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58 見面

158 見面

    終于,韓簡他們在千呼萬喚中到了家,莫莉早在下車時就披上了斗蓬,如今這一進開了暖氣的鐘家客廳,她熱得又把身上的斗蓬給脫了,韓簡溫柔地替她把斗蓬掛在了衣架上,把客廳一眾人等看得眼珠子都凸了出來,這還是那個對女人沒好面孔的易之嗎?瞧他笑得那一臉溫情的模樣,不會是車撞了腦子沒恢復好吧?

    莫莉穿著彩蝶戲花的短裝旗袍,顯得曲線玲瓏,十分有女人味,她事先打听過,鐘老夫人最喜歡穿旗袍,而鐘老爺子也很喜歡看妻子穿旗袍,認為所有的衣服中,只有旗袍才能把妻子溫婉的氣質襯出來。

    所以莫莉才投他老公人家所好,加上自己也很喜歡,便訂做了這幾套手繡旗袍,再配上祖母綠的一套首飾,十分有範。莫莉的頭發早已長了,她松松地盤了起來,插上綠得耀眼的發簪,真是貴氣逼人,非常完美,把廳內的女人們看得眼熱得不行。

    鐘老爺子以前看過莫莉的相片,只是覺得挺水靈,現在看起來,這哪只是水靈啊?比得上仙女了(莫莉自從練了混元決後,人是越來越仙了),小女娃看來干干淨淨,不像其他的女人把臉上抹得五顏六色的,看著就挺舒服,難怪易之這小子要著急忙慌地把人給訂了?

    老爺子挺滿意,給了莫莉一個大紅包,當然小魚同學他也沒落下,對于面對他不落怯還敢盯著他看的小男孩,老爺子挺欣賞的,不錯,膽子挺大,是個當兵的料。絕對能混出名堂來。(不得不說老爺子的眼光真是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小魚將來的發展方向)

    莫莉在韓簡的帶領下,把廳里的人都認了個全,長輩們都給她和小魚包了紅包,就是那些平輩的表哥表姐們也送了見面禮,總的來說氣氛很融洽,尤其是韓簡的幾個表兄妹。都很好相處。對小魚也挺和善。

    當然除了有一個女人,就是韓簡二舅媽,穿著威風凜凜的少將服飾。其他人都是穿著便裝,整個客廳就只有她著正裝,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是少將似的。這個二舅媽看著她和小魚眼里的不屑非常明顯,不像其他兩個舅媽和姨媽。雖然對她並不是特別親切,但是也沒有特別排斥。這很正常,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你能要求別人對你特別熱情?

    楊勝男的不喜在場的人都看出來了,韓簡瞟了她一眼。沒說什麼,不過心里把二舅媽的碧骨草份例給減了,本來對這個二舅媽。他就不是很喜歡,眼高于頂。還以為自己是什麼高貴出身呢?哼,不就是祖上出了幾個當官的嗎?有什麼了不起,現在不照樣比不過鐘家?

    楊勝男的小兒子鐘涵宇拉了他媽一把,小聲對她說,讓她收斂點,沒看爺爺都已經朝這里看了好幾眼了嗎?不過楊勝男向來自負,哪會理會兒子的提醒,依然還是我行我素,對莫莉愛理不理,甚至給莫莉包的紅包也是在場最薄的,小魚她甚至連包都沒包,讓鐘浩武和她的兩個兒子兒媳面上一點都下不來。

    莫莉當然不會在意紅包有沒有,她才不差這點錢呢?不過今天第一次見面,這個二舅媽就這麼給她下臉,看來是真的十分不喜她啊?莫莉向來是有仇立刻就報,她才不喜歡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十年不報仇,人都憋死了。

    所以她在回禮的時候,給大舅媽、小舅媽還有姨媽回的都是冰種翡翠手鐲,市價可都得十幾萬,是她在騰沖特意又開了一塊冰種藍翡,讓韓簡雕了四根手鐲,就是為了今天見幾位長輩的,不過既然這個二舅媽如此不上道,她正好可以省一個手鐲了。

    莫莉假裝從袋子里拿盒子,其實她已經在空間里掉包了,她倒也沒太寒磣二舅媽,換的是一個赤金的纏花手鐲,金子足足有三四兩重,真是金燦燦明晃晃,閃閃發光,她笑眯眯地把金手鐲雙手遞給了二舅媽,哼,我的這金手鐲可比你那500塊的紅包值錢多了。

    原來剛才莫莉早就把楊勝男的紅包用天眼看過了,竟然只有500塊,雖然不能以錢來論感情,不過其他人都是成千上萬的紅包,就是那些表哥們也包了好一千塊,這個二舅媽的500塊實在是太可笑了,最主要是楊勝男居然故意忽視小魚,莫莉能忍得下這個羞辱才怪?

    楊勝男其實早就對大嫂已經戴在手上的翡翠手鐲眼熱得不行,她以前去商場里看過,這種手鐲起碼得賣十幾二十萬,她一直想買可是沒錢買,她和鐘浩武拿的都是死工資,讓她花二十來萬買個手鐲,她還真舍不得?楊勝男暗自嘀咕,沒看出來,這個野女人還挺有錢,不過,誰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錢?也許是韓簡給她充場子的呢?

    所以在莫莉遞上盒子時,她期待地打開盒蓋,一道金光閃瞎了她的眼,金燦燦的手鐲躺在盒子里似是在笑話她一般,劉玉英和鐘梅還有鐘浩然老婆安茹亞都離她不遠,當然看到了這個金鐲子,心里樂得不行,對莫莉也都有了好感。

    她們其實都對楊勝男這種自認為高人一等的性格十分不喜,大家都是一樣的人,有什麼高低貴賤?不過因為不想鬧矛盾,讓外人看笑話,所以平時也對她多有忍讓,哪知卻讓楊勝男得寸進尺,越來越過分,如今易之媳婦這一招真是解恨。

    其他的幾個小輩也都看見了,鐘梅的小女兒連凱琪年紀最小,性格也最活潑,她憋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被她媽鐘梅瞪了眼,忙收斂住笑容,朝她媽做了個鬼臉。其他幾個雖然沒有笑出聲,但臉上也帶著笑意。

    楊勝男被大家伙這麼看笑話,再加上她見莫莉之後送給三弟妹和鐘梅的都是同色的翡翠手鐲,哪還忍得住,喝問道︰“易之媳婦,你這是什麼意思?是對我有意見嗎?”

    她這一聲喝在客廳內顯得尤為響亮,大家都被她吸引了過來,鐘老爺子也饒有興味地看著,想看莫莉到底怎麼解決這事?韓簡想說話,被莫莉用手輕輕地扯了扯袖子,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出頭,今天如果她縮在韓簡的身後,事事都要老公出頭的話,那麼今後在京都她就會被打上無用懦弱的牌子,那麼她憑什麼在京都立住腳?

    所以今天這一戰必須得她自己出馬,不管是被人認為驕橫還是刁蠻,她都得讓所有人知道,韓簡妻子可不是個好欺負的人。

    “二舅媽,您為什麼這麼說?我對您尊重還來不及,怎麼會對您有意見呢?你這樣說話真是太傷我的心了。”莫莉顯得挺委屈,轉而控訴起楊勝男來。

    楊勝男其實也就是個外強中干的女人,別人捧著她都是看在鐘家的面子上,卻讓她誤以為自己有多麼能干,此時她被莫莉這倒打一耙給氣得不行,腦子一熱,哪還管得了許多,舉著手里的金手鐲大聲說道︰

    “你不是對我有意見,為什麼送我的手鐲和其他幾個人的不一樣?你這不是對我有意見是什麼?”

    鐘浩武被妻子羞得不行,哪有長輩嫌棄小輩東西的道理,再說他看著這金手鐲也得兩三萬呢,能抵上你那紅包幾十個了。楊勝男的兩個兒子和兒媳臉上也掛不住,老娘真是抽瘋了,人家送你什麼你就受著好了,你這麼打易之老婆的臉,易之老婆還肯送你金手鐲已經不錯了,你還想要什麼?

    莫莉暗暗好笑,就等著你說出來呢!莫莉看了眼金手鐲,笑眯眯地說道︰“二舅媽,原來您是對我送您的手鐲不滿意啊?我原本是打算送您和大舅媽她們一樣的翡翠手鐲的,可是我看您就連周末都不忘穿軍裝,就想著二舅媽肯定是個不愛紅妝愛武妝的巾幗英雄,于是便換了這金手鐲,就算您經常去騎馬打槍也摔不壞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