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59 好茶好酒

159 好茶好酒

    莫莉在說到楊勝男周末還穿正裝時,連凱琪又忍不住“噗哧”笑出了聲,二舅媽總是這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恐怕只有睡覺的時候是不穿正裝的,服裝費倒是省了不少。不過,不就是個少將嗎?有什麼好顯擺的,少將軍餃在別人家里還能唬唬人,在鐘家可真是一點都不稀奇!

    鐘家哪個走出去不是上將中將的?就連大表哥鐘涵正(鐘浩文的大兒子)四十歲不到都已經是少將了,她一個老太婆還不是靠著二舅才能混上少將,而且還是個文工團的少將,有什麼好N瑟的?還一天到晚老在她媽面前指手劃腳,話里話外瞧不起人。

    連凱琪早就對二舅媽看不順眼了,不過因為對方是長輩,她也不敢說什麼,心里早憋屈得不行,今天莫莉可算是替她出氣了,連凱琪看著二舅媽被莫莉說得啞口無言的樣子,心里別提有多爽了,這個表嫂她喜歡,連凱琪一下子就對莫莉好感度上升。

    這次鐘梅倒沒有再瞪女兒了,因為她自己都忍不住想笑,這個外甥媳婦說話可真直的,還是頭一回有人把二嫂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呢?她心里也挺解氣的,二嫂這人實在是讓人喜歡不起來,嫁進來後總是嫌棄鐘家這里沒底蘊,那里沒內涵,還說連建國家里是下里巴人,她嫁給這種人是自跌身份,哼,真是不知所謂?你楊家哪里是什麼高貴家庭了?不也就是多讀了點書嗎?

    廳內的其他人也都笑意晏晏,原以為易之老婆是個嬌美人,想不到還是個辣妹子呢!挺對胃口的,鐘家的人都是那種直爽性格,說話不喜歡彎來彎去。更沒有什麼門弟觀念。其實他們都對楊勝男這個性格十分不喜,只是看在鐘浩武和鐘涵新、鐘涵宇(楊勝男的兩個兒子)的面子上,他們也不好對楊勝男下臉。

    莫莉當然不知道她這麼下楊勝男的臉還收獲了無數好感,她現在還在和楊勝男交鋒呢!楊勝男被莫莉一番話堵得啞口無言,可是莫莉會這麼輕易放過她嗎?當然不會,楊勝男之前輕視小魚故意落下小魚的紅包,可是讓莫莉心里十分火大。看不起她沒關系。可是竟然故意欺負小孩子,真是沒一點長輩的風度。

    莫莉接著向楊勝男捅刀子,“二舅媽。其實我剛才也是觀察過舅媽們和姨媽的氣質才這麼送禮物的,大舅媽、小舅媽還有姨媽的氣質都很溫婉優雅,皮膚也挺白,配翡翠手鐲十分相襯。而二舅媽您英姿颯爽,又有著非常健康的膚色。這個金手鐲挺襯您的氣質,你說是不是?”

    楊勝男被莫莉說得臉紅一陣白一陣,什麼英姿颯爽?什麼膚色健康?不就是想說她皮膚黑,長得不好看嗎?還說她和金手鐲挺相襯。難道她是那種暴發戶嗎?竟然和金子十分配?楊勝男可是一向都以自己出身有底蘊的楊家(這是她自認為的)為豪的,現在被莫莉諷刺她不優雅不溫婉,哪還受得住!

    她雙目一瞪。正想要發作,看戲看過癮了的鐘老爺子發話了。“好了,老二家的,我看金手鐲是挺襯你的,你皮膚黑戴了翡翠手鐲也不好看,易之媳婦挑得不錯。”

    楊勝男被老爺子這話說得一股氣往上涌,什麼不好看?她可比劉玉英好看多了,當年她還是文工團的一枝花呢(也是她自認為的)!,楊勝男還想反駁。

    老爺子又發話了,不過這次是朝老二鐘浩武說的,“老二,做男人不僅要能騎馬上陣沖鋒殺敵,還得治家,得立得起來,別一天到晚就只顧著外面,家里一點都不管,讓別人看笑話,哼,真是一點都不像我鐘青山的兒子,連個女人都治不住?換了老子,兩個巴掌下去,看你還怎麼蹦噠?”

    後面兩句話老爺子是自己嘀咕的,不過他的聲音向來都很大,就算是嘀咕也夠廳里的人听見了,這下大家都知道老爺子這是在教訓楊勝男呢!鐘浩武听見自己老爹這麼說,臉上脹得紫紅,他向來信奉男主外,女主內,對于女人的事情他都不怎麼過問,所以他也不知道妻子在家里的人緣是多麼地差,可以說他也是夠糊涂了的,難怪被老爺子這麼罵。

    鐘浩武狠狠地瞪了楊勝男一眼,打算回去要振夫綱,此時楊勝男被老爺子這麼明晃晃地教訓,哪還敢出聲,只得收了金手鐲老老實實地坐了下來,雖然心里依舊不平,但老爺子可是家里的權威,她可還沒有膽大到要和老爺子作對的程度。

    鐘涵新夫婦和鐘涵宇夫婦心里也為母親感到丟臉,他們在廳里勉強地笑著,十分尷尬。莫莉見老爺子竟然如此給她面子,心里樂開了花,真是個可愛的老頭,呆會得多給他一些靈泉酒。

    接著莫莉繼續分發禮物,男人挺好分,反正都是喜歡喝酒的,莫莉給了他們一人一瓶十斤裝的糯米酒,老爺子和三個舅舅以及姨夫那里多給了些,韓簡在一邊解釋道︰“外公,舅舅,姨夫,你們可不要小看這些酒,這是莫莉親自釀的藥酒,喝了可是能夠強身健體的。”

    老爺子和鐘浩文听了眼楮一亮,年前那些藥水也是莫莉弄的,看來這些酒也是好東西,他們趕緊寶貝地把這些酒收了起來,準備慢慢地喝。其他人雖然不知道那些藥水的事,但是見到老爺子和鐘浩文那一臉欣喜的表情,哪還不知道這酒肯定是好東西了,于是都小心地收好。

    楊勝男看著這些人把看起來就很普通的酒當作寶貝一般,包括自己老公和兒子,她真是覺得好笑,不就是酒嗎?搞得跟仙水似的(這次她還真猜對了,這酒也是相當于仙水了)。不過她現在可不敢再譏諷莫莉了,怕老爺子罵她。

    莫莉給小舅鐘浩然還準備了兩罐她自制的茶葉,笑道︰“小舅,這茶葉是我自己炒的,您試著喝喝看,若是覺得好喝,我還有幾斤,到時候給您寄過來。”

    鐘浩然是個茶痴,他一接過茶葉就打開蓋子使勁嗅了口,陶醉地嘆了口氣,“好茶啊!易之媳婦,你這茶葉不錯,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手藝,真是難得!”

    莫莉但笑不語,韓簡在一旁笑道︰“小舅,要不現在給您沏上一杯?”

    鐘浩然肚子里的饞蟲早就被勾上來了,現在韓簡這麼一說,哪還忍得住,正想著要去找茶具和水,他兒媳黎安安挺有眼色,早就拿好擺上了,鐘浩然滿意地頷首,這個兒媳雖然出身香港富豪之家,但是難得地是沒有一絲驕縱之氣,性格溫婉不失堅毅,里外都拿得下來,十分讓他滿意。

    鐘浩然抓了兩把茶葉,泡了一大壺,先倒了一小杯遞給了老爺子,鐘老爺子一仰脖子把茶喝了,咂巴嘴道︰“沒啥味道,不過香倒是挺香的。”

    “爸,您這樣喝可真是浪費這茶,得慢慢品,像我這樣。”鐘浩然端起茶杯,先放到鼻子處聞了聞,再慢慢肆艘恍】冢 昂貌瑁 媸嗆貌璋。 敝雍迫徊蛔】詰爻圃蕖br />
    其他人見鐘浩然這麼推捧莫莉自制的茶葉,都被逗得癢癢的,紛紛端起茶杯喝了起來,不過鐘家的人除了鐘浩然愛喝茶,其他人都喝不出好茶差茶來,也就能分出紅茶和綠茶,色不一樣,好分。

    所以他們喝了後也沒覺得有啥不一樣,不就是這個味嗎?還淡得很,所以大家喝了一杯後也不再有興趣了,只有鐘涵宇妻子沈曼因為出身書香世家,她對于茶道十分精通,一喝就品出這茶的不一般,簡直可以媲美龍井了,也不住口地稱贊起了莫莉的茶葉。(未完待續)

    ps︰後面的更精彩哦!同志們來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