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29 席散

129 席散

    龜媽媽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藥丸,“老老祖他老人家天上地下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可是卻只有一樣他老人家是不懂的,那就是醫,這也是他老人家一生的憾事!”

    “那為什麼師祖的空間里會有這麼大的一座藥山呢?”莫莉又問道。

    “正因為他老人家不通醫學,被許多人笑話,這才四處收集了許多藥材,他老人家花了將近十年時間潛心研究丹藥,可是藥材倒是浪費了不少,丹藥卻一顆都沒有做出來!”龜媽媽說到這里笑了,想到那個時候老老祖氣急敗壞胡子翹得高高的模樣,龜媽媽就忍不住想笑。

    “我也記得有一段時間山門里總是傳出臭臭的氣味,害得我每天都和爸爸跑到海里去游泳。”小綠也插嘴說著,不過面上卻有些黯然,想來是想到了龜爸爸吧。

    莫莉和韓簡沒有想到神通廣大的明陽真人竟然不懂醫學,當初看到那麼大那麼多藥材的藥山,他們都下意識的以為他老人家是大國手呢!

    想到無所不能的明陽真人恰恰因為唯一不精通的藥學而送了命,莫莉也覺得有些黯然,龜媽媽則是自責不已,如果她能懂得制藥,那麼老老祖和阿綠爸爸就不會……

    但是斯人已逝,活著的人還要好好的活下去,龜媽媽強打起精神,她得努力活下去,阿綠還這麼小(莫莉表示有點接受不能,小綠大人可都活了幾萬歲了,老的可不能再老了!),仇人還活得好好的,神卜門還要傳承下去,她的事情可多著呢,老老祖不在了,她得替他老人家好好地看著神卜門。

    龜媽媽將韓簡的藥丸拿出了一顆放入嘴中,運功將藥力沖開,頓時一陣陣熱流從丹田向四周傳送。整個人都變得暖洋洋的,龜媽媽舒服地**著,龜殼外面迅速地覆上了一層冰霜。

    莫莉和韓簡以及小綠都死死地盯著龜媽媽,尤其是韓簡。這種藥丸他是第一次制作,效果如何他也不知道,所以這幾人中他是最著急要知道結果的。

    龜媽媽調息完畢,將身上的冰霜抖了抖,笑眯眯地說道︰“很好。我覺得體內的寒毒好像少了一點,要是這樣堅持下去,我的寒毒應該會驅除得差不多的!”

    龜媽媽沒想到韓簡的制藥水平如此高明,竟將炎草的藥力提升了好幾倍,一顆藥丸就有如此大的效果,龜媽媽不禁燃起了求生的**。

    韓簡為龜媽媽把了把脈,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這次的藥丸是成功了,“不錯,效果比我想象的還要好。龜媽媽,您每天吃一顆就可以了,多吃會對你的經脈造成傷害!”

    龜媽媽忙記下了,她本還準備過一會兒再吃上一顆的,听韓簡這麼一說,她才暗呼“好險!”。

    確定了龜媽媽的身體恢復有望,小綠的臉上重現了笑容,莫莉舒了口氣,還是這樣的小綠接地氣啊,前面那嚴肅的小模樣真心受不了。

    莫莉摘了些菜便準備出空間了。外面可還有一幫人等著呢!小綠也挺想伙伴小魚的,可是它又想陪著媽媽,兩頭都舍不得,看到小綠猶豫不決的樣子。龜媽媽笑道︰“阿綠你和他們一道出去吧,媽媽在里面療傷,你不用擔心,不是還有小笨嘛!”

    龜媽媽雖然也很想兒子陪著她,可是她最後還是讓小綠走了,孩子長大了總得放飛出去。哪能時時刻刻守在媽媽身邊?不得不說,動物界的媽媽教育孩子要比人類成功得多,那是因為它們知道什麼時候該放手,不會把孩子養成溫室里的嬌花。

    小綠依依不舍地和媽媽告別,同莫莉他們一道出了空間。這時外面大概快到中餐時間了,史蒂文他們早早就來了莫莉他們住的房間,在客廳里和小魚一起玩得挺歡暢。

    莫莉心里明白這是明晃晃地來蹭飯呢!她心里不由好笑,莫莉換好了衣服,把頭發隨便地扎了下,便和韓簡一道出了門。“呦呵,起床了啊!”史蒂文打了個呼哨,神情曖昧。

    其他人也都似笑非笑地盯著他倆看,主要是莫莉的樣子太引人遐思了,頭發蓬松,神色憔悴,不由得不讓人想到其他地方。眾目睽睽之下,莫莉實在是難為情,好想大聲解釋她是因為失血過多才起不來的!

    韓簡則一點表情都沒有,依然那麼淡定,他拉住想去廚房做飯的莫莉,說道︰“今天不做飯了,讓酒店送菜上來!”開玩笑,昨晚流了那麼多血,起碼得好好養個把月才行,哪能動手干活?

    自個的老婆自個心疼,你們想要吃飯就吃酒店的菜,韓簡可舍不得莫莉去做飯,昨晚上可把韓簡嚇壞了,沒想到收個小千界竟然要那麼多血,這段時間可得給莫莉好好補補,韓簡在心里琢磨好了莫莉的食補計劃,導致她從此看見紅棗當歸就想吐。

    史蒂文等人雖然失望不能吃到莫莉做的菜,不過隨即便釋然了,看莫莉那無精打采的樣子,不能做飯也是可以理解的(史蒂文又自動腦補了),再說酒店的菜味道也挺不錯,大家索性都聚在了莫莉他們的房間,正好中飯一起聚餐。

    韓簡拿出了老摩爾夫婦的藥丸,遞給了麥瑟夫,藥的用法他已經寫得很詳細放在了藥瓶里,不過他還是囑咐道︰“你父親的藥每天三顆,飯後服用,一個月後變成每天一顆。你母親則是每天兩顆,一個月後變成一天一顆。”

    麥瑟夫拿出紙筆想要記下來,被韓簡阻止了,“不用記,我在藥瓶里放了說明書,這兩瓶藥大的是摩爾先生的,小的是摩爾夫人的,我開的是三個月的藥量,據我估計三個月藥吃下來,病情應該會有所緩解的,你拿回去讓你父母親試試。”

    麥瑟夫喜形于色,拿出了一張卡,遞給韓簡,說道︰“真是太感謝你們夫妻了,這是我們的心意,請你一定要收下!”麥瑟夫神色誠懇,態度異常堅決。

    韓簡伸手接過了卡,這卡要是不收,麥瑟夫怕是晚上睡覺都睡不好了,而且這里面恐怕大頭還是感謝莫莉的救命之恩的。見韓簡收下了卡,麥瑟夫總算是松了口氣,其實不止z國人不愛欠人情,老外也不喜歡欠人情的。

    吃中飯時,麥瑟夫和史蒂文再次向莫莉和韓簡敬酒表示了謝意,並說他們下午就要回國了。其實麥瑟夫很早就該回國的,不過因為要等韓簡,主要是他不親自見一面心里總是不放心,再一個原因是他很久沒有休息了,趁這個機會正好放松一下,如今史蒂文沒事,父母親的健康恢復有望,真是皆大歡喜。

    于是這頓飯變成了麥瑟夫三人的餞別宴,席間大家喝得很盡興,每個人都有點醉了,除了韓簡和莫莉,韓簡是千杯不醉,莫莉則是韓簡不讓她喝,把她給饞死了。

    酒盡席散,麥瑟夫、史蒂文、亨利三人飯後便乘私人飛機回家了,韓思休息會也告辭離開了,就這樣,原本熱熱鬧鬧的一堆人就只剩下他們三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