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49 紅鸞星動

149 紅鸞星動

    莫莉和舒敏嫻這才真正把心放下,看來,馬艷麗心里比誰都敞亮,她和劉之江之間誰騙誰還不知道呢?這樣挺好,馬艷麗既享受了愛情的滋潤,又能守住錢財,照此看來,劉之江的確是一個極適合的男朋友人選。

    “對了,剛才小莫說京都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都被你們整糊涂了,你們可別騙我說小莫去過京都,我年紀可沒到記性那麼差的地步!”馬艷麗突然問道,之前她被莫莉和舒敏嫻一塊忽悠過去,現在可回過神來了,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她可記得清清楚楚的。

    莫莉和舒敏嫻都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剛才馬艷麗那迷迷糊糊的樣子挺可愛的,不過現在既然知道馬艷麗是個明白人,也用不著騙她了,莫莉便笑著說道︰“知道你還是個二八小姑娘呢!剛才我和舒姐不是擔心你被劉之江迷暈了頭嘛,想著提醒你呢!現在看來是我們瞎擔心了,不過這個劉之江真不是什麼好鳥。”

    莫莉便把之前在天眼里看見的一一道來,著重強調了那個胖女人的慘狀,同情地道︰“真的挺慘的,錢沒了,命也沒了,這劉之江也是因為這才不敢在京都呆下去,跑到s市繼續行騙了。”

    馬艷麗倒不這麼認為,她不屑地道︰“這女人也太想不開了,錢沒了可以再掙嘛,何必去尋死呢?當初和劉之江在一起,心里就該明白這是一場愛情交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還真當劉之江是真愛呢!”

    舒敏嫻白了她一眼,“你以為個個女人都像你那麼通透呢?想來這個女人是真的愛上了劉之江,接受不了被他欺騙的事實,這才去尋死的吧!”

    “那就更不應該死了,為了個男人就尋死覓活的,真是沒出息,男人在身邊的時候就好好享受,男人走了再找不就是了。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哪沒有?財稅大道我拿塊磚頭拍下去,一拍就能拍下仨男人。”馬艷麗不愧是東北女漢子,太有氣勢了。

    “難怪剛才劉之江著急忙慌地要離開了。原來是怕露餡呢!我看我那一百萬是打水漂了,劉之江肯定溜了,小莫,你可得賠我個男人,現如今相貌好活又好的男人可真不好找呢!”馬艷麗說話真的是越來越沒下限了。

    “溜了也好。這種虛假的愛情也虧你能享受得了,趁著現在還年輕,正正經經地找個男人過日子,再生個孩子,以後老了才不會覺得孤單。”舒敏嫻不愧是精英學校的校長,說話都說到了點子上。

    馬艷麗自諷地笑了,“舒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找個合適的男人哪有那麼好找,看得上我的。我看不上人家,我看上的都讓大白菜給拱了,唉!就這麼的吧,一個人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再過幾年,我就去領養個孩子,你們不用擔心沒人給我養老呢!”

    莫莉看著故作灑脫的馬艷麗,心思一動,這段時間莫莉翻了一些師祖明陽真人留下的相書,對人的面相有了大致的研究。她早就給馬艷麗看過,不是那種孤老終身的面相呀,莫莉打開天眼看過去,見馬艷麗頭頂上紅光閃動。這是紅鸞星動的征兆,看來馬艷麗的姻緣快來了,應該就是這兩年的事。

    莫莉再定楮看過去,發現馬艷麗一生紅鸞星只動兩次,之前她已經結了一次婚,那麼這就是最後一次了。若是錯過,馬艷麗可真的要孤老終身了。

    莫莉正色道︰“馬姐,我看你的紅鸞星可動得厲害呢,這兩年肯定有丘比特之箭射中你的,你可要抓緊機會,千萬不要錯過呢!”

    馬艷麗本還以莫莉是取笑她,不過見莫莉一本正經的模樣,不像是開玩笑,這時舒敏嫻在一旁興奮了,“唉呀,小馬,小莫這麼說肯定是她看出什麼了,你可一定要听話,別把好男人錯過了。”

    馬艷麗這才想起莫莉的另一個身份,也很興奮,其實她嘴上說得那麼灑脫,心里哪里會不想結婚生子?不過是沒有合適的男人罷了,現在听莫莉這麼說她激動了,一個勁地問道︰“那我要怎麼才能知道我的真命天子出現了啊?萬一要是錯過了怎麼辦?”

    莫莉看著快要抓狂的馬艷麗挺逗的,還說不想結婚,這不一听有男人比誰都著急。她笑著說道︰“天機不可泄露呢,這個到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了,總之就是這兩年內啊,你可得睜大眼楮看清楚哦!”

    莫莉沒想透露太多,那樣馬艷麗就享受不到愛情的過程了,不過到時候小小地提醒她一下還是可以的。馬艷麗見莫莉不肯說,倒也沒再追問,她也知道算命的大師一般都不會吐露太多的,最後都會以一句“天機不可泄露”結束,沒想到小莫也是這德性。

    不過她還是很開心的,自己的婚事有望,失去劉之江的小遺憾也消散無蹤,既然她將來會有真正的好男人,劉之江這種虛假的好男人還是哪涼快哪呆著去吧!

    “對了,小莫,你不是沒去過京都嘛?從哪知道劉之江那麼多破爛事的?”馬艷麗覺得挺奇怪的,小莫還是第一次見劉之江吧,怎麼對他這麼了解的?舒敏嫻也放下手上的湯碗盯著莫莉,對于這個問題她也很好奇。

    莫莉雲淡風輕地說道︰“我是干什麼的,你們不都知道嗎?這是我師門的秘術,能夠看破人的前塵往事。”莫莉還是謙虛了點,沒把能預知後事說出來,師祖說了,得低調啊!

    馬艷麗激動了,“小莫,不,莫大仙,你還有這一手啊,要不你幫我看看,看咱上輩子是干什麼的?我總覺得我上輩子應該是個女將軍,你不知道我都經常做同樣的夢,夢里我穿著盔甲,戴著黃金面具,扛著長槍,騎著白馬,一槍掃過去,呼啦一下就倒下去一大片,嘖嘖,那感覺真是倍爽!”

    “咳咳...…”又是一塊水煮肉片卡住了,莫莉忙不斷地灌水,今天這頓飯有馬艷麗這個活寶在,真是吃得太艱難了,光水都灌了好幾杯,舒敏嫻忍著笑不斷替莫莉拍背。

    “小莫你可真是個嬌美人,吃個水煮肉片都能嗆兩次,難怪你家老公這麼不放心你出來了?”馬艷麗斜了莫莉一眼,在一旁說著風涼話。

    她這麼說也是有原因的,今天她打電話給莫莉,因為莫莉的手機沒電打不通,就只能打座機,結果是韓簡接的電話,一听是請吃飯,韓簡就問是在哪吃?有哪些人?吃的時候菜里要少放些辣椒,足足說了好幾分鐘才肯把電話給莫莉。

    莫莉總算是止住了咳嗽,白了她兩眼,還不是你這個罪魁禍首,要不然她哪能嗆著?不過韓簡這麼體貼也讓她很受用,女人嘴里雖然說男人煩,其實心里都是很享受男人的關心呵護的。

    韓簡不讓她吃辣椒,是因為前幾天莫莉接連吃了好幾頓麻辣燙,嘴里長了一繚小泡,疼得她吃飯都直抽冷氣,後來還是韓簡給她配了藥才把泡消去,不過從此之後韓簡就嚴禁她吃太多辣椒,一餐只能吃三根。

    “馬姐,還不是你,淨說些逗人的話,我看你以後不開公司倒是可以去唱二人轉,不比本山大叔混得差呢!”莫莉嬌嗔道。

    “這個倒是可以有,你們不知道,我小時候因為家里窮還去趕過場呢,那時候我唱的二人轉可是最受歡迎的。”馬艷麗說完還來了段“王二姐思夫”,把莫莉和舒敏嫻逗得趴在桌子上唉喲唉喲直叫,這個馬艷麗真是太可樂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