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1 祖母綠

161 祖母綠

    連凱琪早就對袋子里五顏六色的珍珠垂涎三尺了,見莫莉是真的讓她挑,不是那種假客氣,便開心地接過袋子,“那我就不客氣了,表嫂,謝謝你啦!”

    “天哪!竟然有這種藍黑色的,哦,還有玫瑰紅的,這是什麼顏色?感覺好像咖啡色,真的好漂亮!哎呀,表嫂,你這些珍珠都好漂亮!”連凱琪邊挑邊發出夸張的叫聲,其他的幾個女人們也都來了興趣,紛紛圍著連凱琪幫著她一塊挑,不時發出驚嘆聲。

    哪個女人不愛珠寶,雖然她們都不是見識淺薄的女人,但是莫莉袋子里的珍珠就算是有錢也很難買到,就算黎安安出身香港豪門,也沒見到過如此大如此好的海珠。不過大家都是有涵養的人,雖然都很喜歡這些珠子,但是東西再好也是別人的,再說莫莉已經每人送了兩顆,所以她們看過後都回到座位上,繼續談笑,就好像剛才看的不過只是一件衣服罷了。

    連凱琪每一顆都好喜歡,她戀戀不舍地看了又看,挑了三顆她缺的顏色,便將袋子還給莫莉了,還的時候她還閉著眼楮,好像生怕多看一眼,她就會忍不住去搶似的,把莫莉逗得笑出來了,沒想到連凱琪竟然這麼喜歡收集珍珠,感覺就像是收集癖似的。

    “表嫂,這三顆珠子就當是我向你買的,我知道這些珠子都很值錢,不過咱們都是親戚了,你就給我打個折,五萬一顆賣給我唄!”連凱琪嬉皮笑臉地說著。

    莫莉本就打算把珍珠送給連凱琪的,不過見她竟然主動提出用錢買,倒是讓她覺得意外,對連凱琪的印象更好了,“不用買,這三顆珍珠就送你了,剩下的珍珠幾位表姐表嫂們也分了吧,你們可千萬不要嫌棄。”

    莫莉將土豪風進行到底。眼都不眨一下就把十幾顆珍珠送人了,反正她空間里珍珠多得都成山了,而且海里養的蚌也都在產珠了,所以她是真的一點都不心疼。不過看在旁人眼里,都替她心疼得緊,這可是幾十萬呢,可不是幾萬幾千的東西,就這麼隨隨便便地送人。真是個心大的。

    鐘梅想要說話,這事可都是她女兒弄出來的,她這做家長的怎麼也得表個態吧,不過劉玉英和安菇亞都讓她不要參與,說年青人的事情就讓年青人自己解決,咱們長輩就不要摻和進去了,鐘梅見大嫂和弟妹都這麼說,便打住了,和她們一起看起了熱鬧。

    連凱琪和其他人哪會受此大禮,均表示要麼不要。要麼出錢買,幾人僵持不下,最後大家還是拗不過莫莉,見她的確是真心實意,便不再客氣,收下了珍珠,但心里都對莫莉的好感節節攀升,覺得莫莉這人夠爽快也夠大氣,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女人。

    其他的長輩們也對莫莉親熱了起來,覺得易之媳婦除了二婚這一點外。其他倒是真挑不出來啥毛病,相貌好家境殷實,性格直爽不做作,挺對她們的胃口。不過那二婚的缺點就連人家當爹的**國國王都沒意見,他們就更沒意見了,是以大家也紛紛對莫莉親熱起來。

    男人們東邊圍在一起吹牛打仗,女人們則聚在西邊一塊聊衣服聊珠寶聊美容,客廳里的氣氛一片融洽,十分和諧。

    “莫莉。你身上戴的這套首飾是玻璃種祖母綠的吧?“黎安安早就對莫莉佩戴的首飾感興趣了,之前不熟悉不敢多問,現在見莫莉也是個性情中人,她便問了出來。

    “是啊,怎麼樣?我覺得挺配我穿的衣服的,就戴上了,本來我還擔心自己壓不住呢!”見黎安安是真的感興趣,莫莉笑著把身上的翡翠掛件摘了下來遞給黎安安看。

    黎安安長得很艷,屬于那種天生媚骨,可是她中規中矩的打扮破壞了那份原有的嫵媚,顯得有些老氣,不過美人再怎麼打扮都還是美人啦。因為她的爺爺黎老爺子喜歡收藏玉,所以黎安安對玉算是有點研究的,此刻她小心地捧著莫莉的祖母綠翡翠平安扣掛件,對著光線看著,嘴里不住地稱贊。

    惹得其他人也都圍了過來欣賞,不過她們都對翡翠沒有什麼研究,看也看不出什麼名堂出來,只有沈曼還稍懂點,問道︰“安安,這個祖母綠不是寶石嗎?怎麼又變成翡翠了?”

    黎安安小心地將平安扣還給莫莉,解釋道︰“祖母綠翡翠和祖母綠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翡翠里的祖母綠是一種顏色,說的是翡翠的綠色像祖母綠寶石一樣,也就是我們通常听到的“帝王綠”。

    大家都被黎安安的敘述吸引了,就連莫莉也听得津津有味,沒想到黎安安對玉這麼有研究,黎安安接著解釋,

    “我們通常所說的祖母綠則是一種寶石的名稱,是比鑽石還要更名貴的寶石,兩者是有著質的區別的,不過它們都有著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它們都很貴,而且不是一般地貴呢,像莫莉戴的這套,顏色這麼正、這麼透的玻璃種祖母綠翡翠可是有錢都買不到呢,一般人都是用來收藏的,哪會像她一樣大大咧咧地戴出來!”

    黎安安真是有點佩服莫莉的心大,這麼名貴的首飾竟然就這麼戴出來,萬一要是磕著踫著那得多心疼呀!莫莉笑了笑,她可比誰都擔心踫壞了翡翠,早就給它們打上了金剛符,就算是用鍾子砸也壞不了。

    “那莫莉身上這套得多少錢才能買到呢?”楊勝男的大兒媳趙雙燕問出了最實際的問題,趙雙燕的心里有點不大舒服,以前莫莉沒來時鐘家的媳婦里就屬她娘家的條件最好,這讓她一直都有一種優越感,黎安安被她自動排除在外了,因為黎安安向來很低調,弄得他們都以為黎安安只是香港普通人家出身。

    現在來了個暴發戶似的莫莉,一來就幾百萬禮物砸下來,搞得現在大家都捧著莫莉,趙雙燕的心里怪不是滋味,總覺得自己的地位被莫莉搶走了,不過她比婆婆楊勝男要有腦子得多,心里雖然不舒服,但是面上還是很熱情的,不過莫莉是誰?趙雙燕暗藏著對她的敵意豈會感覺不出來,不過既然人家沒有表現出來,那麼她也沒必要去追究了。

    “這個不好說,我爺爺以前收藏了一個像這差不多的戒面,色還沒莫莉的正呢,就花了將近一千萬,你們自己算算好了!”黎安安不動聲色地透露了一些自己娘家的家底,趙雙燕這人別的都還好,就是這個總認為自己是最有錢的感覺讓人不喜。

    “哇”,大家一片嘩然,都倒抽了一口冷氣,一個是因為莫莉身上戴了好幾個億而吃驚,另一個則是為黎安安娘家的殷實而驚訝,沒想到向來樸素低調的黎安安娘家竟然如此富裕,一千萬買個戒面都肯去干,那麼家里至少總得有著十幾億資產吧。

    “弟妹,你可真瞞得夠嚴實的,兒媳娘家那麼有錢也不見你拿出來炫耀,要是換了別人,早就嚷得滿世界都知道了。”劉玉英笑著對安菇亞說。

    安菇亞哪會不明白大嫂的意思,“這有什麼好說的,咱們鐘家又不是要靠兒媳的嫁妝才能過日子,兒媳婦娘家再有錢和咱們有什麼關系?”

    楊勝男坐在她們倆旁邊哪里會听不出來這兩妯娌說的是誰呢?可是之前老爺子才當眾訓斥過她了,她可不敢再鬧事,只是心里實在是氣難平,便壓低了聲音嘀咕,“誰知道那是真的還是假的呢,現在香港有幾個真正的大老板,都是表面光鮮亮麗實際上債欠滿了。”

    劉玉英和安菇亞相視而笑,懶得搭理楊勝男,兩妯娌繼續聊著天,今天可是難得能湊到一起,得聊個盡興。(未完待續。)