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41 許老板

141 許老板

    黑狼很快便打通了許老板的電話,得知有人想為妻子看病,並且還是昨天在他店里開出紅翡的熟人,許老板欣然應允,不管能不能治好,人家一片好心就值得感激,何況事情並無絕對,沒準這位韓先生就能治好妻子的病呢!

    許老板家住在郊區,路有點遠,得開車去,黑狼便讓何明三人先回公司忙了,黑狼帶韓簡他們去許老板家,去的路上黑狼邊開車邊說道︰“我堂兄本來在城里有好幾套房子的,這些年為了給堂嫂看病買藥都賣了,現在住的地方是他的老屋。”

    黑狼開車又快又穩,半小時不到,他們便來到了許老板家,許老板早就在路邊等候著,見到黑狼的車,笑著迎了上來, 黑狼將車停在路邊,四人便下了車,莫莉笑眯眯地和許老板打招呼,“許老板,我們來叨擾你了!”

    許老板嘿嘿地笑道︰“是我麻煩你們才對,讓你們兩夫妻跑到這荒郊野外來,實在是對不住。”

    黑狼在一旁說道︰“二哥,客氣話就別說了,快讓韓先生他們進屋吧。”

    許老板拍了拍腦袋,連說自己糊涂,忙讓韓簡他們去家里說話。

    許老板家是那種很普通的兩層農家小院,看著倒是挺新的,應該是剛翻修過,院子里種滿了各種各樣的鮮花,在陽光下爭芳吐艷,吸引了眾多的蜜蜂和蝴蝶,在院子里飛來飛去。

    “許老板,沒想到你還是個愛花之人,把花養得這麼好!”莫莉夸贊道,女人大都愛花,見到這麼多美麗的鮮花,莫莉心情都愉快了幾分。

    “我一個大男人哪會喜歡這些花啊草的,不過是我老婆喜歡,我就種了些讓她看著高興。”許老板摸了摸後腦袋,笑著說道。

    看來許老板真的很愛他的妻子,現在這種有情有義的男人已經不多見了。有多少男人別說是妻子生病,就是妻子好好的,他們照樣也要拋棄結發妻子,可是許老板卻能夠做到不離不棄。精心照料,真的是很難得。

    他們走進堂屋,房子是那種老式的格局,但是卻被許老板收拾得很干淨,在堂屋的八仙桌上甚至還擺了一瓶開得正艷的紅梅。為這幢簡陋的農舍增添了一絲美麗的色彩。

    許老板為他們泡了清茶,茶很香,引得莫莉本來不渴也喝了大半杯茶,許老板見狀笑著道︰“這茶是我在山上自己采來的野茶做的,不值錢,韓太太你要是喜歡喝呆會包點回去。”

    莫莉倒是真喜歡這野茶的清香,便不客氣地同意了,心里想著等走前讓許老板帶他們去山上看看那野茶,采些在空間里種,那樣以後自己就能做茶葉了。大家喝了會茶後,許老板便帶他們去看他妻子。

    許太太是個十分優雅的女人,只是很憔悴,面容慘白如雪,人也瘦得脫了形,只是從她依然精致的五官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因為生病,她一定是個極漂亮的女人,和許老板平凡的外貌真是十分不配,不過女人最要緊的是要找個有情郎。許老板如此有情有義,從這點上來說,許太太也算是幸福的女人了。

    許太太朝莫莉他們笑了笑,吃力地想要坐起來。許老板忙搶上前,扶起妻子,給她背後放了個大枕頭,讓她靠著舒服點,嘴里還柔聲說道︰“你真是的,想要做什麼叫我就好了。別一會兒又頭暈了。”

    莫莉打量著房間,房間里就只有一張床和一個小櫃子加幾把椅子,很簡潔,但是許老板把房間弄得也很清潔整齊,絲毫沒有一點久病之人住的房間那種藥味和霉味,床邊的小櫃子上同樣擺了一瓶燦爛的紅梅,讓人看了就心喜,從各種小細節看得出,許老板真是個很細心的男人。

    許太太靠著枕頭躺好,對他們笑著說道︰“真是麻煩你們了,大老遠跑過來給我看病。”

    韓簡走上前,示意許太太把手伸出來,韓簡先是把了右手,再又把了左手,緊緊地皺著眉頭,這位許太太的身體真是太差了,幾乎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換別人肯定早死了,看來許老板這幾年為她找了不少好藥,照顧得也很精心,而且許太太自己的求生意志也很強,這才讓她拖了這麼長時間。

    韓簡對許老板的印象好了不少,能對老婆好的男人肯定不錯,可以相交。不過若是今天他們不來,許太太也最多只能再支撐半年,也算是他們兩口子運氣不錯,踫上了他們,要不然半年後許太太就只能等死了。

    許老板眼巴巴地看著韓簡,見韓簡的眉頭緊緊皺著,他的心猛的一沉,難道老婆是真的好不了了嗎?這些年他也找了許多老中醫,但是這些人都是一個說法,就是老婆的身體透支得太厲害,無藥可醫,最多只能活半年。

    可是他不信,他賣房子,賣車子,賣毛石,家里能賣的他都賣了。除了維持生計的賭石店和這棟老屋,賣來的錢全被他用來買吊命的藥,光是百年老參都買了好幾支,靠著這些藥老婆活過了好幾個半年,讓他的信心越來越足,甚至覺得那些醫生都是嚇人的,可是這幾個月他覺得不對勁了。

    雖然老婆總是說她感覺越來越好,但是他知道,老婆昏迷的時間越來越長,前幾天甚至還咳出了血,這幾天他的心一直都沉甸甸的,心里也在自責,都是他沒用,掙不來大錢,要不老婆就能早點去美國治病了,沒準現在都好了。

    原來許老板听人說美國的醫術特別發達,好多在z國醫院被宣判死刑的人,到了美國都能治好,所以他才打定主意掙錢送老婆去美國治病。但許老板不知道的是,他老婆的身體就算到了美國也是治不好的,許太太的身體是由于透支得太厲害才導致身體各器官的衰竭,可以說除了韓簡,這個世上不會再有人能治好許太太!

    “韓先生,我自己的身體心里有數,您直說便是。”許太太挺豁達,直接開口詢問。

    “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來看,最多還有半年的時間!”韓簡還真實話實說,把許老板嚇得黑臉硬是變成了白臉,要不是黑狼在旁邊扶著,他哪里還撐得住。莫莉見他實在是可憐,看了韓簡一眼,讓他一起把話說完,別許太太的病還沒治好,許老板倒是先倒下去了。

    韓簡收到老婆大人的旨意,心虛的摸了摸鼻子,這許老板的承受能力也太差了,不听別人把話說完就瞎想,也不想想人家話說完了沒!韓簡倒是先怪上人許老板了,也不想想就他剛才那說法,換誰也撐不住啊!

    “不過,也不是沒得治,我這里有些藥丸,你讓許太太每天吃三顆,一個月後再每天兩顆,兩個月後就每天一顆,半年後就能康復,不過想要恢復到原來的狀態是不可能了!”韓簡補充完剛才沒說完的話。

    黑狼在一邊舒了口氣,說話說一半什麼的真是太討厭了,這要是心髒不好的人可得直接進醫院了。許老板听了韓簡的話,頓時回復了精神,高興地回道︰“只要能好起來就行,韓先生,真是太謝謝您了!”

    “韓先生,您看我要是好了後還能再要小孩嗎?”許太太突然出聲問道。

    “可以,不過大人比較辛苦,而且很有可能還會早產,我建議你們最好是生一個夠了,要不然許太太的身體會吃不消的!”韓簡想了想回答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