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40 黑狼

140 黑狼

    莫莉剛起床出門就听到了兒子清脆的童音,不禁“噗哧”笑了出來,韓簡被小魚這麼一說,也有點小尷尬,小魚說的應該是前段時間他和莫莉在房間里親熱時,被小魚小朋友跑進來看見了,當時小魚還挺懂事地說︰“我什麼都沒看見!”現在看來小朋友也是會騙人的,什麼沒看見,看得不要太清楚!

    莫莉笑著坐到韓簡身邊,看到小魚手上的紅隻果,“天,老公,你可真厲害,竟然能夠雕得這麼像!”

    “老公,我愛死你了!我的血玲瓏和手鐲你快點幫我雕好哦!”莫莉興奮地撲到韓簡身上撒嬌,還在他臉上狠狠地親了好幾口。

    對于老婆的投懷送抱,韓簡當然是求之不得,他們兩口子旁若無人地膩歪著,旁邊的小朋友不樂意了,涼涼地說道︰“媽媽又涂口水了,爸爸你不是挺高興的?”

    莫莉和韓簡哈哈大笑,小東西吃醋了,他們把小魚抱到中間,一起在他的小臉上親了又親,把小魚逗得咯咯直笑。

    門鈴突然響了,打斷了一家三口的親密互動,莫莉起來去開門,透過小孔看見何明三人外加一個三十來歲的陌生男人,見是認識的人,她便打開了門,讓他們四人進來。

    走在前面的是那個陌生男子,看著很不起眼的樣子,但是從何明幾人亦步亦趨地跟在他後面的模樣,可以看出這人應該就是他們的老大—黑狼。

    韓簡沒有起身,只是看著他們,用眼神詢問他們的來意,黑狼笑著開口道︰“韓先生,韓太太。我們這次是特意來感謝你們夫妻的,要不你們的出手相助,我可就要失去一個好兄弟了。”

    黑狼昨天並不在騰沖城區,他在離城區有點偏遠的小鎮辦事,昨晚他趕回來時听說了此事,也嚇得不輕,要知道何明三人不僅是他的手下。更是他的好兄弟。當初在特種部隊時都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要是小于真出了事,他這輩子都會自責內疚的。

    所以今天一早他就帶著兄弟一起上門來感謝了,現在一看韓簡的派頭。黑狼心內一凜,心知這人絕對不簡單,絕不可為敵。不過他此來是為了交好,倒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而且看來這兩夫妻應該不是什麼惡人,否則昨天也不會救小于了。

    韓簡示意他們坐下。莫莉泡了四杯茶出來,小魚則乖乖地回房間把玩紅隻果去了,準備好好騙騙小綠。黑狼四人當然看見了小魚手上的紅翡隻果,俱都為韓簡莫莉兩人的大手筆咋舌。這得是有多財大氣粗才能把價值連城的紅翡雕個隻果給小孩玩啊!

    “我昨天也不過是順手而已,不必再言謝了!”韓簡不想再多說,謝來謝去真麻煩。

    黑狼也看出了韓簡的不耐煩。知道他是真的不喜歡,便也不再提。只是在心里記牢了,準備以後有機會再報答這番恩情。他接著說道︰“韓先生不知準備在騰沖呆幾天?您看這樣可好,我把小于留給你們,這幾天就讓他給你們做個導游,在騰沖有人帶著還是要方便一些的。”

    韓簡想了想便也同意了,反正他們還要在騰沖呆幾天,有現成的導游更好,省得他們還要去找人帶路。小于見韓簡同意了,樂得咧嘴直笑,挺帥一小伙子愣是笑成一臉傻樣了。

    莫莉想起了昨天的許老板,見黑狼有著很重的當地口音,便問道︰“黑狼先生。”莫莉覺得這個稱呼真拗口,喊起來挺不得勁的。

    “韓太太叫我許世杰吧,黑狼是那些道上的人亂喊的。”黑狼窘了(還是黑狼叫起來威風吧?),他的黑臉竟還能看出紅色,真是難得!

    莫莉笑了笑,“許先生,我向你打听個人,就是賭石市場的一位許老板,其他人都叫他許一刀的,你認不認識他?”

    “認識,說起來這位許老板排起來我還得叫他二哥,他是我的一位出了三服的堂兄,韓太太打听他做什麼?”黑狼詫異問道。

    “沒什麼,就是這位許老板人挺好的,我昨天听說他家里妻子好像得了什麼病,挺缺錢的,就想著問問看。”莫莉倒也沒想到這麼巧,許老板竟然是黑狼的堂兄,世界真的是很小啊。

    黑狼听莫莉這麼說,暗暗松了口氣,他還以為是堂兄得罪了韓太太呢!想到堂兄家的慘事,他嘆了口氣,說道︰“說起來,我這位堂兄真的是挺慘的,他自小父母便沒了,是吃村里的百家飯長大的,後來在賭石店里當學徒學了一身賭石的本事,二十來歲時他賭中了一塊冰種福祿壽,靠這塊福祿壽他開了毛石店,還娶了老婆生了女兒。”

    黑狼喝了口水,接著說道︰“我堂兄那段時間整天都是樂呵呵的,干活也跟風似的,大家都說我堂兄總算是苦盡甘來,熬出頭了。可是沒想到三年前的一塊毛石把我堂兄一家推進了深淵,從此堂兄就再也沒有開心地笑過了。”

    莫莉等人都被黑狼地敘述吊起了胃口,就連何明三人也是第一次听說這事,都催著黑狼快點講下去,黑狼似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他停頓了足有幾分鐘才接著講述。

    “三年前,我堂兄店里進了一批毛石,其中有一塊毛石很漂亮,表面光滑如玉,呈黑白色,像是一幅水墨畫一般,我堂嫂見了十分喜歡,便把這塊毛石拿回家做了個擺件,可是誰知道,自從這毛石拿回家後,先是我堂兄兩歲的女兒開始生病,不斷哭泣驚夢,夜夜不能入睡,去醫院也查不出來,請了神婆喊魂也無用,最後我堂兄和堂嫂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兩歲的女兒就這麼沒了,唉,我那小佷女兒死的時候瘦得身上只剩下一把骨頭了,我都看不過下去。”

    黑狼搖頭嘆了口氣,又道︰“接著我堂嫂又開始不好了,也是和我小佷女一樣的毛病,每天都睡不覺,睡著了沒多久就做惡夢驚醒,去了不知有多少家醫院,可是都沒結果,家里的錢都這麼打了水漂,堂嫂卻一天天地瘦了下去,眼看著也要和小佷女一樣,這時村里有位年長的老人提醒我堂兄,問他是不是招了什麼惡靈在家里,我堂兄想了半天,才想到了那塊毛石,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那塊毛石拿回家後開始的,他忙把那毛石給拿走了,果然我堂嫂之後就能睡著了,只是人卻元氣大傷,這些年全靠我堂兄花錢用那些好藥材補著才吊著一口氣。”

    黑狼說完了許老板的故事後,大家都不勝噓唏,想不到貌不驚人的許老板竟是個如此有情有義的好男人,而且他的背後還有這麼一個悲慘的故事,莫莉對許老板不禁大為同情,同時她也對黑狼所說的那塊毛石十分好奇,照黑狼所說,一切都是那塊毛石在作崇,難道那塊毛石里有什麼東西嗎?

    莫莉的心里如小貓抓一般,恨不得立刻就跑到許老板那里問那塊石頭還在不在,可別被許老板給扔了。韓簡看著莫莉的神情,哪還不知道她的心思,而且他自己也對那塊毛石挺好奇,于是他便對黑狼說道︰

    “許先生,我本身對醫藥稍有研究,也許能夠幫上你堂兄,要不你帶我們去你堂兄家看看?”

    黑狼倒沒想到韓先生竟還懂醫,雖然他對于韓簡能夠治好堂嫂沒抱什麼希望,但還是感激點頭道︰“那敢情好,我這就打電話聯系我堂兄,呆會就帶你們過去。”(未完待續)

    ps︰老羊想著是不是給小綠打個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