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36 紅翡

136 紅翡

    看了四五分鐘,莫莉一塊能入眼的都沒發現,此時她的靈力已經有些供應不上了,正準備收回靈力時,突然,眼前一片血紅,莫莉定楮看去,是前方長條桌上的一塊毛石,她忙拉著韓簡朝那個桌子跑去,那塊被莫莉發現里面有紅翡的石頭大概有兩個籃球大小,黑乎乎的,像個牛糞堆似的,標價是20萬。

    韓簡看莫莉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有所發現了,便抱起這塊毛石,四五十斤重的石頭韓簡抱著就跟抱個小娃娃似的,極其輕松。兩人一起來到收錢的櫃台,老板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黑瘦黑瘦的,看著就一臉精明相。

    老板看到韓簡和莫莉兩人抱著的石頭,眼楮一亮,這可是個大買賣,今天總算是開了個大張了,再看這兩人的一身派頭,絕對是個大主顧,他殷勤地讓店里的小工接過韓簡手里的石頭,問道︰“二位是要現在解石還是帶回去解?”

    “現在解。”

    莫莉哪還等得到回去,她現在只想立刻把石頭解開來,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和天眼看到的一樣,那紅色可真好看,就像是一片火海似的,透亮透亮的。

    莫莉拿出卡付了錢,老板忙讓幫工把這塊牛糞堆毛石運到解石區,老板親自上陣,他脫了外套,將毛石放在機器上固定好,說道︰“美女,來劃線吧!” 莫莉拿了筆在石頭上劃了幾道。

    “美女,有點淺呢!”老板笑著說道。

    “淺點好,萬一要是我的石頭里面全部都是翡翠的話,劃深了不把翡翠給切壞了。”莫莉笑眯眯地回答。

    老板挺好說話,顧客是上帝,大不了他多切幾刀,他開了機器,對著莫莉劃的線準備開切。

    “老板,你可要切準啊!”莫莉不放心,又提醒道。

    “美女。你只管放心,許老板可是我們騰沖有名的許一刀,他就從沒失過手!”說話的是旁邊一個胖胖的男人,看來是當地人。

    許老板嘿嘿地笑著說道︰“哪里哪里。都是大家抬舉我!”說完他便專注地開始切石,眼神凌厲,黑瘦的臉龐看起來竟充滿了男人味。

    怪不得總有人說認真干活的男人最具有男人味,眼前的許老板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在切石時。許老板一下子便從一個黑瘦甚至有些猥瑣的男人變成了高大成熟的男子漢。

    因為莫莉切的是高價毛石,很多人都圍了上來,一會兒便團成了個人形圈,對著機器上的毛石指指點點,轟隆隆的機器聲響起,大家都聚精會神地看向旋轉的刀片,許老板看來的確是個切石高手,手不抖,眼不斜,干淨利落地沿著莫莉所劃的線切下去。

    一陣石屑揚起。“出綠了!唉喲喂,還是紅翡呢!”有人大聲喊了起來。

    頓時莫莉旁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這個市場可是有老長一段時間沒出過紅翡了,一些翡翠商就像是蒼蠅聞了肉味一般,把莫莉和韓簡圍得密密實實。

    “美女,我出五十萬,讓給我吧!說不定你再切下去就沒翡了,還不如就現在掙個三十萬,多好!”有人開始哄騙加利誘莫莉,莫莉听得直樂。看來小說也不全是騙人的,真有這種還沒全開出來就有人買的橋段。

    莫莉才懶得搭理這些人,她慵懶地靠著韓簡,全部交給老公。韓簡也懶得應付,他沉下臉,全身散發著超強冷氣,呼啦一下子,莫莉和他周圍空出了直徑三米的圓圈,莫莉看得咯咯直笑。

    許老板已經把毛石全解了出來。這塊牛糞堆毛石只有外面薄薄的一層是石塊,里面居然全都是艷紅的翡翠,在陽光的照耀下,紅得刺目,比莫莉在天眼里看見的還要好看,她走上前,驚喜地看著這塊有將近兩個籃球大小的紅翡,樂開了花。

    周圍的人也都痴迷地看著這塊美麗的翡翠,“居然還是冰種紅翡,水頭好顏色艷,多少年沒有出過這麼好的紅翡了!傳說中的血翡大概也就這樣了吧!”有位老人家感概地說著。

    “這就是血翡,你們看這是當年在香港華都拍賣會上出現過的一對血翡手鐲,那對手鐲還沒有這塊水頭好呢,顏色也沒有這麼正,都拍出了五千多萬的天價,這塊紅翡能掏多少對手鐲啊!”

    說話的人是位三十多歲的西裝男人,看來也是這里的常客,他此刻正拿著手機和莫莉的紅翡對比著,不斷發出嘖嘖的驚嘆聲。

    眾人頓時嘩然,這眼前的可是座金山哪,得值好幾個億呢!大家都痴迷地看著眼前這塊紅翡,許老板也同樣著迷地撫摸著他切出來的寶貝,兩手激動地不停顫抖。

    “老許,這下你可後悔了吧,二十萬就把這麼塊絕世紅翡給賣了,要是你不賣的話,你老婆可就能去國外看病了。”有人為許老板可惜著。

    “我許小毛從來都是只賣毛石,不賭石,這是我的原則,再說這二十萬我也是掙了錢的,沒啥好後悔的,我老婆的病我再掙錢就是。”許老板正色道。

    莫莉不禁對眼前的男人另眼相看,這要是換了她自己,恐怕也不會有這麼好的心態,二十萬和幾個億中的差距可不是一點點。而且听起來這位許老板還挺缺錢,像是要給老婆治病,莫莉對這位不起眼的許老板起了好奇之心,她有一種感覺,這位許老板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

    因著紅翡的天價,外面的人群異常的沉默,竟無一人出價,看來大家都是內行人,知道在場的沒人能出得起價。沒人出價正合莫莉的意,還省得她浪費口水拒絕,莫莉讓許老板把紅翡給她用大袋子裝起來。

    在裝袋子時,許老板悄悄地對莫莉他們說道︰“二位小心點,我建議你們還是請保鏢為好,要不要我替你們聯系?”

    莫莉朝周圍看去,果然發現了幾個剛出現的陌生面孔,看著就不像是正經人,莫莉哼了聲,看來這塊紅翡引來了不少老鼠!她朝許老板笑笑,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

    許老板擔憂地看著這兩位客人,這幫人可是李老大的手下,李老大這人心黑手狠,其他的幫派最多只劫財不害人命,可李老大卻不光劫財,人命也要,漂亮的女客人那就更慘了,這位姑娘長得這麼漂亮,可別被那幫畜生給糟蹋了,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開出好翡翠的客人死在李老大的手上。

    這兩位客人如今開出了這麼大的一塊紅翡,沒人保護可不行,說不準今兒這命就要斷送在這里了,許老板實在不忍心看到兩個這麼俊俏的人送命,他悄悄地給當地最厲害的保鏢公司打了電話,讓他們派幾個功夫厲害的人過來。

    莫莉听到了許老板的電話,她微微笑著,沒有拒絕許老板的好意,但是心里卻對許老板更加有了好感,心里暗暗決定呆會打听一下,許老板妻子到底得的什麼病,能幫就幫一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