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0 珍珠

160 珍珠

    楊勝男使勁地拿眼剜沈曼,對于這個小兒媳婦她是很不滿意的,雖然出身書香世家,底蘊是夠了,但是家里底子太薄,小兩口就靠那點死工資過日子,真是寒磣(她忘了自己也是拿著工資過日子的)。

    不像大兒媳,娘家媽媽是開美容院的,錢財上挺松快,時不時還會送她絲巾手表等禮物,讓她十分滿意,只是大兒媳肚子不太爭氣,生的兩個都是女兒,哎,事情總是不能十全十美!

    沈曼當作沒看見婆婆的白眼,反正婆婆對她一直都不喜歡,無論她怎麼做都是錯,還好老公和公公都挺好的,再加上又不住在一起,她也就忍著了。

    莫莉當然也看到了楊勝男的白眼,看來這兩婆媳關系不怎麼樣,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莫莉從袋子里拿出一罐茶葉遞給了沈曼,說道︰“我不知道表嫂你也愛喝茶,這次帶的不多,就剩這一罐了,你先拿去喝,等我回s市再給你寄些過來。”

    沈曼挺意外地接過茶葉,原本她還以為莫莉會因為婆婆對她有芥蒂呢,沒想到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沈曼也是個利索人,當下便大方地受下了,並還讓莫莉有多余的就多寄幾罐,她喝茶挺凶的。

    她這麼一說,鐘浩然急了,忙在一旁嚷道︰“易之媳婦,可別都給涵宇媳婦了,我這還不夠呢!”

    沒想到自己做的茶葉竟然如此受歡迎,莫莉心里還是挺得意的,她笑眯眯地說道︰“小舅,您別急,大家都有份,我炒了五六斤呢,夠您和表嫂喝的了。”

    男人們分完了,就輪到女人們了,莫莉給她們準備的是珍珠,她空間里的珍珠多得不得了。來之前她去珠寶店買了好多高檔的內裝小燈泡的首飾盒,大拇指般大小的珍珠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渾圓柔和,十分高端大氣,拿出去送人很有面子。

    莫莉給表姐表妹還有表嫂們準備的是每人兩顆。大小都差不多,顏色倒是莫莉隨機分的,抓到哪種顏色就是那種顏色,在分的時候她就說明了,免得她們對顏色不喜而對自己產生誤會。

    大家都對莫莉送的珍珠很滿意。這麼大的海珠可是很難得的,珠寶店里至少要賣五六萬一顆(老羊大概估了估,可能不準),成色還沒這麼好呢!沒想到莫莉竟然這麼大方,出手就是每人兩顆,再加上那幾只翡翠手鐲,前前後後加起來就是一兩百萬呢!

    眾人都倒吸了口冷氣,這莫莉得有多少家底呢?光是見面禮就花了這麼多,原先還以為是個普通人家,現在看來情報有誤啊!林怡那人淨說瞎話。把莫莉說得那樣不堪,還好之前沒有什麼失禮的地方。

    見識了莫莉的大手筆後,眾人不由自主地對莫莉另眼相看起來,雖然大家伙都沒說什麼,但是他們卻收斂了隨意輕慢的笑容,變得鄭重其事。

    莫莉當然感覺到了大家伙微妙的態度變化,她心里暗暗感謝舒姐。原本之前莫莉是沒打算準備這種土豪金的見面禮的,她想著送絲巾補藥這種普通的禮物,但是舒姐得知後狠狠地教育了她一頓。

    當時舒姐是這麼說的︰“世人都是先敬羅帽後敬人,你想著要低調沒錯。可是小莫你要知道,低調的人都是曾經高調過的,你連寶馬奔馳都沒有開過就直接騎自行車,別人就只會認為你是窮光蛋。明白了嗎?”

    莫莉听得連連點頭,是她想差了,出身不夠金磚墊,財大才能氣粗呢!她真是把這句千年真理名言給忘了,深受教育的莫莉便大張旗鼓地準備了如此高大上的見面禮,所以才有了今天莫莉一副暴發戶的表現。深深地把鐘家的人給震住了。

    大人都發完了,小朋友們最簡單,一人一個五千的紅包,楊勝男家有三個小朋友,就是一萬五,莫莉走到楊勝男一家面前時,還特意瞟了她一眼,把手里的紅包微微揚了揚,把楊勝男又氣的夠嗆。

    莫莉發完了禮物便回到韓簡身邊坐著,表現得十分得體大方,和方才伶牙利嘴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小魚則已經和韓簡幾位表兄妹的孩子們去院子里玩了,小孩的世界很簡單,他們倒是很快就相處得很融洽。

    “表嫂,你這些海珠是從哪買來的啊?都這麼大這麼亮,真好看!我以前特意去買都買不到。”

    連凱琪是個珍珠控,她向來對亮晶晶的珍珠情有獨鐘,家里已經收集了好多各種各樣的珍珠,但還差了好幾種顏色,所以才想著問莫莉買珠子的地方,她好再去買些其他顏色的回來,這樣她的珍珠家族就圓滿了。

    “我這不是買的,是我自己在海里的。”莫莉笑眯眯地說實話。她得稍微透露一點自己的實力,可別讓別人看扁了。

    莫莉的回答驚呆了眾人,除了鐘老爺子和鐘浩文,他們大概有點明白這位易之媳婦不是個普通人,所以對莫莉能在海里采到這麼好的珍珠不怎麼吃驚。

    不過其他人可都不相信,連凱琪嚷了起來,“表嫂,你是不是不想說才故意騙我的吧?”

    對于率真活潑的連凱琪莫莉還是很有好感的,“真的,不騙你,不信你問你表哥。”莫莉扭頭看韓簡。

    韓簡微微笑著點了點頭,這下連凱琪和其他人總算是相信了,他們知道韓簡這人向來是不屑說謊的,既然他說是那就一定是了。只是這個莫莉還真挺有能耐,竟然能夠沉到深海去采珠,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鐘家人看向莫莉的眼神意味深長。

    “哇,表嫂,你好厲害,采珠怎麼的?危不危險?要沉到多深的海底啊?”連凱琪問出了大家的心聲。

    “有點危險哦,你可不要輕易去嘗試,深海里可是有很多大鯊魚和其他大型動物的,你這樣的還不夠它們一口!”莫莉看出了小姑娘的躍躍欲試,忙把海底說得恐怖一些,免得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大,跑到海底去采珠了。

    連凱琪被莫莉說得打了好幾個寒顫,想去海底探險的心思立馬滅了,只不過想到她還差好幾種顏色的珍珠,沮喪的不行,臉上也帶了出來。

    “凱琪是想買什麼樣的珍珠,說來听听,看我能不能幫上忙?”莫莉看不得小姑娘垂頭喪氣的小模樣。

    “我的珍珠家族還差好幾種顏色呢?我想湊齊,可是找了好幾年都沒有湊齊。”

    原來是小女孩的粉紅夢想,莫莉決定幫幫她,“那你還差哪幾種顏色,我看我這里有沒有你要的珍珠。”

    連凱琪眼楮一亮,忙把她差的顏色報了出來,“金色的、淡紫色的、粉紅的,嗯,暫時就這三樣。”

    莫莉讓韓簡把掛著的包取過來,她從空間里拿出了十幾顆珍珠,這里面要是有連凱琪要的顏色,就再送她三顆,要是沒有那就算了,就當她和這珍珠沒有緣分。

    莫莉把十幾顆珠子裝在一個透明塑料袋里,遞給連凱琪讓她自己挑,“這些是我自己留著準備穿項鏈的,你挑挑看有沒有你要的顏色?”

    連凱琪猶豫著沒有接莫莉的袋子,“表嫂,還是算了,這些可是你要做項鏈的,要是少了幾顆就湊不齊一根了。”

    “沒事,不夠我再去采就是,再說我也不是特別急著要穿項鏈,你挑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