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54 作妖

154 作妖

    康明大哥康亮也剛下班回來,正在後院和父親一起把鋤地,準備種春土豆,康明見了忙讓月月去找佷女玩,自己回房間拿了鋤頭,幫大哥和父親一道鋤起地來,他的事還是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再說。月月不想去和堂姐玩,便站在院子里看他們干活。

    加入了康明這個壯勞力,二分地很快就鋤完了,他們三人笑呵呵地洗了手準備吃飯,康明大嫂早已在堂屋里擺好了飯菜,康亮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都是蔬菜,連點肉星都看不見,他沉著臉說道︰“再去廚房里燒幾道菜,把冰箱里的肉和魚都燒了,听到了沒?”

    康明忙在一邊大聲說道︰“不用,不用,就這些菜就夠了,大嫂不用去忙了。”

    康明大嫂見康明這麼一說,她也就順勢坐了下來,沒去廚房燒,康明母親剛從田里采了一籃子薺菜回來,準備明天包餃子吃,見此,她瞪了大兒媳一眼,放下手上的籃子,便利索地去廚房燒菜了,康明大嫂見狀只得也跟了上去。

    康明訕訕地笑了笑,沒再說話,不過心里對于去市里的決心又堅定了些,大嫂這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了,總是怪模怪樣的,他和月月也不是來白吃的,他每個月都有拿錢出來,最近吃飯菜越來越差不說,臉上也沒啥好臉色,他倒是沒啥,可不能讓月月受委屈。

    其實這中間是有誤會的,康明是拿了生活費出來,不過康明父母體恤小兒子,和大兒子康亮商量過後,把這筆錢偷偷給存了起來。準備以後給小兒子娶媳婦的時候再拿出來。

    康亮因為自己的條件還行,而且是自己的親弟弟親佷女,不過是吃幾頓飯的事,他也就大方地同意了父母的提議,不過老婆那里他沒有想到說一聲,在他看來,家里的錢都是他掙的。自己的親弟弟和親佷女來吃幾頓飯有什麼大不了的。于是便造成了康明大嫂對康明父女的誤會。

    康明母親又炒了幾個葷菜出來後,大家一起坐下喝酒吃飯,康明大嫂在廚房里被婆婆狠狠說了一通。她板著臉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一個勁地把桌上的好菜夾到女兒和兒子的碗里,把佳佳和小杰的碗堆得跟小山似的。

    月月看了心里感覺有點酸酸的,哼。不就是幾塊肉嗎?她才不要吃呢,小姨都帶她去大飯店吃過更高級的菜了。堂姐和堂弟都沒有吃過。

    康明見了大嫂的表現,他又不是木的,心里哪還不明白這是嫌棄他們父女倆呢,他心里也不高興了。伸手給月月碗里夾了幾塊肉,自己匆匆扒拉了幾口飯。

    康明父母也明白大兒媳是在趕小兒子和小孫女呢,不過現在還在正月里。可不興吵架,他們朝大兒子看了過去。康亮臉脹得紫紅,他把筷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摔,沉聲道︰“佳佳和和小杰自己沒手嗎?還要你給他們夾,你要是不想吃,就給我滾出去別吃了。”

    康明大嫂被老公嚇得手一抖,本想反駁回去,這些年她仗著生了兒子,腰桿越來越直了,聲音也越來越響,不過她看見康亮左邊的眉毛抖了抖,立馬嚇得縮了回去,不敢出聲了,這幾年的得意忘形,讓她忘記了康亮的火暴脾氣,每次康亮左眉毛抖就是表示他已經火氣很大了,康亮可不是康明這個老實疙瘩,他發起火來可是要揍人的,她可不敢惹。

    女人老實了,康亮這才收斂了脾氣,準備晚上再好好教訓她一頓,哼,別以為他不知道這幾年她的尿性,現在竟然敢對他弟弟佷女擺譜,他本來還想著孩子們大了,得給她在孩子面前留點面子,現在看來這女人就是欠收拾,幾年不收拾骨頭就輕了。

    康明吃好了飯,把莫莉說的事一古腦地說了出來,雖然他心里已經有了去s市的想法,但是現在父母還在鄉下,老人的贍養還得和大哥商量好。

    康明父母听了倒是真心替小兒子高興,忙大聲說道︰“去,這得去,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不去?明啊,這次月月她小姨可是幫了你大忙了。”

    康亮也很高興,弟弟能越過越好,他做大哥只有高興的份,畢竟他再怎麼幫也就是提供幾頓飯的事,關鍵還得他自己立起來,東方集團可比他呆的工廠還要好呢,而且還能有五險一金拿,這福利可比他好多了,他所在的工廠只替職工交養老金和醫療保險。

    他們倒是都忽略了月月讀書的事,不過佳佳和她媽媽可沒忽略,佳佳在一旁艷羨地看著小堂妹,這小堂妹以前都是穿她穿過的衣服,也沒啥好吃的,有時候還是她看不過去,給堂妹零食吃,這讓她在堂妹面前總是有一種優越感,可是如今堂妹天上掉下了個小姨,一下子就麻雀變鳳凰了,襯得她就跟灰姑娘似的,這種巨大的落差讓她一點都舒服不起來。

    康明大嫂在桌子底下使勁地踢了女兒兩腳,娘倆挺心有靈犀,佳佳立刻就領會了媽媽的意思,裝可愛說道︰“小叔,你和月月小姨說一聲,讓她也幫我和小杰弄到嘉禾學校讀書唄,反正弄一個也是弄,弄三個也是弄嘛!”

    康明大嫂滿意地盯著女兒微笑,真是乖孩子,女兒最像她,總是能夠領會她的心思。佳佳的這一問,把飯桌上歡快的氣氛一下子打斷了,康亮沉著臉看了還在暗自得意的老婆一眼,看來這個娘們皮是真癢了,他娘的,別以為生了個兒子就成菩薩了,老子該揍照樣揍。

    “你以為你爸是大老板嗎?一年能掙幾十萬?還想去嘉禾讀書,那里的學費一年就要五六萬,你和小杰兩人加起來就得十幾萬,你是不是打算讓家里人都喝西北風供你們姐弟倆讀書?”對于女兒,康亮還是耐心地和她講道理。

    “那月月怎麼能讀得起呢?小叔掙得還沒爸爸多呢?”佳佳其實不是什麼壞心眼的女孩,只不過是在成長過程中小女孩的虛榮心犯了而已,再加上康明大嫂沒有很好地引導她,甚至還在旁邊對她說一些不適合的話,這才讓佳佳越來越虛榮,也越來越不知分寸。

    康亮冷哼了一聲,看了老婆一眼,故意尖酸地說道︰“那是因為月月有一個有錢又大方的小姨,月月小姨替她出學費了,你要是也有一個這樣的小姨或者舅舅,肯替你和小杰出學費,那我就厚著臉皮去求月月小姨幫忙,把你和小杰送到嘉禾學校去讀書。”

    哼,就佳佳外婆家的那些親戚,一個個眼皮子就跟他老婆似的,只進不出,那些過年過節拎來的東西和給佳佳小杰買的衣服都是他老婆買回去讓她兄弟拿來給她撐面子的,不過他是當作不知道,沒作聲罷了。

    康明大嫂臉紅一陣白一陣,自己兄弟姐妹是什麼德性她哪不知道,老公還是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揭她的短,這是一點都不給她留臉呢!

    她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哭道︰“康亮,我知道你嫌棄我娘家窮,當初你娶我的時候就知道我家里的條件是什麼樣的,你現在當著孩子面前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康明父母皺著眉頭看著大兒媳,都還沒出正月呢,哭哭啼啼地真是晦氣,康明父親用筷子敲了敲碗沿,訓道︰“哭什麼哭?老子我還沒死哪,你要哭就給我回你娘家哭去,別在我們老康家哭。”

    康明父親平時話很少,看著挺溫和的人,但是他輕易不說話,一旦說了那就是鐵板釘釘,不變了,康明大嫂听見老公公都開口了,她哪還敢再耍心眼,忙把眼淚收了回去。(未完待續)

    ps︰人總是有一種嫉妒心的,當看見平時比不上自己的人突然比自己過得強起來了,這心里就會開始不平衡起來,能自我調節好的人自然會想開,而不能自我調節好的人則就會陷入一個怪圈,越來越不平衡,越來越尖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