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32 凶手是她?

132 凶手是她?

    龍龍媽媽不敢哭得太大聲,怕驚擾了里間的兒子,可是這種壓抑的哭泣更加令人覺得悲傷,周先生擁住妻子,他的面上也滿是悲憤,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仇恨要這麼對待他的妻子和孩子,竟然如此狠毒!他自問向來與人為善,就算是有什麼恩怨也不過是工作上的矛盾,怎麼會遭到如此陰毒的報復?

    龍龍的爺爺和奶奶強忍著悲痛,互相攙扶著支持對方,讓人看了好不心酸,莫莉看了實在不忍心,悄悄地問韓簡,“你能治好龍龍嗎?”韓簡微微頷首,莫莉听了才將心放寬。

    “那我妻子是怎麼中毒的呢?是食物中毒還是接觸了什麼東西?”周先生平復心情,問出了事情的重點。

    “美人醉的汁液是通過身體接觸才能中毒,而且需要長時間的接觸,你妻子在結婚前後那段時間有沒有經常用一樣東西或是常把某樣東西放在身上?”韓簡倒是來了點興趣,美人醉這種毒他也是從古醫書上看來的,現實中還是第一次接觸。

    周太太停止了哭泣,她慢慢地回想往事,她和周先生是通過相親認識的,兩人算是一見鐘情,認識了不到一年就結婚,婚後兩人的感情一直都非常好,公公婆婆也十分開明大方,本來他們會是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除了......,兒子的身體一直是家里的陰霾,壓在每個人的心頭。

    周太太想了半天,才說道︰“我很少會經常用一樣東西,就算是香水我也是經常換著用的,哦,對了。我那個時候戴了一件平安玉扣,是我婆婆送給我的新婚禮物,我一直戴到龍龍出生為止,後來龍龍的身體不好,我听人說玉是養人的,就把玉扣給了龍龍戴!”

    周太太邊說邊走進里間把那枚玉扣從龍龍身上取了下來,遞給韓簡。此時她的神情十分緊張。莫莉猜測,如果韓簡說出這枚玉扣有問題的話,想來周太太一定會崩潰的。

    龍龍的奶奶也面帶凝重。這枚玉扣是她送給兒媳的見面禮,當時她特意托一個要好的朋友從新疆那邊帶過來的,兒媳十分喜歡,一直戴著它。直到後來給了孫子。如果真的是這枚玉扣的問題,那麼害了孫子的罪魁禍首就是她了。老太太不敢想下去。

    韓簡接過玉扣,放到鼻子處聞了聞,又放到陽光下照了照,肯定地說道︰“就是這個玉扣的問題。這枚玉扣被美人醉的汁液浸透了,周太太多年不能懷孕以及龍龍的身體虛弱都是因為這塊玉扣,你們是從哪里買來的玉扣?”

    “砰”地一聲。周太太和龍龍奶奶相繼倒在了地上,她們倆實在是承受不了這個打擊。沒想到竟然是她們自己害了龍龍。周先生和龍龍爺爺也難以置信,不過他們還算鎮定,和莫莉一起把地上的兩人攙扶起來,躺在沙發上,使勁掐她們的人中,這才悠悠醒轉,無聲地流淚。

    周先生顧不上安慰母親和妻子,他一步搶上前把那枚玉扣握在手中,雙目赤紅,恨得似是要把玉扣給捏碎。韓簡讓他拿住玉扣的繩子,雖然美人醉需要長時間接觸才能生效,不過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你看,這塊玉扣本應是透亮的淡綠色,可現在玉中間卻有一絲絲的紅沁,那是因為美人醉的汁液滲進去的緣故,還有你聞聞,這玉扣聞起來是不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這就是美人醉的氣味。”韓簡給周先生解釋著玉扣的異常之處。

    “那些紅沁和香味我買回來時問過我朋友的,她說這是玉里面有礦物質的緣故,還說這種玉是很難得的,我當時還信以為真,我怎麼這麼糊涂啊!”龍龍奶奶內疚得使勁拍自己的腦袋,都是她害了孫子啊。

    “媽,這玉扣你是從哪里買回來的?”周先生不愧是商界精英,這會兒工夫已恢復了冷靜,事以至此,自責已是無用,還是想辦法找出仇人以及治療龍龍要緊。

    “這是我托你楊阿姨買的,她老家是新疆的,經常幫人帶玉首飾,價格比在京都買要便宜很多,我身上這個手鐲也是她替我買的。”龍龍奶奶急忙把手上的玉手鐲褪了下來,因為太急切,把手上的皮都擦破了,但她毫不在意,似是想要證明好友的無辜,她是怎麼也不敢相信多年的好姐妹會是他們一家的仇人,再說她們之間也沒仇啊!

    韓簡接過玉手鐲看了看,便把它還給了老太太,搖了搖頭,表示手鐲是好的。

    “不一定說買的人就是要害你們的人,也許你朋友買回來後被人做了手腳也有可能的。”莫莉替他們分析。

    周先生讓老太太好好回想一下,當時買手鐲時有什麼不正常的情況,或是發生了什麼讓她印象深刻的事情?

    龍龍奶奶听了周先生的話,慢慢地回想起來,突然,她似是想起了什麼,說道︰“我想起來了,那次買玉扣本來說好九號拿給我的,可是你楊阿姨卻拖到了十二號才給我,她說是那邊發貨遲了。”

    “媽你確定是拖了三天嗎?”周先生面色疑重,如果真如母親所說,那麼這三天里玉扣很可能就被人動了手腳。

    “不會記錯的,因為你們結婚的日子是十四號,我當時還擔心會趕不上結婚那天把玉扣送給小華(龍龍媽媽),所以這事我特別有印象。”老太太十分肯定。

    “美人醉浸透玉扣正好需要三天三夜時間。”韓簡在一旁補充。

    “怎麼會這樣?小楊為什麼要害我們家啊?她怎麼會是這種人呢?我們都四十多年的交情了,老周,你說這是為什麼?”老太太真的接受不了多年好友竟然是害孫子的元凶這個事實,哭倒在周老爺子的懷里。

    周老爺子也覺得難以置信,小楊是他和妻子多年的同學、同事加好友,兩家的孩子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當年他們都以為兒子會和小楊的女兒安安在一起,可是卻沒想到兒子對安安只有兄妹之情,最後各自成家立業。

    “安安!”周老爺子和周先生同時喊出了同一個名字,他們父子對視了幾秒,從對方的眼神明白他們都想到一塊去了。

    而周先生則想的更多,當年安安曾找周先生表白過,不過卻被他拒絕了,雖然他嘴上說的是對安安只有兄妹只之情,其實真正的原因是他發現安安是個表里不一的女孩,表面美麗溫柔善良,其實內心卻尖酸刻薄狠毒。

    曾經他就親眼見過安安偷偷把一個比她長得漂亮的女同學推到深溝里,讓那個女同學摔得頭破血流,差點破了相,在家里養了一個學期的傷,後來還轉學了,從此安安就一枝獨秀,成為了她們班上最漂亮的女生。

    自從那件事後,他就對安安敬而遠之,想到安安的狠毒,周先生越想越越覺得凶手就是她,他恨恨地說道︰“爸媽,肯定是袁安安,她一定是懷恨在心才這麼報復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