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43 一顆蛋

143 一顆蛋

    許老板將毛石周圍的泥土扒掉,將石塊抱了出來,放到了地上,恨恨地看著它說道︰“就是這塊石頭,我女兒和老婆就是這東西拿回家後就開始不好的。”

    這塊毛石的確如同黑狼所說,表面光滑如玉,黑白兩色由深變淺,漸漸地向四周發散,看上去很像一副水墨寫意畫,也難怪許太太會一眼看中拿回家做擺件。

    莫莉和韓簡等人一起圍在毛石旁邊,打量著這塊石頭,這麼看起來毛石沒有什麼特異之處,就是一塊漂亮的石頭。

    “韓先生,您看這毛石有什麼問題嗎?”許老板忍不住問道。

    韓簡擺了擺手,讓許老板不要著急,他朝莫莉看了眼,示意她檢查一下,現在想要知道毛石的怪異之處,就只有依靠莫莉的天眼了。不這他已經可以確定毛石里面肯定有東西,普通人感受不到,但是練氣八層的韓簡卻能夠感應到毛石里面有一股狂躁暴虐的氣息,雖然生命氣息很弱,但可以確定還是活著的。

    “里面的東西快不行了,要是再不取出來,必死無疑!”小魚口袋里的小綠突然出聲。

    莫莉忙打開天眼向毛石里面看去,入眼全是一片片灰灰的有規律的紋路,透過層層灰色,終于在毛石中央發現了一顆鵝蛋大小的橢圓形物體,想到小綠說它快要死了,莫莉立馬取出空間里的匕首,將毛石像削豆腐般一塊一塊地削了下來,把黑狼和許老板看得張口結舌。

    黑狼艷羨地看著莫莉手中的匕首,恨不得那把刀是他自己的,大凡男人都愛好刀這種冷兵器,更何況是本就嗜刀如命的黑狼?而許老板則是覺得有點接受不能,韓先生有功夫他昨天就知道了,可是沒想到看著嬌滴滴的韓太太竟然也是個高手,瞧她耍刀那熟練的模樣,身手肯定不差。

    莫莉動作很快,兩分鐘不到就把鵝蛋周圍的石塊給削完了。在削到鵝蛋周邊的石塊時,她的動作慢了起來,小心地一點一點的抽絲撥繭,就怕把里面的蛋給削壞了。

    許老板和黑狼盯著莫莉的動作。大氣也不敢喘,就怕驚擾了莫莉,終于,里面的東西挖出來了,是個灰白色的蛋。

    “這是啥玩意兒?看著挺像鵝蛋。”許老板驚訝極了。沒想到石頭里面竟然還有一個蛋。

    黑狼也圍了過來,嘖嘖稱奇,突然,莫莉臉色一變,朝黑狼和許老板兩人分別打出了兩道“防御符”,沒想到這個蛋竟然如此狡詐,起先是在裝死,騙過了他們,現在把它放出來了,它就又開始釋放惡念。

    這惡念就像是電磁波。能夠干擾人的磁場,許老板和黑狼都是普通人,肯定受不住這股惡念,結局就會和許太太一樣,夜夜驚夢,不能入睡,甚至還會更嚴重,之前許太太和她女兒是慢慢地受著折磨的,也就是說蛋釋放出來的惡念並不強,一點一點地釋放。先是體格最弱的小孩受影響,接著是許太太,如果不是許老板處理毛石速度快,許太太死了後就要輪到許老板了。這到底是什麼生物?竟然如此厲害。莫莉暗暗咋舌。

    許老板和黑狼只覺得腦子一亂,整個人都變得暴虐起來,只想著要把旁邊的人殺死,腦子里只有一個聲音,就是“殺殺殺!”,什麼都顧不上了。然後又有一股清涼的風吹了過來,頓時腦子一片清明,醒來之後卻見對方拿著鐵鍬和匕首擺著攻擊的姿勢,而攻擊的對象就是他們自己,不禁嚇得冷汗直流,這要是真的砍了下去,他們兩人不死也得去半條命啊!

    許老板和黑狼忙向莫莉道謝,剛才他們雖然神智不是很清,但還是看到了韓太太朝他們用手指了指,一道金光飛過來,他們就清醒了。黑狼因為曾經在部隊執行任務時,也接觸過一些特殊人士,知道韓太太剛才使的應是道門的秘術,沒想到韓太太竟然還是傳說中的道門傳人,那麼韓先生他的醫術如此高明,應該是醫門的吧?

    自以為明白了韓簡莫莉兩人來歷的黑狼暗暗心驚,打定主意一定要交好韓簡兩夫妻。許老板則沒想那麼多,他把莫莉當成了電視里放的那些神仙一流了,面上神色越加恭敬,就差卑躬屈膝了,不過他的心里卻是極高興的,難道是上天看他太可憐,派了韓先生一家來拯救他的?

    “這玩意兒太狡猾了,居然把本大人都給騙過了,哼!等它孵出來,本大人一定要看看它是何方神聖?”被騙的小綠深感面子受損,許久已經不說的自稱都冒了出來。

    莫莉對里面的生物真的十分感興趣,竟然能夠用意念殺人,看起來倒像是一種邪惡的生物,不過這也要看用它的人怎麼用了,就好像罌粟一樣,用對了就是一味好藥,用錯了就是要命的毒藥。

    莫莉打定了主意,便對許老板說道︰“許老板,這個蛋里面的東西能夠用意念傷人,你太太和女兒都是被它所傷,之前你和黑狼發狂也是因為它。”

    許老板听了,雙目赤紅,拿了鐵鍬就要砸地上的蛋,莫莉忙制止了他,“不可以,許老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這顆蛋你不可以砸了它,我拿回去還有用。其實嚴格說起來,它也是無辜的,雖然你女兒和妻子都是因為它才生病,但它釋放惡念只是它的一種自我防衛手段,就比如我們人類如果被突然換到一個陌生環境時,肯定也是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惡意的。”

    莫莉不得不為這顆蛋說句公道話,人類總是喜歡把一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就比如說某個人摘花時被花刺刺出了血,這人會很憤怒地把花給剪了,可是他(她)不想想,花在那開得好好的,有人要摘花,它自然是要用自身的武器來保護花了。

    許老板家的悲劇雖然是很可憐,但也不能完全怪到這顆蛋頭上,只能說是造化弄人,許太太竟把這個煞星請進了家門。許老板雖然不同意莫莉的理論,但他對莫莉很尊敬,立馬便松開了鐵鍬,就算把這蛋砸碎了,妞妞也回不來了,既然韓太太有用,就听韓太太的,放過它一馬。

    莫莉將蛋用一個塑料袋包好放進了挎包里,其實是扔進了空間,準備晚上再和龜媽媽一起好好研究,龜媽媽見多識廣,也許能夠認出這顆蛋的來歷。

    臨走前莫莉拿出一支千年雪參給了許老板,這顆蛋害得許老板失去了女兒,既然現在她拿走了蛋,那麼它做下的孽就只能由她這個主人還了,相信有了這支千年雪參的滋補,許太太一定會順利生下寶寶的,也讓許老板一家圓滿吧!

    當然那幾株野茶莫莉也沒忘記,她每株茶樹都折了兩支枝條,收進空間讓小笨種下了,想來經過空間的改良,種出來的茶葉應該比許老板制作的茶還要香醇。

    黑狼把莫莉三人送回酒店便告辭離開了,雖然他是很想結交莫莉他們,不過他做不來那種死皮賴臉貼上去的事,黑狼沒有立馬回公司,他仍然到了許老板家里。

    剛才他都沒仔細看那株雪參,大致瞧上去年份不低,起碼得上百年,現在這種年份的雪參市面上基本找不到了,沒想到韓先生他們竟然如此大方,這種珍貴的藥材眼都不眨一下就拿出來了。(要是黑狼知道莫莉空間里有小山那麼高的雪參,他恐怕得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