綠、前紅白、左黑紅……。猶如和尚念經一般,莫莉和韓簡小心地跟在它的後面。一步也不敢跟錯,就怕走錯一步,被卷到那個什麼鬼時空亂流去了?

    就這麼左走兩步,右走三步。前走走,後也走走,甚至中間還要跳幾步。他們來到了一堵石牆面前,石牆上有三個凹坑。分別是圓形、方形、三角形的形狀,小綠停了下來,又看著石牆開始研究了。莫莉抬手拭了拭額頭的汗珠,真是累死她了,走這麼一里不到的路,比她跑三千米還要累!

    韓簡緊緊拉著莫莉的手,手心都滲出了汗水,看到小綠這麼鄭重其事的樣子,他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得把老婆抓牢了,免得出什麼差錯。小綠又沉思了良久,莫莉和韓簡都不敢出聲,就怕打擾了小綠的思路,給他們帶來莫明的危險。

    終于,小綠開始行動了,它從自己本身的空間里掏出一塊靈石,塞進了其中一個呈圓形的凹坑里,隨即,靈石放出耀眼的光芒,石牆轟隆隆地開始啟動,大概是年份隔得太久了,頭頂上不斷有灰塵和小石塊落下來,弄得鼻子癢癢的。

    莫莉實在忍不住,“阿啾!”,打出了一個大噴嚏,在這個寂靜的石室里顯得猶為刺耳,莫莉摸著鼻子不好意思地朝小綠笑了笑,小綠瞪了她一眼,沒搭理她,繼續等著石牆打開,莫莉朝它做了個鬼臉,這麼嚴肅的小綠一點都不可愛!

    石牆終于打開了,一陣寒冷刺骨的冷氣迎面而來,莫莉被凍得立刻手腳僵住,三亞現在可將近三十度,她和韓簡都穿得很清涼,這冷不丁一股寒氣真是把她和韓簡凍得夠嗆。“運轉靈力護住全身!”韓簡在一旁急忙說道。

    莫莉忙將體內的靈力急速運行,靈力經過之處,立刻感到一陣暖意,這樣運行了一個大周天,莫莉才覺得全身舒服多了,她從空間里取出了厚厚的大衣,遞給韓簡一件,兩人趕緊將大衣穿上,再加上靈力護身,總算是感覺能適應這寒冷了。

    石牆里是一間五十來平米的房間,空蕩蕩的,十分清冷,“這里面什麼東西都沒有,那個聲音讓我們進來吸冷氣嗎?”莫莉忍不住問道,她實在是受不了這里面的寒意,簡直比南極還要冷!

    “到前面來,我就在這里面等你們!”蒼老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似乎比之前听見時又虛弱了一些。

    小綠發狂般地跑到石室前面,伸出爪子推開了那堵牆,里面竟然還有一個房間,不大,大概二十來平米,只不過這個房間里更冷,莫莉和韓簡得不斷地運轉靈力才能保持體溫,兩人實在是凍得不行,眉毛和眼睫毛都覆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

    “你可以用火球符的!”蒼老的聲音帶著笑意提醒莫莉,就像是一位慈祥的長輩。莫莉恍然大悟,才想起自己可是會制符的,腦子都被凍僵了,莫莉懊惱地拍了拍腦袋,忙從空間里取出幾張“火球符”,連連打出,頓時整個房間里燃起了陣陣火焰,牆壁和地板上的冰霜也漸漸融化。

    只是這個說話的人到底在哪里啊?莫莉左看右看都沒有發現房間里有人,突然,小綠發瘋似的朝牆角撲去,大哭喊到︰“媽媽!”

    小綠邊哭邊從地上抱起一個電視機大小的冰塊,它將冰塊放到火上烤著,不一會兒冰塊化成了水,漸漸露出了一個和小綠極像的烏龜,只不過這只烏龜是黑色的,體型稍微大一點。

    只是這只烏龜的狀況實在是不好,原本烏黑的龜殼變得灰白,頭也無力地耷拉著,像是隨時都會死去一般!“我的孩子,媽媽總算能夠再見到你了!”龜媽媽虛弱地說著,只不過她的聲音好像響亮了一些。

    “媽媽,你不是和爸爸一起隨老老祖升仙了嗎?怎麼會到了地球的?還受這麼嚴重的傷?是誰把你打傷的?爸爸呢?還有老老祖呢?”小綠看著這般虛弱的媽媽,哽咽著問了許多問題。

    它真的沒想到這個召喚它的聲音竟然是媽媽,它應該早點過來的,要是它早點來了,媽媽也不會因為耗費太多靈力召喚它而傷上加傷,小綠恨死自己了,它痛苦地嚎嚎大哭。

    莫莉被這突發的情況給弄懵了,小綠怎麼會有一個媽媽在海底的?“快把碧骨草拿出來兩株!”韓簡在一邊說道。

    小綠听見碧骨草眼楮一亮,忙感激地看了韓簡一眼,它倒是忘了碧骨草雖然不能根治媽媽身上的傷,但卻可以緩解她的傷勢,延長時間,說不定哪天就能找到醫治媽媽的藥材了!

    媽媽的情況一看就知道是被一種極陰寒的功法所傷,這個世上只有“烈陽果”才可以完全驅除媽媽體內的陰寒之氣,只是“烈陽果”就連空間靈山上都沒有,地球上有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小綠想到媽媽可能會因傷勢嚴重而死,它的淚水又留了下來。(未完待續)

    ps︰有讀者反映說沒有小標題很不給力,于是老羊又注上了小標題,來點獎勵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