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57 京都

157 京都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月月已經去嘉禾讀書了,中間莫莉去看了她一次,送了些吃的和錢,小姑娘長大了,手上總是要有點零花錢的,萬一要是班上同學出去玩或是過生日,沒錢可不好,容易不合群。

    不過看月月在嘉禾融入得很快,和班上同學處的都挺不錯。想想也是,成績好又漂亮的女同學可是班級最受歡迎的了,當初她自己讀書時不也一樣嗎?

    康明也已經去東方上班好幾天了,听吳哥說起來還是很滿意他的,干活實在,不偷奸耍滑,雖然技術上還有些生疏,畢竟工地水電安裝和工廠的水電維護還是有些區別的,但這只是個小問題,總體來說是個很不錯的員工,值得培養。

    康明中間還來過莫莉家幾次,都是大清早騎著摩托車帶著一身露水來的,給莫莉送來他母親采來的薺菜和馬蘭頭,還有土里新鮮的蔬菜以及雞蛋,原來康明看宿舍就他一人住,而s市離老家也就半小時車程,趁晚上沒啥事他就騎摩托車回鄉下住,這樣家里也能照料著,兩頭不耽誤。

    說實話,康明送來的東西莫莉都是直接存進空間的,她自己在露台上和空間里種的菜都吃不完,有時候實在太多還要送些給小魚老師和于姐,舒姐她們,所以莫莉每次都讓康明下次別送了,這大清早霧露重又加上春寒,騎摩托車可夠冷的。

    不過康明嘴上答應的好好的,下次照送不誤,老實人 起來還真拿他沒辦法,還是韓簡說通了莫莉,“你幫了他這麼大的忙,他心里覺得欠了你這麼大的人情,不還上一點他心里難受得緊,你要是不讓他送東西來,他心里不定有多難受呢!”

    莫莉被韓簡開導了後,便不再阻止康明送菜。反正她有地方放,也不會浪費,多了還可以送人,有時候她也會準備好一些水果和牛肉羊肉等一些比較貴的肉讓康明帶回去給他父母吃。我阻止不了你送菜,那我回你一些東西總可以吧! 于是這兩貨就這麼你來我往地送得不亦樂乎。

    日子過得很快,一下子便到了三月份,莫莉早已在網上訂好了六號的機票,要送的東西也早就準備好。因為鐘家的人很多,算起來老老小小得有二三十口人,要帶的東西比較多,莫莉已經把一些平常的像酒茶葉等都辦了物流,算算時間,大概七八號能到京都,和他們差不多同時到達。

    去京都之前莫莉已經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小魚那里也請了假,家里的鑰匙給了于姐,莫莉讓她隔個幾天把露台上的菜澆澆水。然後順便把菜給吃了,月月和康明那里都挺好的,也用不著她擔心。

    六號早上,莫莉穿上了彩蝶戲花的旗袍,戴上了空間里祖母綠的一套首飾,手上拿著水獺皮的斗蓬,天氣預報可說京都溫度很低的,比s市要低得多,得帶著大衣,免得凍著了。

    小魚也被她打扮得帥氣英俊。精神抖擻,看著就挺討喜,韓簡看著這娘倆一副要上站場的模樣,心里樂得不行。知道的明白他們娘倆是去見親戚,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去拆場子呢。

    下午兩點就到了京都機場,鐘浩文早派車在機場門口候著他們了,來接機的是個靦腆的年青軍人,笑起來還有一對小虎牙,看著挺可愛。他自我介紹姓倪,二十四歲,是鐘老爺子的副官,小倪是個很容易臉紅的男孩子,莫莉一和他說話,他就臉紅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莫莉樂死了,一個勁地逗他說話。

    旁邊韓簡的臉冷得跟個冰塊似的,兩雙眼楮跟刀子一樣盯著小倪,把小倪嚇得差點把車開到攔桿上去,他心里暗暗叫苦,姑奶奶,求求你饒了我吧,沒看你老公都快要把我給剁了。

    “老婆,你別影響人小倪開車,沒看人家都快撞攔桿了嗎?”韓簡淡淡地拉回莫莉朝前探著的身體,心里可真不是滋味,莫莉可從沒對他笑得那麼開心過,難道女人都喜歡年紀輕的?

    莫莉這才意識到身邊的老公似乎不大高興?她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心里不由好笑,真是的,她不就是看著小倪好玩才逗逗他嘛,就這都要吃醋?莫莉倒也沒有再和小倪說話,轉而拉著韓簡問起了街邊的建築和風景,這讓韓大少迅速陰轉晴,車里的溫度也上升了幾度,小倪不禁悄悄松了口氣。

    鐘家住得離市區不遠,風景極美,林蔭小道上都有全副武裝的士兵站崗,看得莫莉都有點緊張起來,要知道那些兵扛著的可都是真槍,要是萬一不小心走個火,失個手什麼的?不過這些莫莉都只敢在心里想想,沒好意思說出來,怕丟人。

    小魚則被那些英姿挺拔的士兵吸引得眼都不眨一下,嘴里還不停喊著︰“太帥了!爸爸媽媽,我以後也要當兵,肯定也很帥!”

    莫莉沒搭理他,小孩子的想法一天一個樣,前幾天小魚看電視里劉謙表演魔術,他還說將來要做魔術大師呢!所以對于小魚想當兵的雄心壯志莫莉根本就沒放心上,哪知道,這次小魚同學是當真的,他以後成了令恐怖分子聞風喪膽的鐵血軍人。

    鐘老爺子午睡早早地就起來了,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以前這個時候他都中去活動室和老友吹牛罵仗的,老爺子一邊走一邊不停催鐘浩文看時間,“怎麼還不來呢?不是說已經接到了嗎?”

    鐘浩文苦笑了聲,這麼多小輩,可能也就易之能讓爸爸如此上心了,他安慰老爺子道︰“爸,您別急,先回屋里坐著去,剛才易之不是打來電話說路上塞車,得遲些來嗎?”

    “哦,是這麼個事,這京都怎麼回事?一天到晚老塞車,老大,你說這汽車廠一天到晚造這麼多汽車出來干嘛?把好好的路給堵得走不通了,真是的,人長兩條腿是干什麼的?不就是用來走路的嗎?一天到晚就知道開車,以後連路都不會走了!”老爺子絮絮叨叨地埋怨起了汽車制造商。

    鐘浩文懶得和老爺子講道理了,人汽車廠惹您老了?老小孩老小孩說得真不錯,他勸老爺子回屋里坐著,這麼杵在院子里像什麼樣子?

    老爺子出來了,房間里的小輩們也都不敢坐著,都跟著出來陪他老人家等人,院子都擠不開了。鐘老爺子看著院子里的一干人笑了,揮了揮手,讓他們全進去了,他自己也慢悠悠地踱了進去。

    今天是星期六,幾個小輩都沒上班,听說韓簡兩夫妻要來了,他們早早地就來了,對于莫莉他們是聞名已久,心里早就好奇得不行,到底是什麼天仙把清心寡欲的表哥(表弟)降住了?

    而鐘浩武和鐘浩然、鐘梅他們則因為是長輩,外甥媳婦第一次上門,他們肯定是要來的,而且韓簡也說過,給他們準備了好東西,鐘浩武早就體會到了靈泉水的妙處,他早早就安排好軍中的事情,昨天晚上連夜趕回了家。

    不過他老婆楊勝男卻有些不高興,她有一個佷女兒,叫楊欣怡,28歲了,是她大哥的女兒,因為她自己只生了兩個兒子,所以對于這個佷女兒很疼愛,當成自己女兒一般。楊心怡去年剛失戀,在一次宴會上對韓簡一見鐘情,楊勝男也挺看好這樁婚事,她覺得以楊家的家世配韓簡那是綽綽有余了。

    本來她打算好今年過年借機z合他們倆的,可是現如今也不知道是哪個小 地方出來的女人,把韓簡勾得竟然連老爺子都不通知一聲,就悄無聲息地結婚了,而且听說那個女人還是個二婚?真是不知所謂?難怪鐘家都是從泥腿子出身,做出來的事也一點都不要臉面?

    楊勝男一直以楊家祖上世代做官引以為榮,對于鐘老爺子要飯的出身向來有些看不上,不過因為現在鐘家勢大,楊家勢小,她只敢在心里腹誹,不敢說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