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34 懲治

134 懲治

    龍龍看見大家都走了進來,小嘴巴張成了可愛的o形,似是不明白為什麼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有叔叔阿姨都跑到他的房間來了?老太太最先搶上前問道︰“乖龍龍,告訴奶奶,還覺不覺得難受?”

    龍龍乖巧地搖搖頭,說道︰“不難受了,奶奶,我喝了阿姨給我的水後就覺得舒服多了。”

    莫莉心里暗暗好笑,當然管用了,那可是靈泉水呢!其實龍龍的身體用靈泉水調理是最好的,不過,以她們和周先生家現在的關系,還沒好到讓莫莉舍出靈泉水的地步,莫莉出面求情讓韓簡治病救人都還是看在小魚和龍龍是好朋友的面子上,再加上龍龍小朋友確實很惹人憐愛。

    有些人可能會說莫莉太狠心,可是大家想想,從小在血親虐待下苦苦掙扎,那個時候可憐的莫莉又有誰來幫助她呢?這麼受著苦難長大的莫莉沒有變成一個憤世嫉俗、報復社會的人已經是萬幸!

    所以有的時候莫莉會心硬如鐵,有的時候卻又柔軟如水,當然這要看她的心情高興與否,這樣的莫莉有點像武俠小說里寫的那種亦正亦邪的人物,其實她和韓簡是真的挺相配的,都一樣的隨心所欲,一樣的享受自由。

    周先生他們當然不知道龍龍小朋友喝的是靈泉水,他們一家雖然都是高級知識分子,但是這些年為了龍龍的病,什麼求神拜佛,招魂喝符水……什麼方法都試過,哪還管什麼唯心主義唯物主義,那個時候他們一心想的就是只要龍龍能好,就算是讓他們去跳大神都願意的。

    現在見龍龍只是喝了一杯莫莉倒的水。就把一夜反復發作的燒給退了,他們高興之余,俱都堅定地認為莫莉就是龍龍的貴人,特別是老太太,嘴里不斷地念叨著“莫莉是貴人”這句話,讓莫莉哭笑不得,不過也因為這股信念。他們對韓簡能夠醫治好龍龍充滿了信心。不知不覺都恢復了精氣神。

    龍龍既然已經好了,莫莉便和他們告辭離開,這一家子老老小小的看著精神狀態都不好。還是讓他們多休息吧。小魚在臨走前,大聲地對龍龍說道︰“龍龍,你先休息,等你好了我們再一起玩。不過你這身體可有點差,要不你以後也和我一樣練跆拳道吧。你瞧,我的身體多棒!”

    小魚邊說還邊展示他那小小的一塊塊肌肉,看得龍龍艷羨不已,周先生听了倒是眼前一亮。問道︰“韓先生,龍龍現在的身體可以練武嗎?”

    “可以,不過要找一個真正的武術大師練內家功夫。不要去練那些雜七雜八的武術學校。”韓簡對于龍龍去練武也是極贊同的,不過得練真正的武術。而不是社會上那些所謂的武術學校。

    周先生點了點頭,將韓簡的話記在了心里,回京都後他便四處托人尋找武術大家,人力金錢都耗費了不少,蒼天不負有心人,終于讓他給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八卦掌傳人,只是這位大師早已收山很久了。

    在他多次前往大師家苦苦哀求下,這位已經半退隱的大師總算是被他打動,破例收下龍龍做他的關門弟子,不過令大師驚喜的是,龍龍的根骨極佳,竟是極適合練八卦掌的,于是大師便潛心教導龍龍,把他一生所學俱都傳授給了龍龍,從而也培養出了一位名揚海內外的武術大家,此是後話,暫且不提。

    莫莉韓簡三人走後,龍龍吃了韓簡的藥丸,也昏沉沉地睡著了,因為韓簡之前就說過,這種藥丸服用後的癥狀就是睡覺,一天能睡十幾個小時,所以周先生一家都沒在意,甚至還覺得欣喜。

    因為身體緣故,這七年來孩子的睡眠質量極差,稍有一點響動都會驚醒,像現在這樣睡得這麼沉還是第一次呢!民間都說孩子長個子都是在睡覺的時候,龍龍能夠睡好,那就說明龍龍會好好地長大了。

    周太太愛憐地替龍龍蓋好毯子,親了親兒子的臉蛋,心里極歡喜,兒子的身體恢復有望,讓一直以來壓在她心頭的陰霾終于消散了,只是那個袁安安到底是什麼人?和她有什麼仇恨?竟然要這麼害她和兒子?想到這里,周太太握緊了拳頭,指甲深深地嵌進了肉里,沁出了艷紅的血絲,她卻一無所知。

    周先生走了過來,心疼地把妻子的手松開,“你可真是個傻瓜,把自個的手抓傷了都不知道!”

    “老公,袁安安是誰?她為什麼要這麼害我和龍龍?”周太太想到這八年的痛苦和折磨,眼淚忍不住就流了下來,沒有人能夠體會她心中的痛苦,這些年來她一直都認為是自己的身體太差才害得龍龍身體不好,就連公公婆婆也都是這麼認為的。

    雖然公公婆婆都很開明,但是在龍龍生病厲害的時候,婆婆還是會忍不住埋怨她,說一些風涼話,而她因為內疚自責只能默默地承受這些指責。但是現在看來,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這些年的委屈全部都化成了淚水流了下來,不能自己。

    周先生心疼地把妻子小華擁在懷里,拍著她瘦削的肩膀,心里更難受了,當年剛結婚的時候小華身上還是肉肉的,小華是屬于那種看著顯瘦,身上有肉的女孩,可是現在她的身上卻瘦骨嶙嶙,抱著都咯得慌。

    這些年小華的痛苦他哪會不知道?母親背後偶有埋怨小華他也是知道的,只是作為夾心餅干的他,只能當作不知道,默默地支持安慰妻子。

    周太太把這些年的委屈發泄出來後,感覺舒服多了,她看到丈夫的衣襟上濕了一大片,都皺在了一起,不禁有些難為情,她都四十歲的人了,竟然還跟個小女孩一樣,真是丟臉。

    周老爺子和老太太在外面听見兒媳的哭泣聲,長長地嘆了口氣,是他們老周家對不住兒媳婦啊!想到以前她還怪兒媳婦,說了不少酸話,老太太的心就跟刀扎似的,說來說去,真正害了孫子的是她這個老不死的啊!

    周先生和周太太兩人一起走了出來,老太太走到周太太跟前,內疚地說道︰“小華,媽要跟你說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我才是罪魁禍首啊!”

    周太太忙扶住婆婆,“媽,不怪您,您也不知道那塊玉扣是有毒的,真正的凶手是那個給您玉扣的人,我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媽,她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害我們家?”

    老太太沉默了,這讓她怎麼回答兒媳婦,說袁安安是兒子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這麼說會不會影響兒子兒媳的感情?

    這時周先生開口了,他大致把袁安安的情況和妻子說了一遍,最後他保證道︰“小華,你相信我,我和那個袁安安之間一點事情都沒有,自從我看見她害那個女同學後,我就不怎麼和她說話了,誰知道這個女人心理是不是變態,竟然會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出來!”

    周太太笑看著越說越憤恨的丈夫,溫柔道︰“老公,我相信你,只是我們這次回京都後該怎麼做?袁安安肯定不會承認的,最主要的是這種毒現在的醫學儀器都檢測不出來。”越說周太太越心涼,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凶手逍遙法外嗎?

    “小華,不要擔心,我不會輕易放過她的,敢害我家人,我要讓她百倍償還!”周先生恨得咬牙切齒。

    法律制裁不了袁安安,他有的是辦法讓她生不如死,這些年他在商界混跡,認識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只要肯出錢,要收拾個把人,那是小意思!袁安安,你給老子等著,不把我老婆和兒子受過的苦百倍還在你身上,老子就不信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