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50 前世今生

150 前世今生

    莫莉使勁揉了揉肚子,又揉揉腮幫子,唉喲,酸死了!舒敏嫻也好不到哪去,臉上架著的眼楮都抖下來了,但還得撐著,不敢笑得太大聲,校長的形象還是要注意的,哪像莫莉笑得那麼肆無忌憚。

    馬艷麗唱了幾段就歇了,咕嘟咕嘟灌了一杯水,“不行了,年紀大了,以前我能一氣唱十幾段不歇的,現在不行了!”

    “我看你是真想男人了,唱個二人轉都思夫呢!”莫莉取笑馬艷麗。

    “想男人怎麼了?姐要是不想男人那不成尼姑了,再說書上說了,女人不能長時間缺男人,要不然內分泌要失調的,你們看我的皮膚是不是細嫩了許多?我今天可是素顏,素顏知道不?”馬艷麗振振有詞,還一個勁地賣弄她的好皮膚,拼命強調她的素顏。

    不過馬艷麗的皮膚確實好了許多,以前她經常畫濃妝,遮掩臉上的粗毛孔,現在看起來毛孔確實小了很多,而且臉上的皺紋也少了,整個人容光煥發,看上去最多只有三十歲好看,看來愛情真的能使女人煥發第二春啊!即使是買來的愛情。

    “確實是好了很多,看來你這一百萬花得不冤,比打玻尿酸羊胎素要強。”舒敏嫻每次說話都能一語中的。

    “是啊,所以那一百萬咱就當是花錢做美容了,唉,說真的,劉之江這人還真挺會來事的,反正這一個月我過得挺開心的,好了,現在戲散了,演員也走了,咱還是回歸本原。正正經經地掙錢吧。”馬艷麗有些惆悵,不過很快她又滿血復活,精神抖擻。

    “唉呀,小莫,我都被你給帶到哪了,前面我說那個前世的事,你還沒給我看看呢。我是不是女將軍啊?”馬艷麗對于她前世是否是女將軍十分執著。過了這麼長時間,她還能想起來。

    舒敏嫻難得地來了興趣,也湊熱鬧道︰“小莫。你幫小馬看了後,給我也看看吧,我覺得我前世應該是個外國人,我總是夢見一個裝飾得富麗堂皇的城堡。看著好像是歐洲古代時候的建築,不是說人經常會在夢里夢見自己的前世嗎?我覺得我前世應該是個歐洲人。沒準我還是個公主呢?”

    沒想到端莊穩重的舒敏嫻也有著公主夢,看來所有的女人,不分年紀大小、不分外貌美丑、不分學歷高低、不分職業貴賤,心里都有著一個公主情結。

    莫莉被她們倆這麼一說也來了興趣。難道馬艷麗和舒敏嫻真的和她們夢中夢見的一樣?一個是女將軍,一個是歐洲貴族小姐?莫莉打開天眼先朝馬艷麗看了過去,畫面朝前翻轉。就像錄像機倒帶一樣,莫莉索性把馬艷麗的前九世都看了。

    九世幾百年在莫莉的天眼中也不過是幾分鐘。莫莉看得不勝噓唏,第一世,馬艷麗是個普通的村姑,青年守寡,膝下無子,不到三十歲就死了;第二世,從小被賣身為奴,十五歲時因相貌出眾被老太太挑中送給兒子做通房丫環,二年後死于難產;第三世倒是個官家小姐,從小訂親,在十六歲即將成親的頭一天,未婚夫死于肺癆,從此有了克夫之稱,孤老終死;

    .......

    前面八世馬艷麗都是過得極淒慘的,第九世馬艷麗倒真是個女將軍,家中一門忠烈,男丁全都戰死,只剩下她一個女孩,最後敵軍來犯,十六歲的她披上盔甲,騎著白馬,扛著長槍,戴著面具,如同馬艷麗夢中所見的裝扮一樣,率領父兄的部下奮勇殺敵,獲得了“羅剎將軍”的稱號,十八歲在一次抗敵中,因援軍遲遲不來,她與敵軍血戰到底,力竭而死。

    莫莉低下頭假裝喝水,借機拭去眼角的淚水,前九世的馬艷麗過得太慘了,尤其是第九世,死得太過悲壯,整片土地血流成河,尸橫遍野,馬艷麗的白馬和她一道戰死,躺在血地上,馬艷麗全身傷痕累累,面具散落在一旁,露出她美麗堅毅的臉龐。

    受了九世的苦,也許上天也看不下去了,所以才讓馬艷麗這世過得幸福一些吧,莫莉是真的希望馬艷麗能夠幸福美滿地過完這輩子。

    “小莫,看好了沒?你別光顧著喝水啊,你說我前世是不是威風的女將軍啊?”馬艷麗在一旁連連催問。

    莫莉已經恢復正常,她抬起頭來,笑道︰“你可真是個急性子,以後肯定生女兒(s市這邊有種說法,性子急的人生女兒,性子慢的人生兒子,還挺準的!),我看了,你前世還真的是個女將軍,挺威風的,敵人還給你送了個羅剎將軍的稱號呢!”

    “真的,羅剎將軍?這個稱號好,夠響亮!唉,這世我怎麼就沒去當兵呢?你們不知道,當初有部隊來我們村招兵,我報名了的,可惜體檢沒過關,說什麼我血壓低,非把我刪下來了,要是去當兵我肯定也能再混個女將軍呢!”馬艷麗嘀嘀咕咕說著以前的事,對今生沒能去當兵深感遺憾。

    馬艷麗被女將軍刺激得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真是吵死了,莫莉懶得搭理她,轉而去看舒敏嫻。剛才馬艷麗已經證明夢境是真的能夠反映人的前世,莫莉倒是挺好奇舒敏嫻穿著歐洲宮廷裝是什麼樣子的?結果這一看,把莫莉給驚得目瞪口呆,這畫風完全不對啊!

    第一世,舒敏嫻也是個村姑,不過她過得很平淡,生育了五子三女,一輩子生兒育女,操勞家務,死的時候也是那時候正常的年紀,五十歲多一點;第二世是個尼姑,年青貌美動了春心,和相鄰不遠的廟里俊俏小和尚勾搭上了,本來是要沉塘的,不過當時的縣令挺開明,寫了一句判詞,“和尚尼姑本是絕配,妙哉!”,讓他們還俗回鄉務農去了,過得也挺幸福。

    唉喲,莫莉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把馬艷麗和舒敏嫻引得不住問她怎麼回事,莫莉不肯說,怕舒敏嫻罵她,最後舒敏嫻再三保證絕對不罵她,馬艷麗也在一邊保證,絕對保護小莫,莫莉這才把舒敏嫻的第二世說了出來,當說到“和尚尼姑本是絕配”時,馬艷麗哈哈大笑了起來,把桌子拍得振天響。

    舒敏嫻先是板著臉,她怎麼可能是那種不守清規的尼姑?可是後來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真是魔障了,前世的人又不是現在的她,又何必執著呢!

    莫莉忍著笑接著看了下去,越看越心驚,這舒姐的前幾世和現在的舒姐完全不是一個頻道的呀,現在的舒姐端莊優雅,溫柔知性,絕對是國民好媳婦,可是前幾世的舒敏嫻要麼是行事豪放大膽的官家小姐,要麼就是不守婦道的漂亮寡婦,甚至還有一世是艷冠京城的花樓頭牌呢!

    第九世她倒真是個外國人,不過不是什麼貴族小姐,也不是什麼皇室公主,而是當時最負盛名的交際花,經常出入皇宮,與當時的皇帝以及很多貴族都關系斐淺,可以說是那時最有權勢的女人了,比皇後都還要風光。

    沒想到舒姐的前世竟然如此拉風,真是有點難以相信,作風豪放大膽的馬姐前世不是受苦的小白花就是赤膽忠心的女將軍,反倒是傳統賢淑的舒姐前世不是**的小尼姑,或是豪放的千金小姐,最後竟然還成了歐洲上層社會的女交際花,真是讓人有點接受不能啊!

    “小莫,你別光看不說啊,舒姐前世是不是公主?是哪國的公主啊?”馬艷麗又催莫莉了。

    “不是公主,舒姐,你前世可挺拉風的,是個挺牛掰的人物呢!”莫莉吊著她們倆的胃口。(未完待續)

    ps︰來點動力哦!每天四更真的很辛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